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489章 空見的要求
  空見的要求讓我很是崩潰。

  他怎么不讓我去把港島首富給他綁過來?

  “你開什么玩笑!”

  我怒了:“黃永孝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嗎,我一個無名小輩,你讓我去綁他?我怎么綁?”

  我特么連人家家門都進不去!

  “這就是你的事了。”

  空見冷哼道:“你如果想看到陳雪平平安安地回來,你就自己想辦法,我看得出來你不是一般人,我相信你有辦法能辦到別人辦不到的事。”

  “答不答應,你給句話吧。”

  我現在根本沒有別的選擇了。

  為了救陳雪,就算他讓我去把玉皇大帝給他綁來,我都得去辦。

  “我答應你,你們別傷害陳雪,我把黃永孝給你帶來。”

  “好!”

  空見也很痛快:“我答應你,保證不傷害陳雪,我畢竟是一個出家人,正所謂冤有頭債有主,我一定不會傷害無辜的人。”

  “我給你一天時間,明晚八點之前,把黃永孝帶過來。”

  我沒好氣道:“你以為隨便綁個人嗎?你以為黃永孝隨便就能綁?你至少也要給我時間去計劃一下,否則弄不好,我也要死!”

  空見這人畢竟還是出家人,也不是不講道理,他猶豫了一下,改口道:“那好吧,后天,你聯系我。”

  說完,他掛了電話。

  此時老宋和元清道長走了過來,問我是誰的電話。

  我嘆氣道:“空見的,他要我綁了黃永孝去見他,然后就會放了陳雪,他可能要親手殺了黃永孝,給他女兒報仇。”

  元清道長皺眉道:“綁黃永孝,這不是難為人嗎?”

  老宋也看著我:“黃永孝不是一般的富豪,身邊有保鏢跟著,先不說你有沒有辦法將他帶走,即便你有,你想過后果嗎?”

  “宋飛之所以不用坐牢,一是因為他曾經的身份,二是他殺的本來也是一群通緝犯,但你不同,黃永孝也不同,一旦你綁了他,就是綁架罪,他如果死了,你就是故意殺人。”

  我哪會不知道后果。

  但所有的后果,都不及陳雪重要。

  “只要能換回陳雪,別說綁黃永孝,綁雷兆明我都綁。”

  可也不是說綁就綁,我得好好計劃一下,首先這事兒肯定不能讓石寬知道,石寬是雷兆明的心腹,雷兆明肯定不會允許我去綁黃永孝的。

  現在宋飛也進了醫院,沒人幫我,所以我如果要綁黃永孝,一定不能沖動,我一定要有計劃。

  我不止要綁黃永孝,我還得給自己留一條后路,否則就算我把陳雪換回來,然后我再去坐牢,或者我亡命天涯,那我還是再也見不到陳雪啊。

  當晚。

  我和老宋在醫院守著宋飛,宋飛雖然脫離了生命危險,但他還在昏迷,畢竟傷這么重,能活下來就不錯了。

  次日早上,我剛去食堂給老宋帶了點吃的回來,老宋還沒來得及吃,就接到黑狼打過來的電話。

  “死了?怎么死的?”

  老宋皺眉站了起來,良久嘆了口氣:“好,我馬上過來一趟。”

  他掛了電話,顯得有些無奈:“宋飛留的那個活口,死了……”

  我瞪大眼睛:“死了?他……他不是被黑狼他們親自看守的嗎?”

  老宋搖頭:“沒人去刺殺他,也不可能有人能當著十二個精英的面去行刺,他是暴斃身亡的。”

  “暴斃?”我脫口而出:“難道宋飛給人家打出內傷了……”

  老宋說他也不知道什么情況,先過去看一趟吧。

  這可是宋飛拼了命給我們留的一個活口,老宋原本不想管這些事,但也不得不管了。

  我連忙提著他的早飯追了上去,準備一起過去看看。

  那個人被關押在看守所里面,由黑狼他們親自看守。

  到了地方,黑狼一臉尷尬:“宋叔,對不起……”

  老宋擺擺手:“不用自責,這種事誰也算不到,我先去看看吧。”

  此時那個人的尸體,就安靜地躺在地板上,老宋過去查看了一番,我看到他的眉頭明顯皺了一下。

  “這事跟你們沒關系。”

  老宋起身對黑狼他們說道:“這個人是暴斃的,可能宋飛打他的時候沒留手,給他打出了內傷。”

  黑狼頓時松了口氣:“那就好,那就好……”

  我們由于趕著回去照看宋飛,也就沒在看守所里久留。

  從看守所里出來,我問老宋,那個人到底是怎么死的。

  “中蠱毒死的。”

  “蠱毒?”

  我有些驚訝:“誰給他下的毒?”

  “蠱毒不能算是毒,而是一種術。”

  老宋解釋道:“蠱術有上百種,下蠱的手段讓人防不勝防,跟毒不同的是,下蠱的人可以控制蠱毒發作的時間。百年前的那些邪教,很多都是通過蠱毒來控制教中成員,防止其叛變或者是泄露教中的秘密。”

  “下蠱的人,還可以遠程控制蠱毒的發作,這個人只要被抓,他的死就已經注定了。”

  “只是沒想到,這個組織里面竟然還有苗疆的人……”

  唉!

  宋飛白留他一命了。

  這個組織也真是夠心狠手辣的,自己人遇到危險,不營救也就算了,還直接滅口。

  邪教真是害死人吶。

  回到醫院沒多久,馮經理終于給我來電話了。

  其實我對他查出那四個人的身份是沒報太大希望的,畢竟那四個人早在三十年前就已經意外死亡了。

  但我確實低估了馮經理的情報搜集能力,他居然真給查出來了。

  “這四人里的那個黃千瞳,他有一個兒子,你知道他兒子是誰嗎?”電話剛接通,馮經理便問我。

  “黃永孝?”我脫口而出,差點叫出來。

  “沒錯。”

  馮經理吸了口氣,語氣低沉:“但我也不能百分百確定,究竟是不是這個黃老板,我查到那四個人都不是港島那邊的,黃千瞳的老家在遼東那邊,78年他老婆生了個兒子,但自從他兒子出生以后,他就接走了他老婆孩子,跟他這邊的親戚斷了聯系。”

  “他老家那邊的親戚,都還不知道他在三十年前已經死了。”

  我震驚道:“黃永孝……就是遼東籍貫,78年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