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472章 起始和終點
  我和張凌霄用寫字的方式,溝通了接下來的計劃。

  接下來張凌霄他們,會去調查那四只鬼的身份,然后把調查出來的東西,告訴給大悲寺的空見法師。

  大悲寺是港島這邊一座有名的寺廟,而空見法師是大悲寺如今的住持。

  在三十年前,空見法師就已經聞名港島了,張凌霄說他有幸和空見法師成為朋友,只要他查出了什么,就會去告訴空見,然后讓我們去見這個空見,空見就會傳達張凌霄查出的真相。

  我和張凌霄約定好,暫時先不要來這個地方了,如果沒找到破局的方法,我們來一趟,必然要跟亡魂發生沖突,一旦傷了亡魂,它們只會越來越厲害。

  “等等,我們這邊和張凌霄的時間,是怎么同步的?”

  宋飛不解道:“如果張凌霄把查到的東西,告訴給空見,那我們要什么時候去見空見,才能從空見那里得到答案?”

  我說很簡單。

  雖然我們和張凌霄不在一個時空,但我們在一天的時間里,應該是同步的。

  現在是晚上九點多,張凌霄那邊應該也是晚上九點多。

  他如果明天白天查出了那四個人的身份,然后去告訴給了空見,我們明天晚上去見空見,空見就能給我們答案。

  “這還真是神奇啊,我們居然能和三十年前的人對話。”

  許磊有些興奮:“這依的到底是哪條科學道理?哪位學霸給解釋一下?”

  我笑道:“科學能解釋很多東西,但不一定能解釋世間萬物的變化,首先見鬼這事兒就解釋不了。”

  人類為什么要敬畏鬼神,雖然很多人并不相信鬼神的存在,但仍然要心存敬畏。

  就是因為有太多東西,是人類目前的認知所解釋不了的,只有心存敬畏,才能遠離禍端。

  我們收拾了一下東西,已經準備先離開這里了。

  只見陳雪火急火燎地沖了進來,看到我們之后,先是愣了幾秒,隨即就大發雷霆,氣得跳腳。

  “你們怎么回事!”

  “叫你們為什么不答應!”

  我們幾個大眼瞪小眼。

  她叫了嗎?

  我們根本沒聽到啊。

  我剛才還在疑惑,明明說好的我們進來之后的十分鐘,每隔五分鐘她就叫我們一次,她為啥沒叫呢?

  陳雪一聽我們說沒聽到她叫,頓時更生氣了。

  “我叫了!我叫老半天了!嗓子都叫啞了!”

  我愣了半天,漸漸明白過來,說道:“陳雪應該真的叫了,但我們也真的沒聽到,看來這地方應該有類似于結界的東西,把里面和外面給隔開了,導致里面的人聽不到外面的動靜,而外面的人,也聽不到里面的動靜。”

  如此一來,我們下回再來的時候,也沒必要叫人守在外面了。

  “先回去再說吧。”

  ……

  回到酒店。

  我們一邊吃著東西,一邊思考著發生在萬象花園里的事情。

  而陳雪也已經知道我們在里面遇到了三十年前的張凌霄他們,更知道了她的陰眼為什么會失效。

  “我的陰眼……是張凌霄的?”

  她一臉震驚地望著我們:“怎么可能呢?我的陰眼……怎么可能會是張凌霄的呢?”

  她的陰眼,其實是張凌霄把自己的陰眼交給了胡昆,然后胡昆移植給了陳小妍,然后陳小妍過世了,又附身在了陳雪體內,將陰眼給了陳雪。

  我在想,陳小妍待在陳雪體內這么久,可能就是在等陳雪跟陰眼融合,一旦陳雪跟陰眼融合之后,陳小妍就要去投胎轉世。

  這件事,除了陳雪以外,我們大家都已經知道了。

  但這事兒能告訴她嗎?

  她連真正的陳小妍已經過世了都還不知道。

  “你的陰眼,確實就是來自于張凌霄。”

  我看著陳雪道:“但你為什么會有張凌霄的陰眼,我也解釋不清楚,就好像張凌霄為什么要選我當這個大冤種,我至今都沒找到答案呢。”

  陳雪若有所思道:“那我們下一次直接問他不就行了?”

  看著陳雪那副單純的樣子,我有點哭笑不得:“他今年只有十五六歲,經歷的靈異事件估計還沒我們多,你問人家死前都干了啥,他怎么可能知道呢?”

  宋飛此時還在琢磨,喃喃道:“我們到底為什么能和三十年前的他們產生聯動……你說這也就算了,四只同樣的鬼,居然還能出現在兩個不同的時空?”

  “難道我們處理這起事件的結果,會直接影響到三十年前這起事件的結果?”

  宋飛的話,讓我也愣住了。

  剛才回來的路上,我也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

  我后來得出一個結論,應該說是猜想吧。

  “你們知道莫比烏斯環嗎?”我問道。

  幾人搖頭,說從沒聽說過。

  我一時也犯難了,我知道莫比烏斯環是什么,但我又表達不清楚這東西的原理,而且這東西不畫出來,是很難解釋的。

  “你們就把莫比烏斯環,想象成一個橫過來的數字‘8’。”

  我說道:“這個8,就代表永無止境的循環,沒有起始點,也沒有終點,我們現在遇到的情況,就好像這個數字8。”

  “如果張凌霄他們那邊是起始點,而我們這邊是終點,那三十年前的走向,就能決定我們現在的走向,但我們這邊,是不能影響到三十年前的。可實際上,我們這邊也能影響到張凌霄他們,所以張凌霄他們那邊,不是起始點,而我們這邊,也不是終點。”

  “我們和張凌霄現在共同經歷的,就好像這個數字8,找不到起始點,也找不到終點。或者說,我們兩邊都是起始點,也都是終點。”

  宋飛怔怔地看著我:“你在說繞口令嗎……”

  項龍若有所思道:“好像明白了,但又沒完全明白……”

  我整理了一下思緒,繼續說道:“數字8,其實也解釋不了我們為什么能和三十年前的張凌霄產生聯動這個現象,更解釋不了那四只鬼,為什么會同時出現在兩個不同的時空。”

  “但有一個理論,也許能給我們一些思路。”

  “這個理論,叫祖父悖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