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462章 差點團滅
  當我再次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那棟別墅的外面。

  陳雪他們也陸陸續續醒了過來。

  “李大師,沒事吧?”

  劉輝見我們醒來,頓時松了口氣。

  我看他的樣子,似乎快急瘋了。

  而在他旁邊,還站著一個小兄弟,看起來不到二十歲的年紀,穿的是‘周記茶餐廳’的工作服。

  “我們怎么了……”

  剛醒過來,我還一臉懵逼,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劉輝長松了一口氣,這才跟我們說道:“剛才這位周記茶餐廳的小兄弟,來給那四只……咳咳,來給那啥送餐,結果敲門敲了大半天都沒那啥來開門。”

  劉輝也膽小,始終不敢說出那個字。

  “我一直聽到他在敲門,也是怕你們出事,然后就過來看看,按理說你們在里面,應該聽得到敲門聲,我就怕你們出事了,只能跟這位小兄弟壯著膽子進去,結果就發現你們全都暈了過去,然后我們就把你們抬了出來……”

  事情,就是這樣。

  當時我們暈了過去,幸好這位來送餐的小兄弟敲門把劉輝引了過來,劉輝知道我們在里面,見很久沒人出來開門,自然以為我們出事了。

  聽完他的講述,我心里一陣后怕。

  如果不是這個送餐的小兄弟,我們可能就要死在里面了。

  我現在才明白,之前那個店員和那個道士,到底是怎么死的。

  他們應該和我們一樣,只是我們是在事發地出事,而他們是被鬼魂追到了家里,然后才死的。

  其實我們剛才也是一氧化碳中毒,這些鬼生前是一氧化碳中毒而死,所以他們的殺人方式,也是讓人一氧化碳中毒。

  “快走!”

  “先離開這里再說!”

  我已經有點怕了,根本不敢在這小區多待。

  我們上了劉輝的車,一直把車開出了小區,我們才從車上下來。

  而那送餐的小兄弟也騎著車出來了。

  他一臉恐懼,跟我們一樣驚魂未定。

  “我……進了那個地方,我不會被鬼……”他有些害怕。

  我遞了一道平安符給他,這平安符是元清道長送給我們的,自然不同于一般的平安符。

  “這平安符你拿好,鬼魂不敢來找你,而且你一直在給他們送餐,他們也沒必要來找你。”

  說著,我又把馮經理給我的那些港幣全都掏了出來,大約有個一萬港幣,全都給了這位小兄弟。

  “今晚多謝了,你救了我們的命,這些錢你拿著。”

  看他的年紀,應該還是上學的年紀,就出來送外賣了,想必也是家里拮據。

  小伙子拿到這么多錢,頓時也有些激動起來。

  但他還是有些害怕,再三跟我確認,鬼魂到底會不會來害他。

  我跟他說不會,倒不是我敷衍,而是之前死的那兩個人,一是沒有給亡魂繼續送餐,二是做法激怒了亡魂,這兩種行為都是因為激怒了亡魂才導致的死亡。

  而這位小兄弟沒有激怒亡魂,所以他極大可能是不會有危險的,即便真的碰上了極小的概率,還有元清道長的平安符護體。

  見我說得這么篤定,這小兄弟也松了口氣,騎車回了店里。

  他走后,劉輝看著我們:“李大師,里面那……東西,是不是沒辦法處理了……”

  我一時不知怎么回答。

  原本大老遠地被人請過來,以為很輕松就能解決這件事,沒想到被解決的差點是我們。

  這確實有些丟人。

  我點點頭道:“里面的東西……確實很難對付,不過你放心,我們公司既然接了這個活兒,不管有多麻煩,我們都會解決好。就算我們這些人解決不好,我們還有幫手,總之一定會幫你們解決掉里面的東西。”

  實在不行,我們還有老宋。

  如果老宋也不行,再把元清道長請過來,要是元清道長還不行,咱就把青云觀的道士全都請來,我就不信各路神仙都來了,還解決不了這么的事兒。

  劉輝聽到我的話,暫時放下心來,開車送我們回酒店。

  他親自把我們送回房間后,跟我說在港島有什么事就給他打電話,有什么需要的也跟他說,總之黃永孝已經把我們交給他了,我們在這里的吃喝住行都由他安排。

  “好,謝謝劉助理了。”

  “我們先研究一下,做好準備,明晚再去。”

  劉輝走后,我關好門,心有余悸地接了一杯水。

  等我來到沙發坐下,那水都被我灑了一半。

  陳雪他們也沒好到哪去,許磊和宋飛點煙的手都在發抖。

  今晚真是九死一生,要不是送餐的那個小兄弟,我們第一晚就全軍覆沒了。

  此時大家都看著我,我平復了一下,才說道:“那個地方,不止有四只鬼,還有四個人……”

  幾人頓時瞪大眼睛。

  “還有四個人?”

  “怎么可能還有四個人!”

  宋飛有些不信,說:“鬼我沒辦法,人我有的是辦法,但凡那地方有人,絕對逃不過我的眼睛。”

  我說確實有四個人,但我也沒看到那四個人,我只感應到了他們的磁場。

  我的眼睛可能會欺騙我,但磁場不可能騙人。

  “而且,當時有一道鎮魔符打在了我身上,那符是誰打出來的?”我看著宋飛他們。

  幾人大眼瞪小眼。

  陳雪和許磊,根本不會用符。

  而宋飛和項龍當時打出來的符,已經打空掉在了地上,所以也不是項龍和宋飛。

  許磊震驚地說道:“所以當時那道符,其實是我們看不見的那四個人打出來的?”

  我點點頭:“沒錯,那道符肯定是那四個人打出來的,而且我快暈過去的時候,已經看到了他們,但我沒看清他們的樣子,只能確定,那是兩男兩女,而且很年輕,比陳雪還要年輕。”

  陳雪今年才剛滿二十,那兩男兩女甚至還沒陳雪歲數大。

  “臥槽!”

  “到底是誰呀?”

  “他們還會鎮魔符,難道是道士?”

  我搖搖頭,解釋不清楚這個問題。

  “那棟別墅,詭異的地方太多了,四個大活人居然在我們眼皮子底下攻擊我們,而我們卻根本看不到他們。”

  說著,我看向陳雪:“最離譜的是,陳雪的陰眼,居然在那個地方失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