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473章 祖父悖論
  祖父悖論是一個有關于時空穿梭的經典悖論。

  假設一個人回到過去,在自己的父親出生前把祖父殺死,這一舉動會產生一種矛盾的現象。

  即:這個人回到過去,殺死了年輕時候的祖父,祖父死了就不可能有父親,而沒有父親就不可能有這個人,既然沒有這個人,那到底是誰殺死的祖父呢?

  而這個人的存在就已經表示了,祖父沒有因這個人而死,那這個人何以殺死祖父?

  以上便是最經典的祖父悖論,這個悖論直接否定了人是可以回到過去的。

  “但實際上,第三塊玉佩曾兩次帶我回到過去。”

  我拿出玉佩說道:“第一次是我不小心把頭磕破了,血液滴在了這塊玉佩上,然后這塊玉佩帶我回到了飛往遼東的飛機上面,我在飛機上企圖阻止另一個我帶你們去遼東。”???.

  “第二次,我回到過去想阻止胡昆的死亡,但兩次我都失敗了。”

  “我得出一個結論,即便是我回到過去,也根本阻止不了已經發生過的事情,即未來不能改變過去的走向。”

  “但我又確實回到了過去,并且能和過去的人產生聯動。”

  這是我的親身經歷,也就是客觀事實,這兩段客觀事實能得出兩個客觀結論:一,時空穿梭是完全成立的;二,未來不能改變過去。

  聽完我的闡述,許磊當即說道:“你不覺得,這兩個結論本身就形成了祖父悖論嗎?”

  “如果時空穿梭成立的話,你就可以改變過去,即未來可以改變過去,可是你也說了,未來不能改變過去,你的親身經歷也證明了這一點。”

  “你用客觀事實,經歷了一次祖父悖論。”

  “但我們現在經歷的是‘未來可以改變過去’,即我們的所為,能夠影響張凌霄他們那邊的結果,那我們實際上又經歷了一次祖父悖論。且我們共同經歷的祖父悖論,又和你自己經歷的祖父悖論,再次形成另一個悖論。”

  我打了個響指,贊同地點點頭:“沒錯,我要表達的就是這個意思。”

  不得不說,許磊很簡練地表達了我想表達的觀點。

  我看向項龍,問道:“你是電腦高手,你應該知道一款電腦游戲里面,NPC是不會攻擊游戲玩家的,而游戲玩家也殺不死NPC,那在什么情況下,NPC可以攻擊游戲玩家,而游戲玩家又可以殺死NPC?”

  項龍幾乎都沒有猶豫,直接給出答案:“bug,只有當這款游戲出現bug的時候,才會出現你說的這種情況。”

  bug的意思,就是指故障,或者是程序錯誤。

  宋飛一拍大腿道:“我明白了,李木的意思就是,我們的世界就好像是電腦游戲,我們的遭遇,就好像是游戲里面的bug!”

  跟聰明人交流起來實在是順暢,我點頭道:“沒錯,電腦游戲里面的運行程序是程序員設計出來的,如果出現了bug,就是程序員出了錯。那我們的世界出現了bug,誰才是那個程序員?”

  “是天道!”

  “天道出了錯,導致了我們所在的世界出現了bug,讓悖論變成了現實。”

  “我們經歷的就是一個bug,是根本不該發生的,但卻是真真切切地發生了。而且我們目前經歷的這個bug有一個范圍,這個范圍就是那棟別墅,我們只能在那棟別墅里面,才能跟張凌霄產生聯動。”

  說到這兒,我也猛地反應過來,亢奮道:“也許有人也發現了這個bug,他在那棟別墅布置了一個四門鎖煞局,讓四門鎖煞局也傳送到了張凌霄他們那邊!”

  “是有人想要害張凌霄他們!”

  “有人想利用‘未來能改變過去’這個bug,殺死過去的張凌霄他們,企圖改變已經發生過的事!”

  捋清這其中的邏輯后,我感到很興奮。

  如果未來能改變過去,那我只要提醒這個時期的張凌霄和唐追,讓他們在未來別去找陳小妍,陳小妍豈不是就不用死了?

  我可以讓陳小妍活過來!

  “臥槽!到底是誰這么變態啊,這個圈子里的人是不是腦子都有點不正常?”宋飛一臉震驚。

  項龍看著他道:“你爸也是這個圈子里的人。”

  宋飛甩頭道:“我爸咋了,我爸腦子本來就不正常啊,誰特么一把歲數了還穿花襯衫配沙灘褲?”

  宋飛的話給我們逗笑了,讓緊張的氣氛稍微愉快了些。

  但我還是在想利用這個bug的人是誰,毫無疑問這個人肯定跟張凌霄有仇,而且有什么遺憾,所以他非要張凌霄死不可。只有張凌霄死了,那個遺憾才不會發生。

  我本來想的是,這個人會不會是幕后之人?

  但轉念一想,幕后之人現在半死不活的,估計躲哪養傷去了,應該不可能是他。

  那到底是誰呢?

  這一晚,我沒有睡得太好。

  自從我捋清了邏輯之后,我對陳小妍活過來越來越懷有期望了。

  現在的張凌霄,還沒有經歷之后的事,只要這一次我和他聯手破解掉四門鎖煞局,他應該會拿我當朋友,他應該會聽我的,不去找陳小妍。

  只要他不去找陳小妍,不讓陳小妍卷入這些陰謀,陳小妍就不會死,陳小妍就一定能活過來。

  我心里一直想著這事,輾轉難眠,直到快早上五點了,我才睡著。

  但這一覺根本沒睡多久,才早上八點,我就被一通電話給吵醒了。

  是劉輝打來的。

  “李大師!出事了!又出事了!”

  電話里,劉輝的聲音有些急促,好像出了什么大事。

  我迷迷瞪瞪地問道:“什么事?”

  劉輝:“又有人死了!死在那棟別墅里面!”

  我驚得一下子就清醒了,猛地坐了起來:“你說什么!”

  劉輝:“今天早上,那個小區的保潔阿姨去小區打掃衛生,路過那棟別墅的時候發現門是開著的,而且院子里面還躺著三具尸體。”

  “警察現在已經過去了,但黃總跟他們打了招呼,讓他們先別把尸體抬走,讓您過去看看再做打算。”

  聽完劉輝的話,我一下子就懵了。

  那地方,根本不能死人啊!

  昨晚才抹殺了一只鬼,現在倒好,一下子又多了三個!

  那三個人到底是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