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478章 暫時破局的方法
  十五的月光靈氣?

  正月十五?

  為了破這個四門鎖煞局,我還得等到過年?

  “大師,你沒開玩笑吧?”

  我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顫聲道:“我哪等得到過年啊,等過年都不知道死多少人了。”

  空見一臉無奈:“沒辦法呀,有這一種破解方法,已經是老天開眼了,否則根本沒辦法破那個四門鎖煞局。”

  “不過還有一個辦法,可以阻止那里面的鬼實行萬物化生,你們只要將其封印,帶離那個地方,就可以將其超度。”

  “只是如果里面再死人,你們恐怕還得去。”

  我心說我這是為了工作,又不是義務,再者如果不破掉那個局,我們就不算幫黃永孝解決了這件事,那還是不算完成任務啊。

  不過我們也要做好最壞的打算,如果真的要等過年才能破那個局,那我們也只能先暫時阻止那地方萬物化生。

  “大師,什么辦法可以阻止那些鬼越來越厲害?”我急忙問道。

  空見想了想說:“四門鎖煞的關鍵就在于正對鬼門,背靠陰山,鬼門和陰山是相對的,只要用一件法器隔開鬼門和陰山,就能阻止萬物化生。”

  “但關鍵就在于隔開鬼門和陰山的這件法器,一定要具有震懾力,除了這件降魔杵,我暫時想不出比降魔杵更好的法器了,這世上自然是有比降魔杵更好的法器,但誰會把這么好的東西隨便送出去呢?”

  我點點頭,想來也是。

  畢竟不是誰都像空見法師這么慷慨,他可能也是看在張凌霄的面子,所以才將這件佛門至寶送給我們。

  “大師,如果我們用這個降魔杵來當隔開鬼門和陰山的法器,可能就……不能歸還給您了。”我有些歉意地說道。

  空見笑了笑:“既然送出去了,哪里還有要回來的道理,其實這件法器用來暫時破局是最好不過了,它至少能讓那個局三個月之內不會有動靜。”

  聽到這兒,我和宋飛已經是狂喜了。

  能保一時是一時吧,實在不能破局,我們也只能等到正月十五那天,而在那之前,我就讓黃永孝多派點人在那附近看守,不再讓人死里邊就行了。

  我們對空見千恩萬謝,原本已經打算告辭了,但臨走前我還是忍不住多問了一句。

  “大師,之前我們問您,您不是說張凌霄沒有口信留給你嗎?怎么你暈過去之后,醒來就有了呢?”

  空見愣了幾秒,也有些茫然:“可能……之前沒想起來吧。”

  我也沒再問下去了,告辭后便離開了大悲寺。

  “看來張凌霄是在剛不久,才將調查到的信息告訴給三十年前的空見,三十年前的空見得知了信息之后,三十年后的空見就暈了過去,醒來就記得張凌霄留給他的口信了。”

  我跟宋飛聊著。

  宋飛直接把降魔杵搶了過去,一番感嘆:“咱要是有這東西,以后都不用陳雪的陰眼了,那不是百鬼莫侵嗎?”

  “遇鬼殺鬼啊!”

  我笑道:“其實大多數的鬼,都是生前有冤屈才會冤魂不散,就像空見大師說的,能超度的鬼就超度吧,咱就當積陰德了。”

  “不過這幾只鬼,怕是沒那機會。”

  這東西確實是好東西,但是我們有別的用處,也只能暫時用這一兩天。

  回到酒店。

  我先給馮經理打了個電話。

  之所以要給他打電話,是想讓他幫我查四個人的名字。

  這四個人,就是死在那棟別墅的四個人,分別是曹震,云司命,林少海,黃千瞳。

  其實看到黃千瞳這個名字的時候,我下意識就跟黃永孝聯系在了一起。

  而我之所以這么想,自然是因為這兩個人都姓黃。

  但‘黃’這個姓,其實也很常見,極大可能,就是巧合的同姓而已。

  “馮經理,這四個人的身份,最好能盡快查出來,我們明晚有行動。”

  電話里,我特意提醒馮經理:“但這四個人可能不太好查,因為他們在三十年前就已經意外身亡了,死在港島,而且死在同一天,同一個地方。”

  馮經理沒有說太多,就讓我們注意安全,等他的消息,他盡快去查出來。

  由于昨晚沒怎么睡,這一晚我睡得很好。

  次日睡醒,也無事可做,我便陪著陳雪去逛街。

  這還是我頭一回陪她去逛街,一般來說,女人逛街,買的都是衣服或者化妝品,但陳雪就不同了,她買的全是零食,我手里提了兩大袋,全都是零食還有特產。

  大概逛到了下午三點,我們從商場里面出來,準備回酒店做準備。

  但就在我們要攔下一輛計程車的時候,遠處也有一個人在攔計程車。

  那個人,我一眼就認了出來。

  長得跟老宋一模一樣,斷了一臂……

  我一看到他,頭皮都發麻了,忙把陳雪推進車里,然后迅速鉆了進去。

  “你干嘛呀,大白天還能見鬼了。”

  估計被我推疼了,陳雪沒好氣地說道。

  我忙把她的頭壓了下去,自己也縮到了椅子下面。

  那輛車……幾乎是貼著我們這輛車開走的。

  “你知道我剛才看到誰了嗎……”我頭皮發麻道:“老宋的弟弟宋青云……”

  陳雪聽到這個名字,同樣臉色發白,不可思議地望著我。

  我忙給司機報了酒店地址,讓司機開車。

  原本我想讓司機跟著宋青云那輛車,但我不敢,萬一被他發現,我和陳雪都完了……

  那人跟老宋簡直是兩個極端。

  老宋是好人,那是畜生,被他逮到我不被他打死才怪。

  很快,我和陳雪回到了酒店。

  一進門,我連忙把門反鎖,腿都有些軟了。

  宋青云給我留下的陰影,和周玉輝給我留下的陰影,那特么是一樣一樣的。

  “怎么了你們兩個,被鬼攆了?”

  見我和陳雪驚魂未定的樣子,宋飛他們一臉奇怪。

  我看著宋飛,一字一句道:“我剛才……看到你二大爺了……”

  “啥?”宋飛一臉懵逼:“我二大爺?我特么哪來的二……”

  他話還沒說完,頓時就變了臉色:“宋青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