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434章 項龍脫險
  “試問人間紅塵客,幾人能過相思門。”

  聽完這段對話,老宋也嘆了口氣,拍著我的肩膀安慰道:“逝者已逝,節哀吧。”

  我道:“有些遺憾,一輩子都無法再彌補,您知道這種痛苦嗎……”

  老宋苦笑道:“人生是什么,是人的一輩子,你只經歷到人生的一半都不到,根本不知道接下來的人生還會經歷什么。”

  “人生就是這樣,我們總會失去我們的摯愛,我們總會帶著遺憾走完這一生。”

  “當初,我師妹一心向道,為了追尋道,她甚至發誓一輩子不嫁人,也是因為如此,我始終沒敢說出‘喜歡’那兩個字,有的人,錯過就是一輩子。”

  回憶起往事青春,老宋也頗為感慨:“白頭并非雪可替,相識已是上上簽,山鳥與魚不同路,從此山水不相逢。”

  “茫茫人海中能遇見,已經是很不可思議了。”

  就在此時。

  眼前的場景正在迅速崩塌。

  我下意識想去拉陳小妍。

  但老宋一把就將我拉了回來,嚴肅道:“不要沉迷在意識里,否則你會沉迷在里面,分不清現實。”

  我眼睜睜看著陳小妍再次消失。

  很快,場景又發生了變化,一間辦公室出現在我和老宋面前。

  但此時的場景,極其不穩定,好像隨時都會消失一樣。

  “老宋,這是怎么回事?”

  “不好,這段記憶應該極為重要,有人故意抹去了這段記憶。”

  老宋皺眉道:“我們進入黃永孝的意識,可能喚醒了他這段記憶,但是他沒有完全想起來。”

  此時我和老宋拼命想看清這間辦公室里面發生的事。

  只見辦公桌上,擺著幾樣東西:黃金面具,法杖,鳳冠……

  而在黃永孝對面,坐著一個身穿黑色斗篷的人,這個人正在跟黃永孝握手,他的那只手的手腕,不小心露出了一個紋身。

  這個紋身很熟悉,是蛇形紋身!

  我和老宋瞬間就明白了,這幾件文物,果然就是那個組織的人送給黃永孝的,為的就是要復活公輸正鴻。

  而此時,場景徹底開始崩塌,黃永孝因為被抹去了記憶,導致記憶受損,他現在應該快醒過來了。

  隨著場景崩塌,我和老宋的意識也很快回歸到自己的身體里。

  此時身處在酒店房間里面,老宋嘆了口氣:“整理一下情緒,他馬上就要醒過來了。”

  說著,老宋掏出一張黃符,憑空自燃,在黃永孝的頭頂上繞了三圈。

  我整理好情緒,打開了房門,外面的人很快就涌了進來。

  “怎么樣了?”

  “宋大師,黃老板怎么樣了?”

  老宋背著手,淡淡道:“放心吧,五分鐘之后,他肯定會醒過來。”

  眾人頓時松了口氣,拉著老宋千恩萬謝。

  黃永孝要是在這里出了事,他們全都會被上頭處分的。

  而老宋救了黃永孝,又向他們展示過自己的實力,這些人自然都把老宋當成了這次事件的救星。

  “宋大師,這次事出詭異,又牽扯上文物,要是處理不好,我們這些人都要受牽連。”

  “你能不能留下來,幫我們把事情處理好。”

  “錢這方面,不是問題……”

  聽到這些人的話,老宋笑了笑:“錢我不感興趣,要留下來幫你們把事情處理好,也沒問題,但你們必須要把昨天抓的人給放了。”

  老宋說的自然是項龍。

  幾個領導一聽,頓時就有些為難。

  出了人命,總要有人來背這個黑鍋,把項龍放了,誰來背?

  老宋見這幾人的反應,哼道:“那恕我無能為力了。”

  說完,他就要走。

  “誒,大師,大師別走啊!”

  “放,我們馬上通知放人。”

  “趕緊通知那個什么楊隊長,叫他放人!”

  今晚出的事,他們都是看到的,要不是老宋在,不知道還要死幾個人。

  他們自然是害怕還要出事,只能順著老宋。

  聽到項龍馬上就要被放出來,我們也都松了口氣。

  沒一會兒,黃永孝也醒了。

  項龍是被那個楊隊長親自開車給送回來的。

  這楊隊長一下車,立刻舔著個笑臉給我們遞煙:“唉,想不到出了這么大個誤會,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我們誰都沒有搭理這個墻頭草,連忙去迎接項龍。

  這哥們估計是嚇壞了,還以為自己要被槍斃,下車后腿都是軟的。

  “我,我沒事了嗎……”

  “他們會不會還要抓我回去?”

  宋飛強忍著笑,一臉嚴肅道:“他們說看你表現,表現不好還是要槍斃。”

  項龍一個沒站穩,直接就癱了下去。

  “你有病啊!”

  我們幾個狠狠瞪著宋飛:“他都這樣了,你還嚇唬他!”

  “嘿嘿,開個玩笑,開個玩笑。”

  我們把項龍扶回到辦公室休息。

  項龍畢竟是我們公司的人,楊隊長沒敢虐待他,還是給他好吃好喝地供著,但被人抓進局子,他睡覺肯定是沒睡好。

  這種狀態下,我也不好意思叫項龍現在就去解密那幾件文物。

  天已經快亮了,項龍一個人在里面睡覺。

  我和老宋站在走廊上,回憶著在黃永孝的意識里看到的那些事。

  首先黃永孝跟這次的事件,肯定是沒太大關聯了,他不可能是那個主持獻祭儀式的人。

  他的存在,就是唐追和陳小妍通過給他塑造一個新的人格,向我們傳達一些線索。

  黃永孝最大的問題,就是他殺了他老婆,以及他家里的那幾個親人。

  但這些事情,我們也管不了,更管不著。

  現在最重要的是,到底誰才是那個主持獻祭儀式的人?

  除了黃永孝的話,再除開雷兆明,那就只剩那三位董事長了……

  鄭巖庭,秦四海,還有趙鑒明這三個人。

  “難道是這三個人當中的一個?”

  老宋也微微皺眉道:“之前你說,鄭巖庭沒有中過詛咒,這太奇怪了,他如果是鄭家的子嗣,怎么可能沒中過詛咒?”

  “如果詛咒是他自己解除的,但別忘了,這是張凌霄下的詛咒,普天之下除了張凌霄自己能解除這個詛咒以外,實際上這個詛咒是永遠也解除不了的。”

  我看著老宋,一字一句道:“這個鄭巖庭,可能就是主持獻祭儀式的人,他很可能,就是幕后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