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550章 張凌霄的暗棋
  “你怎么老問我這些東西,我特么哪知道他去哪了,我開天眼了啊?”

  周玉輝一臉的不耐煩:“你倒是去查啊,我警告你,這事兒你要是不幫我查清楚,我只要逮著機會上來,我就來找你聊聊。”

  “或者我帶你下去聊。”

  我嚇出一身冷汗:“別,別帶我下去……”

  這人怎么越來越暴躁了,以前還挺有禮貌的。

  我還以為他去當了孟婆,這內心修養各方面的應該提升了些。

  不過想來也能理解,畢竟天天守在奈何橋上給人盛湯,這也確實枯燥了點。

  我和周玉輝就聊到這兒了,以扇了我幾巴掌結束。

  很快,他和閻美美還有一群陰間使者就離開了,以及那些靈魂還有齊放也都被抓走了。

  他們消失的一瞬間,連帶整個酒店都憑空消失不見。

  之前我猜得果然沒錯,這家酒店也是不存在的,齊放離開后,這家酒店也就消失了。

  我們此刻正身處在一片密林里面,這片區域,應該也是未開發的區域,禁止游客踏入。

  我連忙背著陳雪,和宋飛他們一起逃離了這地方。

  從景區里面出來,又是一次劫后余生。

  誰能想到,出來旅個游都能碰到這種事,也是倒了血霉。

  不過這次還真得感謝閻美美,要不是她在的話,我們幾個肯定都讓齊放給滅了,連投胎的機會都沒有。

  原本我還是很向往山城的美景的,本來還打算在這里多玩兩天,但現在我是一刻也不敢多待了,立刻讓宋飛啟程回蘭江市。

  來的時候,陳雪跟孟妍妍一輛車,但現在陳雪還沒醒過來,她只能強行跟我一輛車了。

  項龍和許磊都去孟妍妍那邊了。

  這次雖然又是死里逃生,并且我又受了傷,但比起陳雪跟我和好了,這點傷我都不在乎了。

  此時陳雪就枕在我腿上,我心里一片安寧,仔細回想著齊放和周玉輝說過的話。

  首先是齊放說的,有關于高安瀾的。

  高安瀾在張凌霄死前,似乎受了什么囑托,一直隱藏在四大家族里面。

  我不知道這是不是也是張凌霄的計劃之一,目前看來,張凌霄的計劃,應該就是在死后借我們這群人的手,去反攻那個組織。

  而且他不光是借了我們的手,他還安插了很多暗棋。

  這個高安瀾就是從明棋轉化成了暗棋,而齊放原本也是暗棋,但張凌霄估計算到齊放有一天會再次黑化,所以他留了一塊玉佩給齊放,讓齊放把那塊玉佩轉交給我。???.

  盡管我不愿意接受,但我不得不承認,從某種角度來說,我們和高安瀾應該是同一陣線上的人。

  畢竟我們也得罪了那個組織,而高安瀾隱藏在四大家族里的任務,也是為了反攻那個組織。

  但前提是,高安瀾沒有和齊放一樣黑化。

  這種局面,就好像無間道一樣,身為上級的張凌霄已經死了,而高安瀾為了躲避那個組織的追殺,肯定也已經改頭換面,所以除了高安瀾本人,現在沒人知道誰是高安瀾。

  這種情況下,高安瀾明面上肯定要跟四大家族一條心,為了不引起四大家族的懷疑,他甚至要被迫做一些壞事。

  所以他不止要在黑暗中堅守本心,以此完成張凌霄的計劃,同時還有可能遭到我們的誤傷。

  而最壞的一種情況,就如同真正的臥底一樣,身為上級的張凌霄已經死了,而高安瀾也徹底自由了,如果他不堅守本心,他也會和齊放一樣黑化,只是兩個人的黑化程度不同。

  但我還是很好奇,高安瀾現在到底在哪,他在哪個家族,會不會我們已經見過了?

  如果他沒有黑化,那他一定能幫得上我們大忙,甚至能幫我們對付幕后之人。

  但如果他也跟齊放一樣,那我們跟他相認,無疑就是自尋死路。

  其實我猜測的第一人選,就是鄭巖庭。

  鄭巖庭身份成謎,自然有很大嫌疑,結合周玉輝給我的提示,我基本可以斷定,鄭巖庭已經不是鄭巖庭了,他現在是另外一個人。

  所以現在的鄭巖庭,會不會就是高安瀾?

  但剛才周玉輝又給我傳達了陳小妍的話,依據陳小妍所說,張凌霄一共安插了兩顆暗棋在四大家族里面,其中一個就是高安瀾,而另一個人的身份未知,且這兩個人,有一個很可能已經叛變了。

  我認為叛變的那個人,應該是未知身份的那個人,畢竟張凌霄對高安瀾有恩,即便是齊放黑化,也沒有忘記張凌霄的恩情,所以高安瀾叛變的可能性很低。

  如此一來,鄭巖庭的身份,就不一定是高安瀾,他也有可能是那個未知身份的人。

  那高安瀾到底會是誰呢?

  琢磨到這里,我已經琢磨不下去了。

  就像港片里面演的,除了主角是臥底以外,主角身邊的犯罪分子也有可能是臥底,甚至連警察那邊都有臥底,最離譜的是連犯罪分子的頭頭都有可能是隱藏最深的那個臥底,不到大結局,你永遠不知道這部戲里面到底有多少個臥底。

  我原以為我的處境已經夠艱難了,沒想到還能再艱難點。

  以后我要是禿頭了,這一定是張凌霄的饋贈。

  回家的路,開了將近一半,我們到服務區停了一下。

  陳雪竟然還沒醒過來,我已經有些擔憂了。

  此時車門打開,孟妍妍他們全都圍了過來。

  “陳雪怎么還沒醒,她不會有什么事吧……”許磊也有些擔心。

  孟妍妍皺眉道:“只是陰眼使用過度,不可能會昏睡這么久啊。”

  我說要不趕緊回蘭江市,先送青云觀,讓元修道長給看看。

  宋飛琢磨了一下,突然大聲叫道:“誒,蘇經理,你又來看李木了啊。”

  我們幾個頓時一愣,這里哪來的蘇梅?

  可沒想到,一直昏迷不醒的陳雪,‘騰’地一下就坐了起來,皺著秀眉四處尋找蘇梅的蹤跡。

  可她左看右看,哪有蘇梅的影子。

  當看到許磊和孟妍妍在那里笑時,她才反應過來被宋飛耍了,立刻就下車去追宋飛。

  宋飛拔腿就跑:“哈哈哈!你追不上我,有本事你到男廁所來!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