無彈窗小說網 > 謝家的短命鬼長命百歲了 > 第七百四十二章解魔(二)
  “你的同門師弟唐見溪和我說過,孝賢皇后死后,先帝開始殺人,殺的是什么人?”

  晏三合負手而立。

  “在你們眼里,他殺的是功臣良將,寒了世人的心;在他眼里,他殺的對江山社稷有威脅,功高震主的人。

  他為誰殺?

  為他自己,也為趙家兒孫,他要趙家的江山世世代代傳下去。

  你身為太子,不僅不明白他的勞苦用心,站在他的身側,與他共同進退,還信了你先生的話,要在邊上適當勸一勸。

  你的一言一行,的確仁孝。

  但這點仁孝,和你們趙家的江山比起來,塞牙縫都不夠。

  你先生教你,對得起自己良心便好。

  良心是什么?能吃還是能賣?有良心的人,會坐得穩江山嗎?”

  晏三合冷笑一聲。

  “真正有良心的人,連那個高位都坐不上去!”

  烏鴉漆黑的眼珠輕輕顫栗了一下,瞳仁里的光亮極幽微的淡了下去,藏的很深的悲愴,一點一點透出來。

  晏三合垂在身側的手狠狠攥緊了。

  “仁孝二字沒有錯,看用在誰的身上。先帝是仁孝的人嗎?顯然不是。

  你用你的仁孝,你贏得了百官的愛戴,他則成了‘飛鳥盡,良弓藏’的暴君;

  你為了大家,他為了趙氏的小家;你用你的善,想彌補他的惡。

  可你忘了一點,他是君,你是臣,他是父,你是子,子不言父過,臣不言君之過,你這是對他權威赤裸裸的挑戰。

  為人之道,一個善,一個孝。

  君王之道,順他者昌,逆他者亡。

  你的勸誡,不顯山不露水的忤逆了他;那么你在他心目中的位置,自然也會不顯山不露水地低下去。

  這一局,你看似贏了,實則輸了。”

  晏三合停頓了一下,緩緩又道:

  “這件事情中,還有一個更要命的地方,你知道是什么嗎?是年齡。

  先帝老了。

  一個人的衰老,是誰都沒有辦法阻止的,而你卻風華正茂,意氣風發。

  若是平常父子,老父親只會感嘆一聲:我兒大矣!

  但在天家,衰老就意味著權力的旁落和流失,也意味著你這個太子,哪怕什么都不做,在他眼里都有了不臣之心。

  權力是什么?

  是一言九鼎,是生殺大權,是財富,是女人,是敬畏,是這萬里九州的天下。

  先帝這樣的狠人,千辛萬苦才有了君臨天下的那一天,他能拱手相讓?

  不會的。

  他一絲一毫都不會讓出來,哪怕這個人是他的嫡親兒子。

  君心似海,容不下一葉扁舟,所以他對你的刁難是必然的;你的進退兩難,也是必然的。

  其實,這不是壞事。

  先帝提防,刁難,打壓對一路順風順水的你,是極好的磨練和捶打,所以在唐岐令一案后,你被逼一夜長大。

  可惜不夠,遠遠不夠。”

  烏鴉的翅膀輕輕一扇,打斷了晏三合的話。

  晏三合看著烏鴉的瞳仁,發現它黑色瞳仁里的悲愴,越來越濃,喙微微張著,似乎想要分辯什么。

  還有什么可分辯的呢?

  她安靜了一會,接著又道:

  “有兩塊一模一樣的石頭,一塊成了橋上的鋪路石,受人踩踏;一塊成了佛像,受萬人供拜。

  鋪路石不服氣,問佛像,你憑什么能高高在上?

  佛像說,你被打磨了多少刀,再看看我被打磨了多少刀。但凡少打磨一刀,我都成不了佛像。”

  晏三合看著烏鴉。

  “而你,從小到大都太順了,你想要什么,就能得到什么,不需要搶,不需要奪,有人會爭著搶著送到你手上。

  看過野狗爭食嗎?

  快餓死的一群野狗,面對拳頭大的一塊肉,誰吃下那塊肉,誰就能活下去。

  你說,什么樣的人能活下去?

  爪子最鋒利的,牙齒最尖銳的,餓的最慘的,求生欲最強,廝殺起來最不要命的,最不守規矩的野狗。

  但凡心軟一點,下手慢一點,沒有拼盡全力的野狗,都不會搶到那塊肉。

  這叫什么?

  這叫強者勝,弱者汰。”

  晏三合輕輕一笑。

  “放眼天下,你其實已經是這世上數一數二的強者,但你別忘了,北地的趙霽比你更強。

  他強在哪里?強在他的心志。

  何為心志?

  簡單說,就是心思毅力。

  趙霽什么時候起了奪嫡的心思,你知道嗎?

  他的心思藏得有多深,你知道嗎?

  他為了這份心思,能做到什么份上,你知道嗎?

  他這塊石頭,為了坐上皇位,被打磨了多少刀,你知道嗎?”

  烏鴉嘴里發出嗚嗚的幾聲低鳴,聽得晏三合悲從中來,口氣不由緩了一些。

  “你知道陸時是怎么評價你的嗎——

  他說人是怕比較的,非他心慈手軟,非他謀略不深,實在是那人的野心之大,手段之狠,布局之深,放眼天下,無一人能及。

  趙霖,你細想想,他是什么生長環境?

  十六七歲就被封王,長年駐守北地。北地極寒、極苦的同時,還要時不時的與外族打仗。

  打仗這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想活下來,就要搏命,就要算計,就要比野獸還要兇猛。

  寒風每刮在他臉上一次,就是老天爺在打磨他一次;和敵人開仗一回,又是老天爺打磨一次。

  二十多年的風霜磨礪,你想一想,老天爺打磨了他多少次?

  一個心志極強、野心極強,謀略極強,又不擇手段,不論對錯的趙霽,你這個生在深宮,長在深宮里,把仁孝二字掛頭頂的人,又如何會是他的對手?

  所以,你的失敗是必然的!”

  烏鴉狠狠一個顫栗,喙閉得緊緊的,似不敢相信剛剛聽到的,那最后一句話。

  “你必然失敗的第三個原因……”

  晏三合凄涼一笑,“是你的先生唐岐令。

  唐岐令是個好老師,學富五車,才華橫溢,但他不該教你,甚至可以說,是他誤了你。

  他讓你先做兒子,再做儲君。

  大錯特錯。

  天家無父子!

  他教你正直,教你有風骨,有脊梁,但帝王玩的是權術。

  權術就是計謀和手段,說的是仁義禮智信,背后行的都是陰謀詭計。

  所以,他能教出一個好學生,教不出一個合格的君王,但凡換一個先生,你手上的江山都不會被人奪去。

  唐岐令的發妻早逝,他一生再無繼弦,這說明什么?

  說明他是個重情義的人。

  他是這樣的人,教出來的你,自然也是這樣的人。

  而古往今來,有幾個重情義的人,下場是好的?”

  晏三合幽幽嘆出一口氣。

  “所以,當唐岐令被先帝指派為你的先生,因果就已經埋下了。”

  ——

  太子妃梁氏我前文已經起了名字,因為看到有個讀者說,太子妃值得一個好名字,一激動連筆記都沒查,又起了一個,真是大意。

  統一一下,太子妃叫梁蓀宜!

  文里還有一些bug,比如時間線上面的,等書寫完,我會再校對一遍,慢慢修改!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