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449章 那個勢力的來頭
  見我生氣,宋飛忙安撫道:“兄弟,我是實事求是啊,你想想你裝孫子的時候,你有那東方無道的半點氣質嗎?”

  我老臉一紅,低頭捂臉道:“你不懂,我這叫識時務者為俊杰,乃是明智之舉。”

  寧死不屈?

  我能得到啥呀?

  命都得丟嘍。

  宋飛又道:“還有,張凌霄和李涂山都跟東方無道長得一模一樣,也許這兩位的前幾位,甚至前十幾位,都和東方無道一模一樣,如果你也是東方無道,那你為啥跟他們長得不一樣?”???.

  我頓時也愣住了,抬頭道:“對啊!”

  那我就不可能是東方無道了!

  老宋若有所思道:“長相確實是不一樣,不過無論是道術,還是我們所學的本事里面,要改變一個人的容貌,也是有相關的技術型法門的,所以單從外貌來評判,不準確。”

  “但宋飛剛才說得也沒錯,無論是張凌霄還是李涂山,都是十分有本事的人,盡管東方無道失去了記憶,也許實力大不如從前,但不管他多少次回歸幼嬰狀態,應該都保留了自身的一些實力,所以張凌霄和李涂山才會這么厲害。”

  “而你的話……”

  老宋尷尬道:“可能真不是他。”

  “至于為什么很多事都跟你有關聯,可能因為你是墨家后裔吧。”

  我嘆了口氣,倒也沒有太失落。

  東方無道畢竟是一個來歷不明之人,而且這么屌炸天的人物,通常都沒有好下場,現在都過去一千年了,那個勢力的人還在追殺他,我不是他也好。

  “等等,如果東方無道不老不死的話,為什么李涂山會老呢?”

  我突然想起來,看向老宋。

  老宋說:“你們有沒有注意到一個細節,那二十多位老者說過的話。”

  我們十分茫然地看著老宋。

  “他們封印了東方無道的血咒,也說過封印遲早是會松動和消失的,但具體是什么時候,他們也不知道,而且很多的細節,他們也沒說出來。”

  老宋道:“說明他們也不知道隨著時間流逝,東方無道到底會發生怎樣的變化,這是他們也預料不到的。”

  “所以我猜想,李涂山衰老,很可能就是東方無道隨著時間流逝,所產生的一些變化,他的不老能力已經消失了,興許他不死的能力也會消失,所以張凌霄到底死沒死,我們也不能下定論。”

  “但公輸正鴻墓里面的那具尸體,我覺得不太可能是張凌霄,他既然把公輸正鴻的尸體拖了出來,說明他已經回想起東方無道的記憶了,拖尸的行為就是在鞭尸,他怎么可能會把自己的尸身埋葬在仇人的墓里面?”

  老宋說得不無道理。

  其實張凌霄到底死沒死,我們還是不能下定論。

  但古墓里的那具尸體,肯定不是張凌霄,誰會在自己死后,還把自己的尸體留在仇人的墓里面?

  “當時公輸正鴻還說過一句話,說東方無道背叛了他們。”

  “這話聽起來,好像東方無道,以前也是那個勢力的人?”

  也就是說,東方無道其實是那個勢力里面逃出來的叛徒。

  宋飛不解道:“這個勢力到底是什么勢力?那個孟妍妍說,這個勢力是由魯班的后代組成的,可東方無道既然是墨子的師父,那東方無道所在的勢力,就不可能是魯班后代組成的那個勢力了,畢竟東方無道,可能還活在魯班的前面。”

  對此,我們都有些不理解,順著孟妍妍的解釋,也根本解釋不通。

  老宋想了想道:“有可能,孟妍妍也并不知道這個勢力的前身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可能只說對了一半。這個勢力,確實是由魯班的后人構成,但它的前身也許就是東方無道所在的那個勢力,但東方無道背叛了這個勢力,所以遭到了這個勢力的追殺。”

  “而這個勢力發展到戰國時期,出現了魯班這么一個人,魯班能成為我國的木匠鼻祖,他肯定是有一番實力的,雖然在止楚攻宋里面,他斗法輸給了墨子,我想他之所以輸,可能就是因為有東方無道在給墨子撐腰。”

  “而給這個魯班撐腰的,也許就是那個勢力,魯班在那個時期,是那個勢力里面比較杰出的人物,所以他在那個時期,成為了那個勢力里面類似于領導者的人物。但不管是任何勢力,是不可能經過百年千年還不衰,所以魯班死后,這個勢力又由魯班的后人來領導,而后來的領導人物,就變成了那個公輸正鴻。”

  “從東方無道和墨子,跟魯班一脈糾纏千年來看,其實也可以佐證這一點。”

  說完,老宋又補充一句,說這只是他的猜測,畢竟千年前的事,又沒有文獻記錄,誰知道是咋回事。

  但不得不說,老宋分析得還是很有道理的。

  “那這個勢力得追溯到什么時候了?”

  宋飛道:“戰國再往前的話,那就是夏商周了,要是再往前點,那就是堯舜禹,三皇五帝了都,難道自人類起,這個勢力就已經存在了?”

  我搖頭道:“這個勢力里的人,到底是不是人類都說不準,如果東方無道是人類,他怎么會這么厲害,還不老不死?”

  “還有那個公輸正鴻,他如果是魯班的后代,他怎么會化為一條蟒蛇?”

  “我覺得這個勢力的前身,可能根本不是由人類組成的。”

  “你們說……這個勢力里的那些人,會不會就是……傳說中的神?”

  只有神才會不老不死,只有神才會擁有那些神奇的力量,否則的話,怎么解釋我在那段影像里面看到的東西?

  宋飛瞪著眼睛道:“這也太扯了吧……神,他不干好事,還禍害人類?神是不老不死的,那他們現在應該還在吧,在哪呢?”

  我說:“萬物的法則就是弱肉強食,就好像我們人類,我們站在食物鏈頂端,是最高級的動物,所以在我們之下的動物,生死都由我們主宰。”

  “也許在神的眼里,我們才是低等生物,他們要主宰我們的命運,那不是很正常的事。”

  至于這些神還在不在,那我就不知道了。

  老宋看著我們道:“其實有一種解釋,可以解釋得通那些人到底是什么來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