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525章 和蘇梅的約會
  我心說從頭到尾,我都沒說過這是約會啊。

  而且我也不表白,我準備花干啥?

  我指著路邊的花壇道:“您看看您喜歡啥,我去給你摘去。”

  蘇梅白了我一眼:“切,真沒誠意。”

  從機場出來后,我們打車去了蘭江市最熱鬧的商業街。

  其實我根本不知道跟女生單獨約會應該去哪,尤其還是跟蘇梅。

  從小到大,我總共就談過一次戀愛,那也是上大學的時候和陳小妍。

  那時和現在可不同,那時窮啊,哪去得起商業街,我和陳小妍不是去圖書館,就是去公園蹭免費的風景。

  我總不能帶蘇梅去圖書館吧?

  好在我還是知道女生都喜歡逛街的,而且我現在也不差錢,大不了我就砸錢,我給她買化妝品,我給她買衣服。

  可是蘇梅好像根本不喜歡化妝品,她果然異于常人。

  其實她今天也化了妝,但化的是淡妝,而且她長得本來就漂亮,估計不化妝也好看。

  我實在想不通,那些女的平日里買這么多化妝品和護膚品,但蘇梅什么都不用,還每天風里來雨里去的,她都是咋保養的?

  估計是天生麗質吧。

  我們在商場逛著,逛著逛著就逛到了女裝區,望著櫥窗里那些精美的裙子,即便是強如男人的蘇梅都不禁動心了。

  “蘇經理,其實女人就應該穿裙子,才能展現女性的美。”

  我是真不明白,她為啥時刻都打扮得像是要出去打架的樣子。

  明明今天就是來逛街玩的,她居然還穿著皮衣皮褲,就跟我保鏢似的。

  “啊,是嗎?”蘇梅也臉紅起來,背著手道:“嗯……那我進去試穿一下。”

  接下來這大半個小時,她一直在試裙子,期間我接到一個電話,居然是孟妍妍打來的。

  我還以為陳雪出什么事了,連忙走到外面去接電話。

  “孟老板,節日快樂,有事嗎?”

  “李木,你到底對陳雪做了什么?”

  電話里,孟妍妍語氣不滿,跟陳賀簡直一毛一樣:“那個蘇梅是誰,你到底什么意思啊,玩腳踏兩條船是不是?你信不信我把你閹了?”

  我頓時冒出一身冷汗,心想肯定又是陳雪告狀了。

  “不是,你不要聽陳雪胡說。”我忙解釋道:“我是有原因的,我真的是有原因的。”

  “呵呵,腳踏兩條船,你還有理了是不是?”

  我正要繼續解釋,身后突然就傳來蘇梅的聲音:“李木,過來幫我看看這條裙子怎么樣。”

  這聲音一傳來,我忍不住捂著心臟,心如刀絞。

  草!

  為什么要這么玩我!

  “李木,剛才是誰的聲音,是不是那個蘇梅的?”果然,電話里很快就傳來孟妍妍憤怒的聲音:“去死吧,渣男!”

  說完,電話掛斷了。

  我無奈地走進服裝店,嘆了口氣。

  現在不管是誰誤解我,我都只能等事后再解釋了。

  蘇梅換了好幾條裙子,其實裙子很好看,她也很好看,但穿出來總覺得怪怪的,她自己也發現了。

  “為什么……我總感覺哪里不對勁呢?”她嘀咕道。

  我說:“要不你把你的殺氣,和你的銳氣收斂一下?我們是出來逛街的,又不是來打架的,咋的有人要捅你啊?”

  蘇梅瞬間也反應,干咳兩聲道:“那……行吧,我盡量。”

  不得不說,她收斂了一下,看起來頓時就好多了。

  無論是身材還是顏值,穿上這件天藍色的裙子,比那大學里的校花也有過之吧。

  接下來,我給她買了兩套裙子,又陪她逛街喝奶茶,去景區合影,晚上又去了餐廳吃飯。

  拋開別的不說,這一天還是很愉快的。

  吃完了飯,天色已經黑了,我們又來到了公園,坐在長廊上,望著風景和夜色。

  此時我已經在心里面盤算,待會兒該怎么套她的話了。

  “其實,從小到大,我還是頭一回跟男孩子出來約會。”正端著奶茶的蘇梅,突然說道。

  我笑出聲來,她比我還大三歲,今年好像都27了吧,居然從來沒跟人約會過。

  “唉,像我這樣的勇士不多了,其他人估計都讓你嚇跑了吧。”

  蘇梅白了我一眼,講起了她家里的事兒:“我要是上了大學,追我的不知道要排幾條街呢。”

  我好奇起來:“你沒上過大學?”

  她點點頭:“我爸死得早,我媽一個人養我也不容易,高中沒念完我就出去打工了,否則你以為我怎么可能這么年輕就在玉龍集團有了一席之地。”

  我嘆了口氣:“看樣子,你還是吃了不少苦的。”

  蘇梅沒有作答,估計也在感嘆自己吃過的苦吧。

  不過話都已經聊到這個份上了,我準備下一句話,就問她蘇道榮的事。

  可還沒來得及問,突然一陣熱氣朝我右臉飄了過來,緊接著,一雙柔軟的東西……朝我臉上親了過來。

  霎時間,我虎軀一震,心臟都狂跳了起來。

  等我微微側頭,只見蘇梅的紅唇,不知道什么時候竟然吻過來了。

  我瞪大雙眼,猛地從長椅上彈了起來“不,不行!蘇經理,不能這樣!”

  空氣頓時凝固了,蘇梅僵在原地,原本含情脈脈的神情,突然變得不可思議起來。

  她望著我,竟然連眼睛都紅了,起身道:“你……根本就不喜歡我,為什么要約我?為什么要陪我逛街,為什么要給我買衣服,為什么要請我吃飯?”

  我一時說不出話來,因為真話太刺耳。

  我根本就不想約她,我只是為了套話。

  蘇梅好像看出了什么,表情突然就變得慍怒了起來:“你接近我,是有目的的,你根本就不是誠心的,你在騙我!”

  啪!

  話音剛落,我臉上狠狠挨了一巴掌,打得我當場就懵了。

  旋即,蘇梅提著大包小包轉身便離去。

  除了那杯沒喝完的奶茶,我給她買的衣服,包括在景區照的那幾張合影,她全都帶走了。

  我望著她的背影,心里一陣莫名其妙。

  從頭到尾,我都沒說過這是約會啊,我也根本沒表露出一丁點要追求她的樣子,她自己親過來的。

  還打我一巴掌。

  她至于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