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565章 又是組織的人
  劉嬌到底在隱瞞什么?

  還有她身上的這些傷,又是怎么回事?

  我發現這一家人,好像通通都有點不正常。

  首先是王雨萱,她的男朋友是常星宇,但說實話,就常星宇那副慫樣,根本不像是能配得上王雨萱的人,他甚至蠢到會相信一只黑貓就能讓王雨萱復活。

  即便只是見過常星宇一次,我也看得出這是個膽小怕事的人。

  他怎么敢跟王雨萱玩那種游戲?

  如果真是他不小心把王雨萱玩死了,我覺得以他的心智,是不可能在我面前撒謊還瞞得了我的。

  所以王雨萱……可能不止有一個男朋友。

  而這劉嬌,身為王雨萱的母親,卻處處跟我們對著干,阻止我們查出王雨萱死亡的真相。

  還有她身上這些傷,也很奇怪。

  最后是王海石,劉嬌身為王海石的枕邊人,他難道不知道劉嬌身上有這么多的傷嗎?

  還是這些傷,就是他所為的?

  這種事,我也不好直接去問王海石,只能趕緊把劉嬌的衣袖放下來,不讓其他人看到。

  此時許磊在房間里安慰王海石,我們全都走到院子里,來到那堆紙灰旁邊。

  剛才王雨萱詐尸的時候,用三炷香在這堆紙灰上留下了一個字,但這個字并未寫完,黑貓就出現了。

  我們看著這個沒寫完的字,很快就變了臉色。

  這個字是一個‘蟲’字旁,右邊部分的上面,是一個寶蓋頭,而沒寫完的那個部分,正是寶蓋頭下面那個部分。

  這個字毫無疑問……

  “是蛇!”

  王雨萱沒辦法給我們傳遞具體的細節,只能告訴我們一個大概,而這個大概就是這個‘蛇’字。

  蛇形紋身!

  取走她魂魄的人,是擁有蛇形紋身的人!

  聯想到杜強在多年前遇到的那伙人,而兩起續魂事件又是同一伙人干的,現在已經可以確定,兩起事件的兇手,都是那個組織的人。

  包括他們的犯案手段,做事手法,都能佐證是那個組織的人干的。

  每一次我們只要著手開始調查,總能最先查出一些他們放出的煙霧彈,查出他們的替死鬼或者傀儡。

  而這一次他們放出的煙霧彈,就是常星宇。

  “我能幫你們的就這么多了。”

  杜強嘆氣道:“實在是人越老,膽子越小,我還要養家糊口,就不摻和太深了。”???.

  我們當然能理解,忙跟他道謝。

  這一次我的特殊能力失效,也多虧了杜強幫忙。

  事情發展成這樣,純屬是我們倒霉,也怪那個劉嬌自己不配合,她的一魂一魄已經被收走,黑貓也不會再來一次,我們也就沒有必要再繼續留下來。

  只要一有任務,我們幾乎都要熬夜,但長期這樣,誰也受不了。

  現在王家只剩王海石一個人,自然要留個人幫襯著點,所以許磊留了下來。

  許磊把我們送出門外,我單獨把他拉到了一邊,問他王海石夫婦的感情如何。

  許磊愣了一下,尷尬道:“你也知道,男人有錢就變壞,我們這些親戚也都知道,這兩口子早就貌合神離了,各玩各的。”

  “各玩各的?”我瞪大眼睛,有些不能理解。

  婚姻不就是兩個人過日子,而且要從一而終么?

  都各玩各的了,還能在一起過日子?

  “唉,都到這個歲數了,離個屁的婚啊。”許磊嘆氣道:“離了家產怎么分?而且工廠是他們兩個人婚后打拼起來的,這屬于夫妻共同財產,離了也影響生意。”

  “成年人嘛,大家都心照不宣,那不就各玩各的,沒準老了收心了,再相親相愛唄。”

  哎喲臥槽!

  現在的人,思想都這么開放嗎?

  我也沒跟許磊多說太多,就先回去了。

  這一夜可真夠累的,回到公寓沒多久,我倒頭就睡下了,一直睡到日上三竿。

  起床后,我也沒來得及去吃飯,先打開電腦,搜索了一下有關那種游戲的詳細介紹。

  這一搜出來,我竟然還搜出幾個有關于這種游戲的網站,而且網站里面全是這種游戲的視頻。

  當然,這種網站肯定是非法網站。

  不過我可不是出于獵奇的心態去看的,我是為了了解真相,帶著極為純潔的心態去觀看的。

  說實話,我是第一次看這種類型的東西,看得我一臉懵逼,完全沒激發我內心深處那種蠢蠢欲動,我甚至覺得有些變態。

  一個正常人,怎么會喜歡這些玩法……

  那鞭子抽在身上,難道不疼嗎?

  鞭子……

  我猛地瞪大眼睛,忽然想起劉嬌身上的那些傷痕。

  最初看到她那些傷痕的時候,就覺得那好像是鞭子抽出來的……

  我靠!

  劉嬌也有這癖好?

  她那些傷,不是被家暴出來的,而是玩這種游戲玩出來的?

  我記得許磊說過,這兩口子早就貌合神離了,那和劉嬌玩這游戲的人,肯定不是王海石,而是另一個男人。

  聯想到劉嬌要隱瞞我們的事,我頓時有些不敢想下去了……

  這尼瑪!到底是哪個畜生啊!

  正當我苦思冥想之際,我身后,突然傳來一聲尖叫。

  “啊!!”

  “李木!你在看什么東西!”

  這一聲尖叫,嚇得我做賊心虛般地跳了起來,魂兒都快被嚇沒了。

  我回頭一看,又是陳雪,她不知道什么時候進我屋了。

  之前為了方便她給我拿外賣進來,我就留了一把鑰匙給她。

  “別別別……別叫,你別叫啊!”

  我趕緊捂住她嘴,心虛道:“不是你想的那樣!”

  陳雪一臉驚恐地望著我,又指著我的電腦屏幕,示意我為什么在看這種東西。

  我臉都紅了,慌忙跟她解釋:“不是,我沒有那種癖好,我是在學習……哦不,我是在了解,我在尋找真相……”

  陳雪顯然不信我,皺著秀眉,一臉質疑起來。

  我真有點后悔把我房間的鑰匙給她了。

  這回丟臉丟大了。

  估計聽到了陳雪的尖叫,宋飛他們又沖了進來,還各自拿著武器。

  “臥槽,又怎么了?”

  當他們看到我捂著陳雪的嘴,又看到我電腦上正在播放的東西,幾個人頓時就傻眼了。

  陳賀又羞又怒地指著我:“李木,你個死變態啊你,你居然對我妹……”

  就連宋飛也背著手,斥責道:“李木,學壞了啊,就算你有這種癖好,也不能對人家來硬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