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554章 離奇自殺
  “兩位,我現在不能給你們確切的答復。”

  望著許磊的姨父姨母,我嘆氣道:“不過你們要做好心理準備,你們的女兒,不一定是自殺。”

  聽到我的話,在場四人都有些震驚起來。

  “你的意思是……”

  王海石捏緊拳頭:“我女兒是被人……”

  這個說法,可能更讓死者家屬難以接受。

  我點點頭:“至少從你們的敘述來看,自殺的可能性很小,但最終的結果是什么,還是要等調查清楚才能下結論,所以我說‘不一定’。”

  王海石有些不信,質疑道:“可是警方那邊已經做了現場勘查了,也給了結案報告。”

  我搖頭:“每年兇案的破案率是有指標的,這個指標不是百分百,也就是說一定會有破不了的案子。還有一些案子,雖然各種證據都表明是這樣,但卻完全不符合情理,站在法律的角度上,‘情理’又只是主觀猜測,不能影響最終的結案定論。”

  “破案講究證據,可證據又是可以偽造的。”

  “所以你們不要對結案報告太偏信,那不一定是真相。”

  雖然事實很殘酷,但這就是事實,很多案子,其實是沒有被查出真相的,但又找不到推翻現有證據的證據,所以即便不符合情理,最終也只能依靠現有的證據來做一個判斷,然后結案。

  這也不算很殘酷,因為冤案比這更殘酷。

  而且我不完全相信證據,相比證據,我更相信常理和邏輯,所有違背常理和邏輯的東西,即便有證據,我也認為證據并不是客觀的。

  因為證據是人制造出來的,人會撒謊,而判斷證據的人,也可能因為自身原因,導致判斷出錯。

  許磊看著我,小聲問道:“你有證據嗎,這話可不能隨便說,否則對我姨父姨母要造成二次傷害。”

  我沒有正面回答他的問題,而是反問道:“你相信一個積極向上,對未來有目標的人會自殺嗎?她留下過遺書么?”

  許磊愣了一下,搖搖頭,算是回答了我遺書的問題。

  他想了想,對王海石夫婦安慰道:“三姨姨爹,雨萱的事就交給我們去調查吧,我們是專業的,肯定給你們一個最客觀的定論。”

  “你們要保重身體,節哀順變,等我們的調查結果。”

  許磊的三姨劉嬌,雖然已經年近四十,但由于家庭條件優越,保養得還不錯,看起來十分年輕,只是女兒突然離世,她也憔悴不少。

  “那就麻煩你們了,小磊,你看你妹妹還這么小,就……”說著說著,這位可憐的母親又哭了起來。

  王海石也哽咽地點點頭:“那就拜托你們了,一定要查出真相,還我女兒一個公道,最重要的,一定要讓雨萱的亡魂能得到安息,好好地去投胎。”

  “錢不是問題,只要能把事辦好,要多少錢都沒問題。”

  許磊頓時有些尷尬。

  如果不是因為他是公司的員工,他都不會收這錢,出于私底下的關系,我肯定也是能幫則幫,哪會談錢。

  但這夫婦倆既然找到公司來了,那公司自然是會收錢的。

  只是沒想到這王海石有點財大氣粗。

  馮經理也沒有多說什么,就安慰了幾句,讓王海石放心等我們的消息就行了。

  這門生意,也就是門生意,既不能拓展人脈關系,也不能帶來其他好處,僅僅只是一筆買賣,馮經理他又不差這點錢,自然是不會放在心上。

  我和許磊把王海石夫婦送出公司門口,又安慰了幾句,讓他們先回家休息,我們準備一下,過一會兒就來家里先看看。

  這兩口子離開后,許磊一直望著手機屏幕。

  屏幕上是他和一個小姑娘的合照,想必照片上這個小姑娘,就是王雨萱了。

  這王雨萱長得倒是很甜美,完美繼承了她母親的顏值,加上家庭條件的優越,無論是裝束還是本人的氣質,都是十分出眾的。

  照片里的她笑得很自信,很開朗,這樣的一個陽光女孩,我是不相信她會自殺的。

  “明天和意外,真是不知道哪一個先來。”

  許磊望著照片嘆氣:“好好的一個人,說沒就沒了。”

  “節哀吧,查出真相,就算是告慰亡靈了。”我拍著他肩膀安慰道。

  “你說,雨萱真是不是自殺的嗎……到底是誰會對一個孩子下手,還有我姨父姨母做的夢,到底是什么意思……”許磊有些想不通。

  我道:“回去叫陳雪他們,馬上去你姨父姨母的家里,一切都等調查完再說。”

  我們返回辦公室,叫上了所有人。

  這一個多月來,我們雖然不算是無所事事,但相比那些玩命的日子,這樣的日子算是有些無聊了。

  盡管我們誰都不愿意去做危險的事,但這樣閑下來一個多月,所有人都些不習慣。

  這可能就是賤得慌吧。

  聽說有事可做,大家也都有些亢奮,但聽說是許磊家出了事,大家也都深表同情。

  我們去后勤部陳賀那里取了一些東西。

  以前要取的東西,無非是黃紙、白面、白蠟燭。

  現在要取的東西,是黃紙、黃符、黑狗血。

  我們拿上東西,直接前往王海石夫婦家里。

  聽許磊說,這夫婦倆在他親戚里面算是最有錢的親戚,開了好幾家工廠,人倒是還行,對家里的親戚也都不錯,但就是……疏于對孩子的照顧。

  聽說王雨萱從上小學起,就是爺爺奶奶在照顧,后來爺爺奶奶過世了,就住在學校。因為王海石夫婦忙著工廠里的事,沒空照顧,加上王雨萱太小,就只能住在那種可以托管的學校。

  一直到上了高中,王雨萱才回家住,但也基本是一個人在家,所以就連王家的鄰居也知道王雨萱時常一個人在家,即便出了事,王海石夫婦都不是第一時間知道女兒出事的人。

  我對此感到無奈,也可憐這個小姑娘。

  不管是富人家的父母,還是窮人家的父母,都把錢看得比孩子的成長更重要。

  富人家的父母,想掙更多的錢,給孩子更好的生活,窮人家的父母,是拼了命掙錢給孩子生存。看似都是為了孩子,卻也是忽略了孩子。

  我沒當過父母,不好評判人家父母,但必須要說,孩子是真可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