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543章 善惡一念
  “高……高安瀾?”

  孟妍妍瞪著一雙美目,眼里滿是不可思議。

  當年那個組織培養的兩個道門殺器,一個是齊放,而另一個,就是高安瀾。

  其實我已經講到了這兒,但宋飛他們仍然沒有完全理解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就連我自己,都沒有完全看清整起事件的全貌。

  比如這家酒店,到底存不存在?

  我只能推測齊放在十幾年前死去的時候,應該是死在了這個地方,而死后又變成了最厲害的鬼。

  但即便是他死后,他也在善和惡之間掙扎。

  死在酒店里的這些人,就是他從善轉化為惡的一個過程。

  他殺的第一批人,是害他家破人亡,害他淪為殺人機器的罪魁禍首,也就是那個組織的人。

  他殺的第二批人,就是我們那層樓的人,那些人代表著他的原生家族,如果將這些人殺完,他就已經回不了頭了。

  而第二批人的最后兩名死者,就是他的父母,當他殺死代表他父母的那對夫妻以后,他便越陷越深。

  而在第二批人之后,他繼續要殺的人,就是他自己,準確來說,應該是他善的一面,也就是被我們綁起來的這個齊放。

  單獨來看這個齊放,他其實沒有任何問題,他很柔弱,與世無爭,一心只知道畫畫,這個齊放,也許也代表家族破碎之前的齊放。

  當這個善良的齊放也死后,就代表齊放徹底放棄了善念,已經不再與邪惡做斗爭了,他會與邪惡融為一體,再次變回那個道門殺器。

  而他接下來要殺的,應該就是整棟樓的所有人,包括我們。

  直到我們這些人全都死后,他要殺的,就是被他視為手足兄弟,甚至比他自己更重要的高安瀾了。

  “所以你,還有你,你們,都是不存在的!”

  我指著那些游客,包括酒店的員工,以及那幾個保安:“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你們都是齊放,是齊放的一個念頭,是他善念和惡念在比拼中誕生的產物。包括已經被他殺死的人,都只是他的一個念頭。”

  如果把齊放比作一個人格分裂的人,那這些人,其實都是他分裂出來的人格。當善良的人格全都被殺死后,占據他意識的,就是那個邪惡人格。

  當我說完這番話,那些游客們,包括酒店的員工,突然就憑空消失了。

  而整個大廳里,除了我們以外,還剩三個人,一個是被綁住的齊放,一個是高安瀾,還有另一個小孩。

  “那到底……是誰殺的人?”宋飛他們一臉愕然地望著眼前這一幕。

  我指著高安瀾旁邊那個小孩道:“這家酒店除了我們以外,其實從頭到尾都只有一個人,應該說只有一只鬼,而殺人的,是他!”

  “他也是齊放,但他是小時候的齊放,那時候的齊放才是最善良的時候。”

  可為什么到了這兒,小時候的齊放卻變成了最邪惡的那個,而長大后的齊放卻是最善良的那個。

  我有些絕望地說道:“其實在齊放的思想里面,邪惡早就占領了高地,當小時候的他也開始犯下殺戮的時候,他就已經很難再回頭。”

  “這個小孩才是長大后的齊放,我們綁錯人了。”

  話音剛落,那個小孩忽然就憑空長高了許多,變成了齊放的樣子。

  而被我們綁起來的齊放,卻變成了那個小孩的模樣。

  此時善良的齊放,雙眼呆滯,潸然淚下,臉上充滿了絕望。

  因為他知道,他即將被抹殺,他已經無法再和自己陰暗的那一面做抗爭了。

  憑空長高的那個小孩,突然朝我們露出詭異的笑容,隨后掏出來最后一幅畫,而這幅畫,是他早就畫好的。

  上面所畫之人,正是高安瀾。

  下一秒,不等我們反應過來,高安瀾的頭好似一顆皮球,從脖子上滾落了下來。

  虛空中仿佛有一把無形之刃,斬斷了他的頭。

  鮮血頓時噴涌而出,而我們早已經麻木,但也不免被眼前這一幕驚得后退了好幾步。

  他跳過了善良的齊放,直接殺了比他自己更為重要的兄弟,因為在他心里,善已經不重要了,已經威脅不到自己陰暗的那一面了。

  “齊放!”

  我注視著那個善良人格,拼命勸道:“如果你喜歡黑暗,你根本不用掙扎這么久,你甚至都不用掙扎,所以你為什么要讓黑暗吞噬你善良的一面?”

  “齊放,你還有機會,你想想當初為什么棄惡從善,想想張凌霄對你的囑托,其實善惡就在一念之間,你只要一個念頭,就可以讓他消失!”

  我的話終于讓齊放的善良人格有了反應,他抬起頭,突然間又變回了原來的樣子。

  此時在我們眼前,出現了兩個一模一樣的齊放,但這兩個齊放,是完全不同的齊放,一個代表善,一個代表惡,只要其中的一個消失,而另一個就是完完本本的齊放。但不能否認,即便留下來的是善的齊放,他也會有失控的可能性,隨時都會喚醒心中的惡。

  但如果留下來的是惡的齊放,他將永遠喚醒不了心中的善了。

  “你難道沒聽說過一句話。”

  邪惡人格突然看著我,陰冷笑道:“向善需要踏出九十九步,而向惡,只需要走出一步,你覺得,留下來的是我,還是他?”

  “是他!”我堅定不移地說道:“善惡即陰陽,兩者缺一不可,但實則邪不勝正,你根本沒看清這世界的全貌,你更沒有看過這世間的美好,但我看過,所以你動搖不了我!”

  “是么?”他不屑道:“那就打個賭,看看消失的是我還是他。”

  說罷,他微微抬起右手,整個大廳的溫度瞬間就驟降了十幾度不止。

  肉眼可見,眼前的一切全都化為腐朽,就連地板都憑空生出枯骨,空氣中更是彌漫著死亡和發霉的味道。

  一股強大的陰氣,差點讓我們窒息。

  就在此時,陳雪的眼睛忽然閃爍著綠光,我們四周的溫度瞬間又升溫了十幾度不止。

  陰眼的能力,形成了一個圈,將所有的陰氣都隔絕在了這個圈外。

  在我們所有人的注視中,齊放的善良人格,也突然抬起了右手。

  那個邪惡人格見狀,瞬間就變了臉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