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464章 四門鎖煞局
  打通老宋的電話,我先把昨晚的情況跟他講了一遍。

  老宋顯然也被嚇到了,當然不是被別的嚇到了,而是被我們差點團滅嚇到了。

  畢竟宋飛可是他親兒子啊。

  “老宋,這次的事太邪門了,第一晚就差點團滅,我擔心……”

  驟然想起元清道長的話,我忍不住說道:“老宋,要不你仔細去問問元清道長,我們此行,會有人死嗎……”

  老宋嘆了口氣:“別想了,如果是牽扯到人命,他無論如何也不會說的。算命這一行,算算運勢這些,講出來無傷大雅,但如果事關人命,說出來必遭報應。”

  “不過我當時看他的表情,應該是不會出人命,但危險肯定是有的。”

  我暫時松了口氣,算是自我安慰吧。

  主要是這次碰到的事太邪門了,除了四只鬼以外,居然還有四個看不到的人,第一晚就差點團滅我們。

  “你說陳雪的陰眼遭到了屏蔽,這事兒我也想不通……”

  老宋語氣有些凝重:“這世上能讓陰眼遭到屏蔽,只有一種可能性,那就是龍脈局的龍頭之位,但龍頭之位根本不在那個地方。”

  “陰眼……為什么會遭到屏蔽呢……”

  老宋嘀咕了大半天,竟也想不出原因。

  最后他給我一個建議,說:“除了龍脈局的龍頭之位,陰眼是永遠不可能遭到屏蔽的。要不你就順著這個思維去查,去判斷,也許陰眼根本不是遭到了屏蔽,而是遇到了其他的‘變故’,這個‘變故’肯定和那棟別墅有關。”

  按照老宋的意思,目前我們要做的,還是要查清那四個人的具體身份,還有害死他們的究竟是什么人。

  另外老宋還說,在89年的那篇鬼故事里,那四人遭遇的確實是鬼門沖煞局,編寫這個故事的人,肯定也不是一般人,因為一般人不懂鬼門沖煞局。

  門朝東北,氣沖鬼門關,這種地方是陰氣最重的地方,所以這種地方一定會死人。

  而在鬼故事里,那四人死的時候正巧又碰上沖煞的時辰,就導致靈魂被困在了肉身里面,亡者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經死了。

  能把這個風水局加入到那個故事里面,說明編故事的人,也是懂門道的人。

  而制造現在這起事件的人,他既然要完整還原整個故事,必然也要挑選一個有鬼門沖煞局的地方,但老宋說,我們去的那棟別墅,風水格局肯定不是鬼門沖煞局,如果是鬼門沖煞,那四個亡魂早投胎去了。

  “你們遭遇的這個風水局,倒有點像是四門鎖煞局。”老宋語氣又有些凝重起來。

  我忙問啥是四門鎖煞。

  “四門鎖煞是幾百年前被一個妖道研究出來的風水局。”

  “正所謂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周而復始,源源不斷,這是萬物化生的過程。”

  老宋嘆氣道:“四門鎖煞局,就是沿用了這一套過程,以此為靈感,創造出來的一個大兇之局。”

  “凡是死在這個局里的人,亡魂不散,面朝鬼門,背靠陰山,一旦有人靠近,就會攪動這個局里的磁場,讓這個局運轉起來,從而開啟‘萬物化生’的過程。亡魂也會因此變得越來越強大,你越是傷害它,它就會變得越厲害,這幾乎是一個破解不了的死局。”

  我拿著手機的手都在發抖,腿都在打擺子。

  “破……破解不了……”

  “我……這……”

  我一時有些絕望了。

  這他娘的是公事啊,我又不能拒絕,拒絕了黃永孝,那黃永孝在我們公司投資的錢他撤資怎么辦?

  雖然撤不撤都跟我沒關系,但我回去雷兆明不弄死我才怪。

  所以這件事我必須要去處理。

  但這個四門鎖煞局根本就是無解的,我估計之前那個道士,就是因為不了解這個局,做法攪動了局里的磁場,開啟了萬物化生的過程,導致那四只鬼變得越來越厲害。

  而這個過程已經開始了,我們昨晚又去了一趟,用鎮魔符打了至少兩只鬼,他們今晚必然要比昨晚還要厲害。

  這怎么弄?

  我不如現在就帶陳雪他們過去自殺好了?

  沒準我們化為厲鬼之后,還有希望跟那四只鬼剛一剛。

  “反正你說的,確實就像是四門鎖煞,而且知道這個局的人少之又少,我也僅僅只是知道,也不了解這個局是怎么被布置出來的。”

  老宋沉默好幾秒鐘,又說:“在我給你們的那本辟邪錄里面,有九宮八卦陣的布陣方法,以你們那點靈力,頂多也就能布置一個簡易版,你把布陣的流程完全倒過來,抵消萬物化生的過程,應該可以暫時阻止那四只鬼進化。”

  “但它們今晚,肯定要比昨晚更厲害,所以你們要小心,萬不得已的時候,讓宋飛放血。”

  宋飛的血,至剛至陽,又煞氣騰騰,一定能克制那四只鬼。

  但放血的前提一定是在布陣之后,否則宋飛的血如果傷了那四只鬼,它們肯定又會進化。

  而且,宋飛是人,一直放他血,他會掛……

  “還有昨晚傷你的,肯定不是那四只鬼,那四只鬼暫且還不算很厲害。”

  老宋又說道:“傷你的肯定是看不見的那四個人,至于為什么看不見,我也搞不清楚。說實話,我活了大半輩子,也算是見多識廣了,但都沒遇到過這么邪門的事,你的經歷,還真是神奇。”

  感嘆完之后,老宋便掛了電話。

  除了指導我反著布陣以外,老宋幾乎都沒給我‘肯定’的意見,但卻給了我很多重要的思路。

  比如陳雪的陰眼,老宋讓我要相信陰眼一定沒有遭到屏蔽,而是出現了其他的變故,讓我順著這個思路往下查。

  接下來我們全都離開了酒店,我給大家安排了一個任務,去查89年的那起事件。

  這確實只是一個被編造出來的鬼故事,但就像老宋說的,編造這個鬼故事的人,肯定也是懂些門道的人,這樣一個人,是出于什么樣的目的去給報社投稿這個鬼故事的?

  我現在甚至有些懷疑,這起事件的始作俑者,會不會就是當年編鬼故事的那個人?

  只是,他升級了。

  他不僅把鬼故事變成了現實,還把鬼門沖煞局,升級成了四門鎖煞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