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477章 降魔杵
  空見的言之鑿鑿,讓我和宋飛徹底懵了。

  張凌霄什么信息都沒給空見留?

  這根本不可能!

  除非張凌霄出事了!

  我有點不淡定,又不依不撓地問了一遍。

  但空見的語氣很篤定,說如果是張凌霄給他留的口信,他一定不會忘。

  “那好吧……”

  我有些失落,直接給空見留了一個我的手機號碼,如果他想起來了什么,就聯系我。

  可正當我把寫好的手機號遞給他,他突然一個踉蹌,就倒在了地上。

  “我去!”

  “他咋的了?大師這是咋的了?快來人啊!”

  我和宋飛忙叫了起來。

  不一會兒,好幾個僧人跑了進來,看到空見暈過去,全都嚇了一跳。

  “住持……住持這是怎么了?”

  “我們也不知道啊,他突然就暈過去了!”

  我們和僧人一起,忙把空見抬到了禪房,有懂醫術的僧人給空見把了把脈,說空見只是暈過去了,但因為啥暈過去,那僧人也不知道。

  “奇怪了,住持的身體一向很好,怎么會突然暈過去呢……”

  此時又來了不少僧人,都在為空見的身體擔憂。

  我們兩個外人,自然是不方便久留了,便準備告辭。

  但正當我們快走出禪房的時候,空見突然傳來了一陣咳嗽聲。

  他醒了。

  “住持,您沒事吧?”一群僧人忙圍了上去。

  “我沒事,你們都出去吧……”

  空見緩緩坐了起來,沖其他人擺擺手,然后又看向我和宋飛:“我有重要的事,要跟這兩位施主相談,其他人都出去。”

  一群僧人看了我們一眼,只得出去。

  不一會兒,門關上了,只剩我們三個在里面。

  “大師,您還好嗎?”我和宋飛先關切地問了一句。

  他突然伸手抓著我的手臂,死死盯著我道:“施主,你是李木嗎?”

  我愣了一下,點點頭。

  “你怎么證明?”

  我直接掏出身份證給他看:“您看,我就是李木,如假包換。”

  他頓時松了口氣:“好,你既然能證明你的身份,而且又認識張凌霄施主,想必你就是我要等的那個人。”

  “張凌霄施主有幾句話,讓我帶給你。”

  我和宋飛大眼瞪小眼。

  他剛才不是說張凌霄沒話讓他帶給我嗎?

  怎么暈了一趟又有了呢?

  但此時此刻,我自然要先聽張凌霄帶給我的話。

  “您講。”

  “張凌霄施主說,那四個人的名字,分別是曹震,云司命,林少海,黃千瞳。”

  空見望著天花板,似乎在回憶:“還有……現場沒有第五個人,另外,他讓你明晚去一個地方。”

  我忙問是什么地方。

  空見說:“老地方。”

  老地方……

  我瞬間就明白了,張凌霄是讓我明晚再去萬象花園那棟別墅,他應該還在調查。

  “大師,還有嗎?”

  “還有一樣東西要交給你,你們稍等一下。”

  說完,他急匆匆地跑了出去,似乎是去拿什么東西。

  沒多久折返回來,只見他手里捧著一個黃色布包,打開之后,里面是一件法器,但這法器我卻是不認識,屬實是見識太淺薄了。

  “三十年前,張凌霄施主拜托我做一件法器,名為降魔杵。”

  空見直接把手中的降魔杵遞給我,說:“我年輕時候就是是一名法師,也替人降魔捉鬼,超度亡魂。降魔杵是我必備的法器,也是邪祟最懼怕的東西。”

  “當初張凌霄施主說,讓我三十年后把降魔杵交給你,我想著三十年后自己已是一把老骨頭,也用不上這降魔杵,倒不如直接傳給你就是。”

  “況且這法器是我師父傳下來的,比一般的降魔杵還要厲害。”

  我接過這件法器,頓時也有些激動。

  大師果然是大師,這思想覺悟就是不一樣,說送就送了。

  這法器名字就不一般,而且還有年頭,又是大師所用,必然是一般法器比不了的。

  “那就多謝大師了,請問這降魔杵怎么用,可以殺死鬼魂嗎?”

  我最關心的還是最后一個問題。

  如果不能殺死鬼魂,哪怕是重傷,那都不是我想要的。

  因為在四門鎖煞局里面,只要殺不死鬼魂,鬼魂就會越來越厲害,我如果講其重傷,那不是助其囂張了,到時候更難對付。

  “降魔杵本身就是佛門法器,而這件法器又一直待在佛門重地,自身有佛性,克制一切邪祟。”

  空見說道:“至于殺鬼……倒是可以,鬼的命門在天元穴,也就是頭頂,原本鬼是不能被殺死的,但這件法器卻可以。”

  “不過,人死之后,便是鬼,而鬼死之后,就徹底煙消云散了,所以殺鬼要慎行,若不是執迷不悟,一意孤行之輩,還是不要起殺心。”

  我點點頭,嘴上答應著盡量超度,但心里想的卻是老子非要干死那幾只鬼不可。

  我要是不干死他們,他們就得干死我啊。

  但要徹底解決那里的詭異,光是把幾只鬼殺了,也解決不了根本。

  我們到現在還不知道布下四門鎖煞局的人是誰,就算那里的鬼沒了,萬一布局的這個人,又害死幾個人在里面,那不是治標不治本么?

  我思來想去,覺得這空見法師不止是得道高人,又是慈善之輩,不如向他請教一下。

  “大師,當年張凌霄,有沒有跟你說過,他到底遇到了什么事?”

  “說過。”

  空見點點頭:“他遇到了一個很邪門的風水局,叫四門鎖煞局對吧?”

  看來他已經知道了,張凌霄也什么都跟他說,他應該是信得過的。

  “沒錯,就是四門鎖煞,您知道這個局應該怎么破嗎?”我問道。

  空見嘆了口氣,說:“當年我對這個風水局一無所知,所以沒幫上張凌霄施主什么忙,但是后來我一直在打聽有關這個風水局的破解方法,前幾年機緣巧合下,我在一本古籍上面見過這個局,只是說出來……你們恐怕會失望。”

  我咽了口唾沫,顫聲道:“不會沒有破解的方法吧……”

  空見臉色凝重,說:“也不是沒有破解的方法,但靠人力,是無法破解的。”

  “這是最邪門的一個風水局,想要破解,只能依靠北斗陣法,借十五的月光靈氣,也就是……北斗借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