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470章 第二只陰眼
  “是陰眼!”

  感應到那股熟悉的氣息之后,我腿都有些發軟了,連忙退到宋飛他們身邊。

  陰眼的強大我是領教過的,那是能抹殺鬼魂的強大存在。

  陳小妍甚至用陰眼抹殺過活死人。

  萬一這只陰眼攻擊我們,我們連命帶魂兒都得被滅個干凈。

  “怎么回事,陳雪進來了嗎?”我四下張望。

  宋飛顫抖道:“你不是讓陳雪待外邊了,哪來的陳雪啊,再說陳雪的陰眼被屏蔽了啊!”

  我這才反應過來,陳雪的陰眼在這個地方會失效。

  既然陰眼會失效,為什么有人能在這地方使用陰眼?

  使用陰眼的人又是誰?

  難道是那四人當中的某一個?

  正當我們膽顫心驚的時候,已經準備再次跑路了。

  可這里的亡魂,又哪會輕易讓我們離開,或許是九宮八卦陣的原因,又或許是它們的同伴被抹殺的原因,另外三只鬼已經不敢現身了,只敢搞小動作。

  正當我們快跑到門口時,昨晚的情況又出現了。

  ‘砰’地一聲巨響,大門緊閉,窗戶也突然被關上。

  空氣中,又一次彌漫著燒炭的味道,而且濃度正在迅速上升。

  我們很快就倒在了地上,意識開始模糊起來。

  就在這關鍵時候,九宮八卦陣的陣盤忽然又被人撥動了起來,一股強烈的氣流以陣法為中心,猛地刮起一陣強風,再次將門窗吹了開來。

  很快,那股燒炭的味道消失了,我們也漸漸恢復意識,搖搖晃晃地從地上爬了起來。

  而此時,玉佩的光芒也消失了,掉落在了地上。

  光芒消失后,那個九宮八卦陣也頃刻間消失了。

  我立刻將玉佩撿了起來,收好。

  “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覺像是有人在幫我們……”

  宋飛有氣無力地說道。

  我愣在原地想了半天,忽然間好像想通了很多東西。

  四個看不見的人,被波動的陣盤,陳雪的陰眼失效,伴隨著另一只陰眼出現,偏偏這只陰眼竟然還不受屏蔽,當著我們的面抹殺了一只鬼魂……

  “項龍,你背包里面是不是有瓶礦泉水,快給我。”

  項龍聽到我的話,連忙從背包里面拿出那瓶水,然后扔給我。

  我立刻擰開瓶蓋,一邊用手指沾水,一邊在地面上寫下四個大字:“你們是誰?”

  此時宋飛他們也都圍了過來,默契地沒有說話,跟我一起靜靜地觀察著地面。

  大概過了半分鐘的時間,在我寫下的那行字的下面,突然又出現了用水寫下的另外四行字。

  “你們是誰?”

  同樣的話,像是在回復我,又像是在試探我。

  我們幾個大眼瞪小眼,突然有些毛骨悚然起來。

  “啥……啥情況……”

  “難道是那四個看不見的人……在回復你?”

  我沒有說話,吸了口氣,再次沾水寫道:“我們是2020年的人,正在處理一起靈異事件。”

  這一次,過了十幾秒鐘,又是一行字浮現了出來:“我們是88年的人,也在處理一起靈異事件。”

  看到這行字,我們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88年……

  他們是三十年前的人?

  我們在跟三十年前的人對話?還在同一個地方,對付著四只同樣的鬼?

  怎么會這樣?

  不可能會這樣啊!

  這四只鬼,不僅出現在了我們這個時空,居然還出現在了三十年前的時空?

  這種現象,我估計愛因斯坦在世都解釋不清楚。

  “那個老乞丐說過,他當年也看到有四個人進入了這地方,而且那四個人,也是在做跟我們一樣的事。”

  我咽了口唾沫,看著宋飛他們:“難道現在跟我們對話的,就是當年那四個人?”

  許磊臉都有些白了,說:“這不離譜他媽給離譜開門,離譜到家了嗎?”

  “就算我們能跟三十年前的人對話,這事暫且算說得過去,但四只鬼,怎么可能同時出現在我們這個時空,又出現在了三十年前的時空?”

  我們誰都解答不了這個問題。

  “等等!”宋飛突然想了什么,說:“你們還記得劉輝是怎么介紹這四只鬼生前的身份嗎?他說這四只鬼生前根本沒有身份記錄,沒人知道這四個人到底是誰,可如果這四個人是三十年前的人,而且在三十年前就已經死了,那沒有身份記錄,就完全說得過去了!”

  “還有他們生前穿的衣服,是冬裝,他們還燒炭取暖,這不正對應了那篇鬼故事里的描述嗎?”

  聽到宋飛的分析,我也猛地醒悟過來,喃喃道:“跟我們對話的,是88年的人,而鬼故事被報社主編報道出來的時間,正好是第二年的年初,這也解釋得通。”

  “說明對面的時間,應該是88年的年底,在88年的年底,發生了一起真實的靈異事件,對面那四個人處理之后,才有了鬼故事,然后第二年年初,報社主編收到這篇鬼故事的投稿,緊接著就報道出來,這一個過程,肯定是需要一個時間段來進行的。”

  “而年底正是冬季,所以這四只鬼生前要穿冬裝,要燒炭取暖……”

  我說著,忽然又瞪大眼睛:“也就是說,我們在和對面那四個人,同步經歷當年的事件!”

  太離譜了!

  太離譜了!

  還能不能有點科學依據啊!

  我稍微緩了一下,繼續沾水在地面寫道:“我叫李木,請問你叫什么,剛才是你們在撥動我們的陣盤嗎?”

  這一次,我心中十分期待對面的回答,我很想知道對面那四個人到底是什么人,有什么來頭。

  因為這四個人里面,有一個人有陰眼,而且他的陰眼,竟然不受屏蔽。

  可這一回,過去了整整一分鐘,對面都沒有回復我,對面的人似乎在猶豫要不要告訴我他的身份。

  但最終他還是回復了,地面漸漸又浮現出幾個大字。

  “我叫張……”

  “凌……”

  “霄……”

  張凌霄!

  看到最后那三個大字,我們頓時嚇得尖叫一聲,比見鬼都還激烈。

  我直接就給那三個字跪下了。

  臥槽!臥槽!臥槽!

  居然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