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482章 狼狽逃命
  宋飛頭一回生氣抽我,抽得我當場就懵了。

  他不由分說,拉著我便跑,有追上來的黑衣人,也被他一棍子打飛。

  項龍背著許磊,盡管渾身是傷,也拼命追上我們。

  “宋青云為什么要留陳雪的命,就是因為他想要陳雪的陰眼,所以陳雪暫時不會出事。”

  宋飛一邊拉著我跑,一邊勸道:“但我們留下來,就一定會死,更救不了她,這幫人不是一般人,沒準就是那個組織的人,而且他們肯定不止這些人。”

  此時我們已經跑出了小區。

  保安早已經被打暈過去。

  路邊停著的幾輛車,里面是黃永孝的人,也莫名其妙地暈了過去。

  宋飛一拳打碎車窗玻璃,伸手進去打開車門,將黃永孝的人拖了出來。

  “快上車!”

  他剛說完,周圍又陸陸續續出現了很多黑衣人。

  宋飛說得果然沒錯,空見他們,今晚估計是準備將我們一網打盡,要不是宋飛在,我們恐怕又得全軍覆沒。

  我和項龍忙把許磊扔了進去,項龍緊隨而上。

  而我剛鉆進車里,一個黑衣人突然就沖了上來,手持一把短刀,一刀就朝我劈了過來。

  要不是我眼疾手快,立刻用車門擋了一下,我腦袋都得被他劈開。

  “草!”

  我狠狠罵了一句,一腳踹在車門上,將他撞飛出去。

  還沒來得及關車門,宋飛就猛踩油門,車子如同離弦之箭射了出去,有幾個黑衣人甚至都已經扒到我車門了,但很快就被車速甩飛出去。

  我關好車門,后背早已被冷汗浸濕,人也有些麻木。

  但被刺穿的手臂,疼得我不得不清醒過來。

  “沒事吧?”宋飛回頭看了我一眼。

  我搖搖頭,說沒事。

  “可是陳雪被他們抓了……”一想到陳雪,我心急如焚,怎么都保持不了理智。

  “你能怎么辦?”

  宋飛一邊開車,一邊冷冷說道:“我早說過,自殺式的行為,就是莽撞,就他媽根本救不了人!想要救人,先讓自己活下來!”

  我嘆了口氣,有些懊惱。

  陳雪本來就是昏迷不醒的狀態,現在又被抓了,她只要出事,我就感覺天塌了一樣。

  “許磊怎么還沒醒過來?”項龍突然說道。

  他也受了傷,臉色十分蒼白,但看到許磊還不醒,他頓時有些擔憂。

  我連忙掏出一張黃符,在許磊的額頭繞了幾圈,然后掰開他的眼睛看了看。

  看到許磊的瞳孔,我和項龍頓時就頭皮發麻了。

  許磊的瞳孔不見了,就只剩眼白……

  “完了,他和陳雪的七魄,都不見了!”

  我氣得一拳打在前座靠背上。

  剛才在別墅里面,張凌霄也說他兩個朋友的七魄被厲鬼給攝走了。

  那兩個朋友,估計是霍靈和柳芊芊。

  女人本就屬陰,更容易撞邪,遇鬼的時候體質也更弱。

  “不見了?難道被那幾只厲鬼……”項龍瞪大眼睛。

  我說七魄可以找回來,但以我們目前的狀況,自身都難保,不僅要面臨空見他們的追殺,即便現在沒有空見他們,以我們的能力,也根本對付不了那幾只紅眼厲鬼。???.

  就連張凌霄他們都著了道。

  現在,只能向老宋和元清道長求助。

  “馬上給雷兆明打電話,就說我們出事了。”

  宋飛咬牙說道:“我們在這里人生地不熟,又孤立無援,誰知道那個組織到底有多少人,光靠我們幾個,除了逃命,什么也做不了。”

  我點點頭,立刻掏出手機,撥通了雷兆明的號碼。

  電話響了好幾聲,才接通,雷兆明估計都已經睡下了。

  “李木?怎么了?”

  “雷總!我們出事了!”

  我忙把現在的情況跟他言簡意賅地說了一遍:“黃永孝身邊出了內奸,我們現在被人追殺,許磊和陳雪都被厲鬼攝走了七魄,陳雪還被人抓走了。”

  “什么!”聽我說完,雷兆明也嚇了一跳:“媽的!這黃永孝是傻逼嗎!”

  “你們先逃命再說,找地方藏起來,我馬上聯系石寬,讓他帶人過來支援你們。不過這個時間已經沒有到港島的航班了,他們只能坐明天一早的航班過來。”

  “先保障你們自身的安全,千萬別被那些人抓住,草!”

  掛了電話,我又給黃永孝打了過去。

  黃永孝很快接了電話,問我這么晚給他打電話有事嗎。

  “黃老板,你身邊出了內奸你不知道嗎!”電話一接通,我就沒給他好語氣。

  黃永孝顯得有些茫然,問道:“什么意思?什么內奸?”

  我原本想跟他說劉輝和白露露之間的關系,但白露露是黃永孝的心魔,萬一刺激了他,保不齊他又要發瘋。

  “是劉輝!劉輝就是你身邊的內奸!”

  “他現在正和其他人追殺我們,別墅的靈異事件就是他們搞出來的,我朋友已經出事了!”

  聽完我的話,黃永孝顯得很是震驚:“你說什么!劉輝怎么可能是內奸,他一直都對我很忠心!”

  我有些怒了:“剛剛才發生的事,我跟你鬧著玩嗎,我們命都快沒了!”

  黃永孝冷靜下來,問道:“我不是派了人在那附近守著嗎?那些人呢?”

  我說早他媽讓人家干暈了。

  “那你們現在在哪兒?我馬上派人來接應你們。”

  我正要告訴他我們現在在哪個方向,但宋飛忽然就伸手過來搶走了我的手機,然后掛了電話。

  “你傻不傻?”

  他沒好氣道:“劉輝是他的助理,是他最信任的人,難保他身邊的那些保鏢沒有劉輝的眼線,你現在跟他說我們在哪,那不是暴露我們的位置嗎?”

  我瞬間醒悟過來,忙拍腦袋。

  真是急糊涂了,陳雪一出事,我連腦子都有些不靈光。

  此時宋飛已經把車拐進了一條小道,前面似乎是酒吧一條街,但就在快過一個岔路口的時候,原本早就停在那里的幾輛面包車,忽然就動了起來,直接擋住了我們的去路。

  宋飛也連忙踩下剎車,語氣凝重起來:“看來我們是入了狼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