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485章 最初的四人
  現在很多謎底都已經浮出水面,但我卻怎么都解釋不了誰才是始作俑者。

  如果我不來港島,就遇不到張凌霄,就根本不可能跟他產生聯動,如果我不跟他產生聯動,他那邊就不會出現四門鎖煞局。

  如果他那邊不出現四門鎖煞局,他就不會去找空見傳遞消息,空見從頭到尾都不會知道有四門鎖煞局這回事。

  而正是因為他知道了四門鎖煞局,才會去了解這個局,從而又知道了破解方法和布局方法,然后在白露露死后,他布了這個局,我又才會遇到這個局。

  這就是一個循環,跟莫比烏斯環簡直一模一樣。

  難道我們三個人,都是這起事件的始作俑者……

  “不對!”

  事件的起源,根本不是從我們三個人身上開始發生的,而是最初,也就是三十年前死在那棟別墅的四個人,也就是黃千瞳那四個人。

  是這四個人的死亡,才把張凌霄他們給吸引了過去。

  所以這事,也不是一個循環,只是因為我和張凌霄還有空見參與了進來。

  但張凌霄讓空見傳遞的信息里面,特意聲名那四個人死亡的時候,現場沒有出現第五個人,也就是說這四個人確實是意外死亡的。

  可這四個人的身份本身就不簡單,他們手腕上全都有蛇形紋身。

  如果這四人沒有蛇形紋身,我會認為他們就是意外死亡,但蛇形紋身就已經說明了一切。

  可如果事發現場沒有第五個人,而這四個人又不是意外死亡,那兇手……可能就在這四個人里面。

  當時的情況,要么是其中一個人,企圖殺死另外三個人,但不小心把自己也害死了。要么,真正的兇手本身就準備跟另外三個人同歸于盡。

  所以始作俑者,還是這個兇手。

  只是現在誰也不知道那四個人到底是什么身份,馮經理那邊也還沒有給我回信。

  既然不知道這四個人的身份,那這四人的恩怨暫且不論,就說我們如今遇到的這起事件,也就是發生在萬象花園的所有事情,這些事情的發生,必然跟空見脫不了干系。新筆趣閣

  空見做這些事,就是要給自己的女兒白露露報仇,那個四門鎖煞局,也是他布下的。

  他不光是單純地要黃永孝償命,因為即便是黃永孝死了,他女兒也不能活過來,所以從這點來看,空見的報復心極強,他是要殺人誅心,讓所有人都知道黃永孝是天煞孤星,是不祥之人,等黃永孝聲名狼藉之后,他再讓劉輝殺了黃永孝。

  但有一點我不明白,空見為什么會和宋青云走在一起。

  宋青云跟幕后之人是一伙的,搶第二塊玉佩的時候,我們就已經發現了這一點。

  既然宋青云跟幕后之人有關系,而且他又是身懷本身的人,想必也已經加入了那個組織。

  空見給我的降魔杵,也有那個組織的印記,要么空見也已經加入那個組織了,要么,空見是為了報仇,所以才跟宋青云合作。

  但那個組織,又為什么要幫空見搞黃永孝呢?

  難道黃永孝,和三十年前那四名死者之一的黃千瞳有關系?

  好不容易平靜下來,讓我捋清了一些東西,但接踵而來的又是很多謎團。

  我縱然有些小聰明,但還是缺乏很多閱歷和經驗,比不得老宋的頭腦。

  眼下最重要的,就是等老宋和石寬他們過來,先把宋飛和陳雪找回來再說。

  這兩個人,誰都不能出事。

  這一晚,算是我最難熬的一個晚上。

  一邊是宋飛和陳雪出了事,一邊是我傷口有些感染,我發燒了。

  項龍的身體素質比我好,他倒是睡得很香,而許磊從頭到尾都沒醒過。

  次日早上,大概八點多的時候,一通電話將我吵醒。

  是黃永孝打來的,電話一接通,就傳來他急迫的聲音。

  “李木,你們到底在哪兒?”

  我有氣無力道:“黃老板,不是我不信任你,而是劉輝從頭到尾都是你身邊的內奸,難保你身邊沒有他的眼線,我告訴你我在哪,那不是找死嗎?”

  黃永孝深吸一口氣,估計也焦頭爛額了,沉默半天后才又說:“我安排了很多保鏢保護我的安全,我現在肯定是安全的,但你們不同,我怕你們出什么事,到時候我怎么跟雷兆明交待?”

  我心說就算我們都出了事,他還能跟雷兆明以死謝罪嗎?

  “你就不用管我們了。”

  我不耐煩道:“先顧好你自己吧,劉輝和一個老頭兒現在要你的命,你才是最危險的那個。”

  黃永孝有些慍怒:“我到底哪里得罪這個劉輝了?他在我身邊三年,我從來沒虧待過他,他為什么要害我?”

  我想了想,還是沒把真相說出來:“你去問他吧,我也不知道。”

  黃永孝嘆了口氣,說:“跟你在一起的那個姓宋的年輕人,好像出事了,你打開新聞看看吧,他現在正被整個港島通緝,這件事連我也沒辦法。”

  說完,黃永孝掛了電話。

  我連忙從床上爬了起來,搖搖晃晃跑去開電視。

  電視機才剛打開,一則全港通緝的新聞,直接把宋飛曝光了出來。

  那是一段監控畫面拍到的影像,而路段正是昨晚的酒吧一條街,宋飛一個人打翻四十幾個人,還殺了十幾個人,最后挾持人質駕車逃離。

  新聞里面,暫時沒播報宋飛的名字,估計還沒查到,但直接就給宋飛冠以了‘危險罪犯’之名,現在懸賞十萬港幣捉拿宋飛。

  此時項龍也醒了過來,我倆一看到這新聞,頓時就傻眼了。

  宋飛現在不僅要面臨一伙犯罪組織的成員,還要被全港通緝,他還有活路嗎?

  就算他能報仇,最后能活著離開賊窩,但他能逃過法律的制裁嗎?

  他殺人是事實,就算他殺的都是罪犯,但他早已是平民身份了,他沒有權利在法治社會下殺人,更何況還殺了這么多人。

  我估計無期都是輕的……

  這回真出大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