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521章 項龍的夢
  沒多久,項母買菜回來了。

  項龍也去廚房幫忙了,一家三口其樂融融地在廚房忙碌著。

  宋飛突然起身,做賊般地四下打量,然后鉆進了一間臥室里。

  那應該是主臥,是項龍父母的房間。

  我頓時嚇了一跳,心道這哥們怎么能隨便去人家臥室里,這也太不禮貌了。

  我連忙也起身跟了過去,準備把他叫出去,結果剛進臥室,就看到宋飛在那里翻翻找找,不知道在翻什么東西。

  “我靠,你干嘛……”

  我這人臉皮薄,生怕被項龍的父母看見,忙呵斥道:“你怎么能隨便翻人家東西?”

  宋飛沒搭理我,從一個抽屜里面翻出來幾瓶藥,他打開藥品,將里面的藥倒了出來,竟然每瓶藥都嘗了一顆。

  我實在不知道他想干啥,但很快就見他皺起了眉頭。

  他望著我,一字一句道:“這些藥瓶里的藥,沒有一顆是藥,全都是淀粉做的。”

  我心下一驚,也忙過去拿了一顆嘗嘗,確實都是淀粉做的。

  這些藥瓶里面,根本沒有一顆是藥。

  “你看到沒,項龍父母的臉上根本沒有血色,都病成這樣了,他們怎么可能不吃藥?”宋飛搖搖頭:“他父母肯定有問題,不吃藥也就算了,還拿一些假藥放在家里面,估計是為了騙項龍。”

  說著,宋飛又看向我:“你和我爸,是不是知道些什么?聚餐的時候,你倆的反應全都有點奇怪,還有我爸,不會無緣無故叫我和你陪項龍回家,到底出什么事了?”

  不得不說,宋飛看似大大咧咧,實則也是心細如發。

  我和老宋在飯桌上的表現,他全都看在眼里。

  但我一時也不知道怎么跟宋飛解釋,因為連我也不知道項龍家里出了什么事。

  我雖然有些猜測,但這種事,又是項龍的父母,我怎么能亂說。

  我們把藥全都放回原位,從臥室里出來,然后站在陽臺上,表情凝重。

  “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

  我小聲對宋飛道:“項龍家里應該是出什么事了,但我問你爸,你爸又神神叨叨的,而且他今天也要過來。”

  聽到老宋也要過來,宋飛的眉頭皺得更緊了。

  期間,項龍從廚房里面出來,我和宋飛問他,他父母看起來好像身體不太好,是不是得了什么病。

  但項龍沒有當回事,就說他父母一直身體都不太好,可能是體質比較弱,但從來沒生過什么大病,自他小時候他父母就是這樣。

  而且平時也會吃一些藥,他都習慣了,沒覺得有什么大不了。

  我和宋飛也就沒再問下去了,項龍根本不知道,他父母吃的那些藥,都不是藥,只是用來騙他的。

  大概下午五點多的時候,老宋也來了。

  項龍開門的時候還嚇了一跳,有些驚喜,問老宋怎么過來了,不提前給他說一聲。

  “我正好來這邊辦點事。”

  老宋淡淡一笑:“剛剛給李木他們打了個電話,他們叫我過來的。”

  項龍忙把老宋請進來,又給他父母介紹老宋。

  老宋和項龍父母互相客氣著,但我和宋飛都看得出來,老宋認識項龍父母,項龍父母也認識老宋。

  “老宋,那你坐著歇會兒,我跟我爸媽做飯去。”項龍今天顯得很高興,可能家里從來沒這么其樂融融過。

  老宋點點頭,笑道:“你去忙吧。”

  項龍進了廚房后,老宋的笑容很快就消失了,臉上又多了一份無奈。

  他走到陽臺上,站在我們旁邊,又嘆了一口很長的氣。

  我掏出一盒煙,正準備散過去,但老宋很快就推了回來。

  “別在這里點煙。”

  我愣了一下:“為啥……”

  老宋一直板著臉,說:“你們沒發現項龍家里,有什么反常的地方嗎?”

  我和宋飛愣了一下,忙說了剛才藥的事。

  “不止是這樣。”老宋道:“這里是住宅區,家家戶戶都通了天然氣,項龍家的廚房,為什么沒有灶爐子。”

  我才反應過來,項龍家的廚房,明明有天然氣管道,為什么沒用灶爐子呢?

  他們家用的是電磁爐,但住家的人,肯定是很少用電磁爐的,因為用電比用天然氣貴。

  越是上了年紀的人,越是對柴米油鹽十分的精打細算。

  “為啥……”我和宋飛有些茫然。

  老宋一臉沉重,沉默良久,終于說出了真相:“項龍的父母,早在項龍小的時候,就已經過世了,你們看到的,不是項龍的父母。”

  這話一出,我煙盒都差點掉地上。

  “什么?”

  我和宋飛瞪大眼睛:“這……這怎么可能呢?”

  老宋道:“還記得項龍做的那個夢吧,那個夢,是項龍小時候經歷過的,但那段記憶被他遺忘了。當這個夢頻繁被項龍夢見的時候,他丟失的那段記憶,就會慢慢被他找回來,他會記起小時候的事,記起他父母已經過世了。”

  “當他記起的時候,就是他父母消失的時候。”

  我和宋飛僵在原地,半天沒緩過來。

  項龍的父母,早就已經死了……

  難怪那個藥是假的,因為死人是不用服藥的,項龍的父母一直在騙項龍,就是怕項龍記起小時候的記憶。

  為什么會這樣?

  項龍小時候……到底出過什么事?

  “那是十幾年前發生的事。”

  老宋回憶道:“當時我游歷山河,途徑這座小縣城,聽說了一起悲劇,某一天有一對兄弟倆,哥哥八九歲,弟弟五六歲。兩個小孩因為天氣炎熱,偷偷跑到河邊去玩耍,結果遭遇不測。”

  “那八九歲的哥哥因為運氣好,被河里的水流沖著沖著,給沖到了岸邊,而那個五六歲的弟弟,卻遭了殃,淹死在了河里。”

  聽到老宋的回憶,我一下子就僵住了。

  這起悲劇,不就是項龍做的那個夢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