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441章 幕后之人的慘叫
  還不等我開口,他似乎是有些恐懼了,對著我就是一頓拳打腳踢。

  他想在我徹底墮魔之前,殺了我。

  但如果我這么好殺,那墮魔血咒就不會被稱之為最強禁術。

  若是放在之前,他肯定一招就能殺了我,但現在,他仿佛是在給我撓癢癢。

  “停下來!”

  “你給我停下來!”

  我看著他恐懼的樣子,也癲狂了起來,癲狂地笑著:“我既然敢用這個血咒,就證明我已經豁出去了,我墮魔之后,也不會去害人,因為我會死。”

  “我會徹底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不入輪回,又能怎樣?”

  “我就算死,也要拉你陪葬!”

  幕后之人已經徹底害怕我了,一拳朝我砸過來,把他此生最強的實力都用了出來。

  但我也只是隨手一抬,就死死抓住他那只拳頭,旋即又猛地掐住他脖子。???.

  幾乎是瞬間,他發出一陣悅耳的慘叫聲。

  “你千不該,萬不該,不該奪走別人生命中最重要的東西!”

  我流著眼淚,已經準備徹底抹殺他了。

  但就在這個時候,傳來了一道意想不到的輕喝。

  “破!”

  空氣中,瞬間傳來屏障被打碎的聲音。

  竟然有人能打破我的結界!

  我不可思議地回頭看去,只見陳雪雙目泛著強烈的綠光,帶著淚花朝我狂奔了過來。

  她手持一把被黑狗血浸染過的匕首,直接從我身邊一躍而起,猛地跪在幕后之人的頭上,沒有絲毫猶豫,一刀就刺進了幕后之人的身體里。

  “啊!!”

  那聲聲凄厲的慘叫,可謂驚天動地。

  幕后之人痛不欲生,猛地就將陳雪甩飛了出去。

  緊接著,又是一道影子從我身邊滑過去,將陳雪接了下來。

  宋飛接住陳雪后,連忙沖老宋吼道:“爸,快阻止李木!他后背有什么東西要出來了!”

  老宋連忙朝我奔來,直接掏出一張黑符,貼在我腦門上。

  如果我已經墮魔完成,這黑符對我是沒用的,就算是一百張黑符也沒用。

  但遺憾的是,我根本沒有墮魔成功,這張黑符直接把我身上的符紋都給壓制了回去。

  血咒的作用瞬間就消失了,我的身體也瞬間被抽空了所有的力氣,整個人直接癱軟了下去。

  老宋和項龍扶著我,看著我狂吐鮮血的樣子,兩個人嚇得都呆滯了。

  “媽的!你是不是瘋了啊!”

  “你找死啊!”

  我強撐著眼睛,不讓眼睛閉上,但一個字都已經說不出來了。

  我的目光一直朝幕后之人看去,很遺憾,他沒死成,但受了很嚴重的傷。

  怕我們報復他,他連忙朝著走廊盡頭狂奔而去,直接撞碎窗戶跳了出去。

  這時候,我已經連眼睛都撐不住了,昏迷之前,只看到宋飛和陳雪朝我跑過來,耳邊還有所有人的說話聲。

  “快!快送醫院,他要不行了!”

  “連鬼心都已經停止跳動了!”

  ……

  當我再次蘇醒過來。

  我知道,我又活下來了。

  其實這一次,當用動用血咒的時候,我就抱了必死的決心。

  但我怎么都沒想到,陳雪在最后動用了陰眼。

  從理論上來說,就算是陰眼的能力,也根本沒辦法破開血咒的結界。

  我估計是因為我太弱了,而陰眼的能力又太強,所以我的結界還是讓陳雪給破了,讓她把我救了下來。

  此時見我睜開眼睛,病房里的所有人全都起身松了口氣。

  但他們的臉色,很不好看,全都不爽地看著我。

  老宋跟我說了幾句,說我昏迷了兩天兩夜,這兩天,文化宮沒再出任何事情,而且他親自去做了一場法事,已經把那些文物里的臟東西封印了起來。

  但他沒跟文物管理局的人說,因為他知道那幾件文物還藏有秘密。

  而我這兩天昏迷不醒,根本生死不明,項龍也沒心情去解密。

  所以文化宮現在還處于關閉的狀態,不許任何人進去。

  雷兆明知道我出事以后,來醫院看過我一次,然后讓許磊隨時跟他匯報消息,一旦我醒了,立馬就通知他。

  現在我醒了,許磊連忙掏出手機去給雷兆明回電話。

  “你到底在干什么?”

  陳雪走到我面前來,陰沉著臉:“有必要跟他拼命嗎?難道你的命這么不值錢嗎?”

  我看著陳雪,很快又避開了她的眼神。

  我的命,也許不值錢,但我從來沒想過要輕易去死。

  可陳小妍死了,一個對生活,對愛情充滿憧憬的女孩,就這么死了。

  為了給她報仇,我只能賭上自己的命。

  但這些話,我不敢對陳雪說,我不敢讓陳雪知道,她姐姐其實早就已經死了。

  見我不回答,陳雪狠狠瞪了我一眼,轉身就走了。

  此時宋飛也看著我,一臉嚴肅。

  我從來沒見過在他臉上,會出現嚴肅的表情,顯然,他也生氣了。

  “你很享受自我犧牲啊?”

  他冷冷看著我:“如果一個團體,有什么是需要瞞著大家的,那這個團體,根本沒有存在的必要。”

  “如果再有下次,那就一拍兩散吧。”

  說完,他也走了。

  項龍向來講不出什么大道理,估計也對我說不出什么狠話來,但也是生氣地看了我一眼,也轉身出去了。

  老宋嘆了口氣,看著我:“你也別怪他們說這些話,雖然在當時那種情況,我們都有可能喪命,你動用血咒的確能保住我們所有人的命。”

  “而且也正是你動用了血咒,最終的結果,是我們都活了下來。”

  “但他們怪的,也不是你動用了血咒,而是你從頭到尾,都沒跟大家商量過,一聲不吭地就在自己身上畫下了那些東西,又一聲不吭的,將血咒使用了出來。”

  “如果你早就有了想法,你應該跟其他人商量,興許大家一起,能想出更好的辦法來解決問題,你應該……尊重你的朋友,而不是一聲不吭地犧牲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