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444章 跳過輪回
  鳳冠,黃金面具,法杖,古尸,以及要被復活的人。

  原來這幾樣東西組成的故事,竟是這樣。

  此刻看到公輸正鴻,我本能地回想起當初在古墓看到他時的詭異一幕。

  原來他真是一條蟒蛇……

  我估計他遮住的那半張臉,就長滿了蛇鱗。

  “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

  公輸正鴻冷笑地望著東方無道,言語間充滿諷刺:“你背叛了我們,現在卻還是成為了跟我們一樣的人,殊途同歸而已。”

  “哦,我忘了,你現在已經聽不懂人話了。”

  “東方無道,我自認不是你的對手,但你也殺不了我,再見。”

  說完,公輸正鴻又化為一條蟒蛇,竟想遁地離開。

  但他就遁了一半,很快就被東方無道化身成的怪物扯住了另一半蛇身。

  這只怪物的強大,連公輸正鴻都自愧不如,他很快就被扯了出來,蛇身的七寸直接被怪物的利爪捅了個對穿。

  很快,公輸正鴻再次變成人形,在他胸口的位置,有一個血洞,此時心臟都已經被挖了出來。

  他瞪著死灰色的眼睛,當場就死去了。

  也就在剛才,他親口說出了那句東方無道殺不了他,可沒想到這么快他就被殺了。

  這打臉打得也是夠快的,他都沒反應過來,就已經慘死當場。

  墮魔血咒的威力,當真不是一般的強大。

  接下來這一幕,我已經看得頭皮都發麻了。

  只見東方無道化身為的那只怪物,竟直接吞了公輸正鴻的心臟。

  而就在此刻,那只怪物的雙翼,竟又產生了變化,長出了片片蛇鱗。

  “師尊,這又是何苦呢……”

  一聲輕嘆突然傳來。

  聽這聲音,是一位老人的聲音,而且這聲音我竟感覺十分熟悉,

  我正尋找這輕嘆聲的主人,忽然在那只怪物面前,憑空出現了一道虛幻的身影,那身影的主人,身著青色古衣,白發披肩,一副仙風道骨的模樣。

  這身影我看得一愣,一段在祝家村發生過的記憶,頓時出現在我腦海里。

  當時雷小曼被人拖進樹林里面,我束手無策,正絕望之際,墨家令牌產生了異變,從里面走出來一道青色人影,只是當時我只看見這人影的下半身,并未看清全貌。

  但根據我和老宋掌握的信息,當時那道人影,極有可能就是墨家令牌真正的主人,也就是墨家思想的創始人——墨子!

  而此刻我看到的這道身影,跟我那時看到的身影,竟一模一樣。

  那位仙風道骨的老人,望著已經化身為怪物的東方無道,甩出一道符箓,將東方無道暫時定在了原地。

  望著這只怪物,老人流出了眼淚,他右腳一踏,輕喝一聲:“墨家子孫,出來替祖師爺護法!”

  整個地面都仿佛顫動了一下。

  霎時間二十多位老者憑空出現,全都身著青色古衣,恭敬地朝著那位老人參拜。

  “墨家子孫,向先人請安。”

  “免禮。”

  老人大袖一揮,滿臉焦急:“立刻布陣,不能讓祖師爺成魔。”

  “是!”

  大陣布下,二十多位老者同時施法,似乎要讓東方無道恢復正常。

  但墮魔血咒是根本無解的,至少在機關術上的記載,并沒有記載破解的方法。

  而且東方無道已經發下了毒誓,那些毒誓都會應驗。

  正所謂覆水難收,欺瞞誰都行,絕不能欺瞞老天爺,也欺瞞不了老天爺。

  “先人,祖師爺的第一個毒誓已經應驗了,他永生永世都不可能再入輪回……”

  “并且……祖師爺吞了那顆心臟,血咒與其產生了異變。”

  老人聽到這話,頓時捏緊拳頭,神色凝重:“什么異變?”

  那二十多位老者,盤腿坐在坤位的開口答道:“即便祖師爺能恢復正常,也會回歸幼嬰的狀態,并且成年之后才會恢復記憶。”

  “一旦他之后再受到重創或是致命傷害,又會再次回歸幼嬰狀態,而且隨著時間的流逝,他會越來越難以回想起自己的記憶,直到他徹底記不起自己是誰。”

  “這其實也相當于是投胎輪回,但他并未真正的投胎輪回,他跳過了這一階段。”

  “最嚴重的是……祖師爺總有一天,會被那顆心臟同化,變為跟那群人……一樣的人。”

  聽完這些話,老人長嘆了一聲,顯得有些無奈。

  “不能讓師尊被同化!”

  “要不惜一切代價,阻止他被同化!”

  此時的重點,已經不是讓東方無道恢復到原來的樣子,而是阻止他被同化。

  剎那間,二十多位老者同時起身,望著老人:“先人,我們恐怕要再死一次了,即便是如此,我們也沒有能力破解祖師爺自己用出的血咒,我們只能將血咒和那顆心臟一起,封印在祖師爺體內,隨著歲月流逝,封印會有松動和破開的可能性,但不知是何時。”

  老人聽完,難過地望著眼前這二十多位后代子孫:“可是你們……”

  二十多位老者,神情堅定起來:“先人不必多說,我們秉承‘兼愛’‘非攻’的思想,一切為了大局,一切為了天下生靈,今天赴死,當是義不容辭。”

  “只是……先人能否告知,這天下,何時能真正的兼愛非攻?”

  老人望著他們,恐讓他們失望,卻也只能告知實話:“這天下,是永遠不可能做到真正的兼愛與非攻的,咱們墨家到了今日,也已有衰敗的跡象,甚至百年之后,我墨家子孫都不剩多少。”

  “尤其是人心難測,這世間生靈又何以用數億來計?難保不會出一些殘暴殘忍之人,善惡即是陰陽,陰陽即是善惡,永遠都不會缺其一,希望你們能明白這個道理。”

  這二十多位老者,頓時有些失望:“難道這天下,永遠不會太平嗎?那我們所行之事,又有何意義呢?”

  老人道:“大家大可放心,千年以后,這片神州大地會遭遇最后一次生靈涂炭,自那時起,這片土地上的百姓,將回歸統一,共同對敵,建立一片凈土。”

  “那時的這片土地上,將無天子和平民之分,更要人人平等,并且永遠不會再發生戰事,一切都會變成大家希望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