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502章 最后一次對話
  原本可以從曹震這兒,得知那個組織的機密。

  但不巧,他說了就會再死一次,連靈魂都要消散。

  我自然不能再追問了,只能讓元清道長先收了他。

  此時六只厲鬼,無一只鬼逃脫,全都被幾位道長收進了瓶子里。

  “厲鬼已除,接下來就要破這個局了。”

  元清道長看著我道:“這個局太邪門了,在道教典籍里面從未有過記載,不知道全貌,就沒辦法將其徹底破解,最后可能要留下鬼門,形成一個鬼門沖煞局。”

  “不過鬼門沖煞局影響不大,至少不會再滋生厲鬼了。”

  元清道長的話讓我猛地一怔。

  鬼門沖煞局……

  我記得那篇鬼故事里面,出現的就是鬼門沖煞局。

  原來,當四門鎖煞局被破的時候,就和三十年前張凌霄那邊形成了閉環,張凌霄那邊就會出現鬼門沖煞局,這就是那篇鬼故事里的由來。

  我現在終于知道給報社投稿那篇鬼故事的人是誰了。

  就是張凌霄!

  張凌霄不止投稿了那篇鬼故事,還給報社主編說了劉輝不是什么好人,劉輝跟兇手認識。

  但現在的張凌霄,還不知道劉輝是壞的,所以我還要告訴張凌霄真相,才會有張凌霄去投稿鬼故事,讓三十年后的報社主編,提醒我這件事。

  只是三十年后的報社主編得了老年癡呆,于是就上演了我上次去問他的那一幕。

  “我們出去準備一下,你似乎還有事沒做。”

  元清道長看了我一眼,意味深長道:“抓緊時間。”

  說完,他們先出去了,許磊和陳雪也被背了出去。

  老宋給我留了一瓶礦泉水,然后也出去了。

  此時整個屋子里,只剩我一個人,準確來說,還有四個人,只是我看不見。

  就在這時,一個陌生電話打了進來,號碼的歸屬地顯示的是蘭江市那邊。

  我接聽了電話,原來是石寬的手下打來的,我們全都來了這里,醫院還是要留人照看宋飛。

  “你好,什么事?”

  “李主管,宋飛醒了,他有話要跟你說。”

  很快,電話那頭就傳來宋飛極度虛弱的聲音:“她叫陳飛燕……”

  聽到這句話,我竟然瞬間就明白宋飛想干什么。

  看來宋飛早就知道我的心思了,他知道我會跟張凌霄溝通,讓張凌霄別去打擾未來的陳小妍,從而讓陳小妍活下來。

  而宋飛告訴我這句話的意思,是想讓張凌霄去找陳飛燕,他想讓陳飛燕也活下來。

  “我明白,除了名字,還有什么信息嗎?”我忙回應道。

  緊接著,宋飛告訴了我陳飛燕父母的名字,以及籍貫,最后他補充道:“讓張凌霄,想盡辦法,也要阻止,她去從軍……”

  這一句話,說得宋飛差點斷氣。

  “好,你放心吧!”

  掛了電話,我連忙擰開礦泉水瓶子,沾水在地面寫道:“張凌霄,你在嗎?”

  其實來這里之前,我就和項龍也聊過這件事了。

  我問項龍,想不想讓胡小萌活過來,但我怎么都沒想到,項龍竟然拒絕了我的提議。

  他說,胡小萌是七死命格的人,但原本這個命格是她母親胡中慧的,不管怎么阻止,胡小萌都是會死的,而另一種結果,就是胡小萌根本不會出生。

  所以即便我的假設可以成立,胡小萌都不會活過來。

  而且他還說,我的假設不一定會成立,他不想再抱有一次希望,最后又失望。

  但我還是想嘗試一下,替陳小妍嘗試一下,也替宋飛的陳飛燕嘗試一下。

  很快,張凌霄回復過來了:“我在,我的朋友已經醒了,那四只鬼也不見了,是你們做的嗎?”

  我繼續寫道:“我請了高人,抓了那幾只鬼,那些高人馬上要破解四門鎖煞局了,這個局一旦被破,我可能就沒辦法再跟你聯系了。”

  “張凌霄,你能不能幫我一個忙,這算是我的請求。”

  一大段寫過去,張凌霄也回復得很快:“不管怎么說,事情算是你們解決的,也算是幫了我們,我應該向你說聲謝謝。”

  “如果有能幫得上你的,我會盡力而為。”

  我頓時大喜,忙寫道:“我希望,你們以后不管發生什么事,都別去打擾一個叫陳小妍的女孩,你們一旦去找她,她會死!”

  “另外,你去找一個叫陳飛燕的女孩……”

  我把陳飛燕的信息寫了過去,讓張凌霄想辦法去阻止陳飛燕從軍。

  地面很快浮現一行字:“沒問題,小事一樁,對了,在你那邊,我和唐追是不是已經出名了,否則你怎么會認識我們呢?我們現在在做啥來著?”

  看到這行字,我莫名有些沉重。

  這個時期的張凌霄和唐追,雖然還沒有多厲害,但從這行字可以看出來,他們有著自己的理想,他們確實是出名了,但最終……四個人都死了,而且還是被人逼死的。

  我一時不知道該不該實話實說。

  出于私心,我想瞞著,我怕張凌霄知道實情后,中途會發生什么變故,導致陳小妍和陳飛燕不能復活。

  我糾結了半天,最后還是寫道:“在我這邊,你們在二十年前……就已經死了。”

  這一次,張凌霄過了很久都沒有回復。

  畢竟知道了自己二十來歲就會死,任誰都接受不了。

  大概過了四五分鐘,地面再次浮現一行字:“我們……都死了嗎?我們怎么死的?”

  我嘆了口氣,寫道:“你們得罪了一個組織,被這個組織的人追殺,最后還被人陷害,又遭到整個圈子的追殺。”

  “這是我跟你的最后一次對話,有些話我必須要跟你說,我不知道你們當年到底發生了什么,但你在死之前,擬定了一份計劃,你把我計劃在了里面,正是因為你的計劃,導致了陳小妍的死亡。”

  “也許當時的你很絕望,很憤怒,如果你實在要算計一些人,你可以算計我,讓我去死,但請你別去打擾陳小妍,我希望她能活下來。”

  “最后,你們小心一點吧,希望我的提醒,能讓你們也活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