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583章 孤身奮戰
  沒人預料到我會突然殺人,也根本沒人知道我還藏了一塊刀片。

  我手起刀落,整個人蹬地而起,仿佛一只猴子,眨眼間便跑出了幾米開外。

  那些人這才反應過來,在后面破口大罵地追我。

  “草泥馬!賤人!”

  “抓住她!不能讓她跑了!”

  此時還剩三個人在追我,但他們根本追不上我,這崎嶇的山路,密密麻麻的荊棘或樹木,對他們造成了很大的阻礙,可對我來說卻猶如魚兒入水,蛟龍入海。

  我上躥下跳,發了瘋似的一直往前跑,嘴里還叼著那只雞腿,拼命將那些人甩在后面。

  跑著跑著,我身后的咒罵聲很快便消失,連追趕聲都已經消失了。

  我盡管放慢了腳步,但仍然不敢掉以輕心,一直在密林里面亂躥。

  其實我已經忍不住要念出追蹤符的咒語了,但我還是強忍著沒念,我希望能把具體的方位傳遞給元清道長。

  只要我在這山上看到了其他人,除那三個人以外的其他人,我基本就已經接近幕后之人了,到時候再念也不遲,雖然這對我來說有些危險。

  不過好不容易熬到現在,我必須要讓這個計劃的成功率,更接近于百分之九十九點九。

  這個老畜生,他今晚死定了!

  想到馬上要為陳小妍報仇,我再次打起精神,忍著身上的傷痛,繼續在密林里面亂躥。

  漸漸的,天徹底黑了,密林里的能見度也低了不少,雖然有月光照下來,但密密麻麻的樹葉遮擋了不少月光。

  我正靠在一棵樹下休息,附近忽然傳來一陣動靜。

  那是有人走路的聲音,還有說話聲。

  “老子信了他們的邪,一個屁大點的黃毛丫頭,居然他娘的連殺兩個人?”

  “這小丫頭片子是他娘的妖精變的吧?”

  “唉,有時候越是這種不具備威脅的人,越是要注意點,我估計是那幾個人太掉以輕心了,所以咱們還是認真點,一旦發現那丫頭,先給她綁了再說。”

  聽到這段對話,毫無疑問只有兩個人。

  我已經漸漸接近幕后之人了,他應該就在離這不遠的地方。

  既然來了,我很可能會死,老子一定得拉幾個人陪葬。

  我撿起地上的一塊石頭,朝著遠處扔了過去。

  死寂的環境里,那石頭發出的動靜很大,很快就吸引了那兩個人的注意。

  “噓!有動靜!”

  “估計是那丫頭,咱倆包抄過去……”

  那兩個人,從兩個不同的方向朝發出動靜的地方包抄而去,有一個人竟然直接繞到我這邊來了。

  我大氣都不敢喘一個,但黑暗將我掩飾得很好,我蹲在地上,那個人幾乎是從我眼前走過,他居然沒注意到這里有個人。

  既然這位兄臺給我送人頭來了,那我自然不能跟他客氣。

  我右手食指和中指夾著刀片,突然彈跳而起,對著他脖頸就是一刀。

  這人眸子狂縮,本能地捂住自己的脖頸,我直接搶了他的刀,對著他脖子又捅了一刀。

  不等我轉過身去,身后一陣疾風襲來,我眸子也是一縮,連忙就地一滾,躲開了另外一個人的刀鋒。

  我倆四目相對,各自握著一把刀,虎視眈眈地望著對方。

  “你到底是什么人,以你這個年紀,不可能有這樣的身手。”

  “我是你爺爺,乖孫子。”

  “草!”

  他很快便朝我沖了過來,手起刀落。

  黑暗會同時阻礙我們兩個人的視線,由于我的鬼心在我的肉身上,我失去了在黑暗中視物的能力。

  但我依然占了上風。

  我現在很慶幸,跟宋飛學了一個多月的本事,他教了我們格殺術,格殺術和格斗術不同,一個制人,一個殺人,每一招都是殺招,都是奔著對方的命而去。

  除此之外,宋飛還教了我們擒拿術,以及刀術,這三種本事都是最為實用的格斗技巧。

  一番血拼后,我憑借著宋飛教我的本事,以及左小燕嬌小的體型,連捅對方七八刀,雖然我身上也挨了兩刀,但好在沒捅到致命的地方。

  很快,他倒下了,一臉恐懼地望著我。

  我對他毫無憐憫,手起刀落,一刀將他送走。

  這個時候,我已經不能再托大了,立刻將追蹤符的咒語念了出來。

  我渾身都是傷,剛才又挨了兩刀,我怕是逃不出這些人的追捕,只能想盡辦法拖延時間。

  元清道長收到我的回應,立刻就會和老宋他們趕過來,接下來的這段時間,一直到他們趕來,我拖的時間越久,活下去的幾率就越大。

  正當我準備喘口氣,歇息兩分鐘,身后忽然又襲來一陣勁風。

  這次我沒有躲得開,一腳就被踢飛了出去,手中的刀子也脫手而出。

  我摔得不輕,正要起身去撿刀子,一記掃堂腿又朝我掃了過來,將我掃飛出去,重重撞在一棵樹上。

  我抬頭一看,一個大塊頭正面無表情地望著我。

  他看了一眼地上的兩具尸體,很快便沖到我跟前,掐著我脖子,將我整個人都提了起來。

  宋飛的擒拿術又派上用場了,也是這大塊頭力大無比,我雙腿直接夾住了他掐我的那只手,身體一個扭轉,直接掰斷了他的小臂。

  “啊!!”

  他慘叫一聲,一拳便朝我砸來,碩大的拳頭猶如沙袋,直接打斷我一根肋骨。

  但我仍舊沒有松手,接連掰斷他兩根手指。

  就在他第二拳快落在我頭上,我連忙繞身一個裸絞,將他脖子死死鎖住。

  他打空了,我忍著肋骨間的劇痛,使出吃奶的力氣保持著裸絞的姿勢,這是很難被破解的一種姿勢,最初起源于柔術,只要對方被鎖住,除非在力量懸殊相差太多的情況下,否則不可能被破解。

  雖然這大塊頭力氣很大,但他被我扭斷了一條胳膊,也算半殘,我倆就這么拼命掙扎著,他想掙脫我,我想絞死他。

  一分鐘后,他不動了,但我仍然沒有松手,又絞了他一分鐘,最后我摸了他身上的刀子,對著他脖頸又補了兩刀。

  就在我松開他,已經連爬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四周很快就傳來無數的腳步聲。

  我知道,我完了,我已經跑不掉了。

  是死是活,就看老宋他們趕來得及不及時了。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