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474章 又死三個
  掛了電話。

  我穿好衣服甚至來不及洗漱,連忙跑去敲響陳雪他們的門。

  這起事件,原本都已經出現巨大轉機了,只要和張凌霄他們聯手,我們應該很快就能解決這件事。

  可沒想到昨晚又出了岔子,竟然又死人了。

  我們全都沒吃早餐,連忙跑出酒店攔了輛計程車,趕去萬象花園。

  下車后,那萬象花園的門口,已經聚集了很多圍觀人群和警察。

  “我服了,真的。”

  宋飛頭發蓬亂,頂著一對黑眼圈,跟我一樣無語。

  說實話,我心態都要崩了。

  此時劉輝在大門口等著我們,見我們過來,立刻領著我們進去。

  “到底出什么事了?那三個人怎么死的?什么身份?”我急迫地問道。

  劉輝說:“這三個人的身份已經查出來了,就是三個小混混,經常在附近坑蒙拐騙,他們可能是去那棟別墅偷東西,然后……全都一氧化碳中毒死了。”

  我嘆了口氣,有些無奈。

  又是一氧化碳中毒,那肯定是進去偷東西,讓鬼給逮了。

  我真他媽服了,這三個賊偷哪不好,偏偏來偷兇宅,這不是找死嗎?

  很快我們來到了那棟別墅外面,那三個小偷的尸體已經抬出來了,蓋著白布。

  劉輝跟警察交涉了一下,問我要不要看一下那三具尸體。

  我點點頭,直接走了過去,掀開三具尸體的白布。

  看到這三個人的容貌,我頓時就愣住了。

  居然這么巧!

  這三個人,就是昨天下午搶劫老乞丐的那三個小混混。

  當時我還被這三個人給圍毆了,是陳雪把他們打跑的,其中一個人臨走前還威脅陳雪,說要叫一百個兄弟來砍死她。

  結果現在倒好,那一百個兄弟還沒來,他們先掛了。

  “麻煩了。”我抓了抓頭皮,一陣頭大。

  劉輝咽了口唾沫:“李大師,什么意思……”

  我說:“這個地方的風水有問題,只要有人死在這里面,亡魂就會被困住,而且一天比一天厲害。”

  “昨晚本來已經解決一只鬼了,現在又多三個,你說麻不麻煩。”

  劉輝一下子就傻眼了:“那這……這……”

  我看著他道:“你放心吧,我們既然接手了,就一定會解決完才離開,這個你可以放心。”

  劉輝松了口氣:“謝謝,謝謝李大師,那個……黃總想請您去公司一趟,畢竟又出了事,他老人家也很關注,想跟您談談。”

  我點點頭,黃永孝有請,我自然是要去一趟的。

  沒多久,那三個小混混的尸體就被抬走了。

  我讓宋飛他們回酒店去休息,然后便跟著劉輝去了黃永孝的公司。

  ……

  永華集團,這在港島算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企業了。

  不得不說,黃永孝的永華集團那真叫一個大。

  我們玉龍集團也算是大企業,但也頂多叫大企業,但黃永孝的公司,那得叫商業帝國。

  一般人想要見黃永孝,那是根本見不著的。

  有劉輝領路,我倒是很快就見到了他。

  他依然很熱情,見我進來,連忙請我坐下,沒有絲毫的架子,就好像老朋友相見一般。

  要我說,這才是真正的大人物,能容納百川,連我都十分佩服他的氣度。

  一番寒暄和交談之后,聊的自然是萬象花園發生的事,黃永孝對這起事件還是很關注的。

  “現在已經有一些媒體,在報道這起事件了,加上現在又死了三個人,我根本壓不住輿論。”

  黃永孝嘆氣道:“所以我希望你們能盡快解決這件事,畢竟對我的公司影響太大了,尤其是對我個人的聲譽……唉!”

  “當然,這只是我的懇求,希望你能理解我的心情。”

  我點點頭道:“我能明白黃老板的心情,您放心,我們已經在盡力處理了,但誰也沒想到昨晚又死了三個人,所以我也想懇請黃老板派些人,去附近監視一下,別讓那些無關人等闖進那地方。”

  接下來如果再死人,那我們就真的一點辦法也沒有了。

  我就算讓雷兆明砍死,我也得遠離那地方。

  “這個必須的。”黃永孝嘆了口氣:“我讓劉輝去安排一下,不能再給你們添麻煩。”

  談話持續了將近半個小時,半個小時對于黃永孝來說,是很寶貴的。

  我原本想告辭,但突然想起來項龍說過的一個假設。

  這黃永孝,會不會跟那個組織有關系……

  我想了想道:“黃老板,我看你最近精神不太好,印堂有點發黑,這好像是不詳的征兆。”

  黃永孝臉色一變,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印堂:“真的嗎……”

  我說:“要不我幫您看看手相吧,看一下您最近的運勢。”

  黃永孝有些好奇:“你還會看相?”

  我心說我就想看看你手腕有沒有紋身,我哪會看相啊,我又不是老宋。

  “會一點,要是看出來什么不好的,希望黃老板別介意。”

  “那當然了,有什么說什么嘛。”

  黃永孝直接就把右手伸了過來,很快就露出了自己的手腕。

  他的手腕很干凈,什么紋身都沒有。

  我裝模作樣地看了半分鐘,又讓他把左手也伸過來我看看。

  “兩只手都得看嗎……”

  他嘀咕著,把左手也伸給了我。

  但左手手腕,同樣也很干凈,沒有那個蛇形紋身。

  看來是我想多了,黃永孝應該不是那個組織的人。

  “怎么樣?”

  他還真信我會看相,迫切地想知道結果。

  我眉頭一皺,嘆氣道:“您這最近一個多月,都會有口舌是非的纏身,對您個人和事業都會有些影響。”

  黃永孝捏緊拳頭,皺眉道:“影響已經來了,網上那些人,胡編亂造,說我……唉!”

  我笑道:“您也別太上火了,您是過來人,知道人生不可能一帆風順,而且剛才我也說了,也就是最近這一個多月,很快就會結束。”

  黃永孝抬頭看著我,有些激動:“真的?”

  我點點頭,心說有錢人還真信這些玩意。

  我就隨口一說,要真應驗了,那算是我開口大吉吧。

  接下來我也就沒再打擾他了,告辭就準備離開。

  但當我快走到門口的時候,我余光忽然瞥到辦公室的書架上,放著一個東西。

  我頓時就僵在了原地,眼皮狂跳。

  那東西,我在那棟別墅也見到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