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591章 論道
  二十年前張凌霄的冤案,那恐怕是整個圈子最蒙羞的時候。

  不光是因為張凌霄一個人,力壓了整個圈子,更是這個圈子里面那些自詡為正義之士的人,做了最不要臉,也最殘忍的事情。

  而這件事的領頭人,我也是現在才明白,竟然是丁算天。???.

  以丁算天的人生閱歷,以及他自身的修養,他不可能看不出來張凌霄是被人冤枉的,可他還是起了一個頭,以自身的名望來蠱惑那一百多個人。

  那些人應該也有清醒過來的,知道張凌霄是冤枉的,可在他們心里,連丁大師都這么做了,還有大部分人都這么做了,于是他們在心里將那份罪惡感分攤給了其他人,他們減輕了心里的那份罪惡感,一錯再錯。

  而丁算天身為大家心中的神,他明知道這么做是錯的,他明明有機會勸這一百多個人回頭,可他也一錯再錯。

  也許他不是一錯再錯,他就是故意而為,他并不是在落敗于張凌霄之手過后才發生了轉變,他是一早就發生了轉變。

  而且他這個轉變之大,轉變之快,突然就放棄了自己堅守一生的正道,從而淪為了邪道,他這個轉變的狀態,讓我感覺很熟悉。

  這個組織里的其他人,他們被洗腦的過程,就好像丁算天從正轉化為邪的過程。

  所以丁算天,其實也被洗腦了,他是被洗腦最深的人。

  我實在想不通,那個組織到底給丁算天許諾了什么,還是告訴了他什么,竟然能把他洗腦洗得這么徹底。

  丁算天最擅長攻心,擅長給人洗腦,恐怕他自己都沒反應過來,被人洗腦最深的人,就是他自己。

  “小家伙,我的年紀都能當你的爺爺了。”

  面對元清道長的指責,丁算天顯得很不屑:“你講的大道理,我早在幾十年前就給別人講了,但我告訴你,這些道理都是錯的,都是一場謊言。”

  “修道之人修的是什么,無非是一顆如明鏡般的心,能夠看清這個世界的真相,更懂得世間萬物的運行法則。”

  “可你們常把善惡掛在嘴邊,將善比作好,將惡比作壞,但何為好,又何為壞?”

  “我若是救了一幫弱小,你說他們是好還是壞?你若說他們是壞,他們何以被人欺凌?你若說他們是好,那也怪了,我若幫他們一次兩次,他們視我為神靈,我若是在第三次不再幫他們,他們會責怪我,詆毀我,甚至是攻擊我。”

  丁算天搖頭冷笑:“這就是人性,這就是真相,所謂好壞善惡,全是你們的主觀思想在定義,你們用你們的主觀思想來掩蓋真相,這難道不是在和你們所修之道背道而馳?”

  “你們常常把和平掛在嘴邊,抵制戰爭的來臨,可何曾承認過,是戰爭讓人類得到了發展,讓文明得到了發展,讓文明得到了更加文明的延續。”

  “你們得益于戰爭帶來的福蔭,卻將其丑化,放大其最陰暗的一面,卻根本不敢承認戰爭的必然性和重要性,用謊言來掩蓋真相,用所謂的善來阻止文明的進步,何其虛偽啊?”

  丁算天環視著所有人,甚至環視了我們一圈,義正言辭道:“我只是選擇了一條正確的路,一條背離大眾的路,我真的就錯了嗎?到底錯的是我,還是你們?”

  “我只是在你們所參悟的真相之上,得到了更高一層的參悟,我參悟的是真正的真相。我只是悟出了真正的道,卻被你們定義為惡。我只是想幫助你們揭穿那一層虛偽,幫助你們面對現實。”

  “我只是在幫助這個世界建立真正的秩序,所做出那一點微不足道的貢獻,盡管你們根本不能理解我,但我絲毫不會為你們的淺薄所動搖。”

  這段話聽得我都傻眼了。

  我差點就為之而動搖了,有那么一瞬間,我竟覺得他說得十分有道理,甚至生出了一絲懺愧。

  就這簡短的一兩分鐘,我仿佛跟入了傳銷似的。

  元清道長頓時也啞口無言,竟想不出任何道理可以來反駁丁算天。

  但我們所有人都知道他在偷換概念,他在詭辯。

  就連宋青云都有些傻眼了。

  宋青云雖然也壞,壞到沒邊,但他實則只是個縱欲之人,他放縱自己的欲望,所行之事全憑欲望來決定,說難聽一點,他只是沒有道德觀念。

  他加入這個組織,估計也就是覺得這個組織里的人跟他一樣沒底線,他這種人是根本不會被丁算天口中的‘大道理’所動搖的,他完全聽不懂丁算天在說什么。

  “講得真好,有理有據,所以你以前教我的,都是假的?”

  老宋緩緩站了起來,神情悲痛地望著自己的‘信仰’:“我半截身子都快入土了,這一生所做的事,都是錯的?”

  丁算天背著手,神情也復雜起來:“我知道,你可能一時難以接受,我也確實犯了很嚴重的錯誤,我錯就錯在開悟得太晚,將那些虛偽的東西傳授給你。”

  “你離開我太久了,也陷得很深,但你現在回頭,也不算太晚,因為為師依然愿意像小時候那樣,一步一步教導你,指引你走上一條最正確的道路,在那條路上,你會發現意想不到的驚喜,還有真正的道。”

  丁算天的洗腦手段,真是高明至極。

  如果這是我姥對我說出的話,我恐怕真的會淪陷。

  所以我們十分擔心,老宋也會淪陷。

  一旦老宋淪陷,情況恐怕就不妙了。

  “真正的道?”

  老宋搖頭,對丁算天一臉失望:“大道三千,殊途同歸,但得道之路,千難萬阻,如果人人都可以得道,那人人都可以是高人。一陰一陽之謂道,是道的根本,也是世間萬物運行的法則,也就是說,天道允許惡的存在,也允許善的存在。”

  “我們修道之人,就在于開化自身,然后導人向善,讓更多的人悟出自己的道,這便是大道三千,殊途,但同歸。最后的歸處,一定是一條和諧之路,絕非極惡之路。”

  “天道早已經給出了答案,是你歪曲了事實,偷換了概念。”

  “此時的你,根本不配做我宋青山的師父!”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