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426章 孟妍妍帶來的信息
  這劉主任很不爽我的語氣,背著手,一副官腔。

  “什么叫文物高于一切,殺人的是你們的公司的人吧?”

  “我們請你們來調查,你們連個屁也沒查出來,還又死了兩個人,這就是你們公司的人員素質?”

  他哼道:“要不是這起事件必須有個交代,文物早就運走了,誰知道你們公司的人有沒有賊心,我看留在這里才是最不安全的。”

  “要是你們沒那個本事,就別在這里跟我大呼小叫!”

  說完,他走了。

  宋飛甩著頭,罵罵咧咧地就想上去揍他。

  老宋抬頭看了宋飛一眼,宋飛立馬轉身又回來了。

  “草,什么東西!”

  許磊也不爽地罵了起來:“誰他媽殺人還吸人血啊?這事明顯就不是人干的,這幫領導腦殘吧!”

  老宋面無表情道:“其實他們知道文物有問題,但就是不愿意承認,一旦承認了,他們拿誰出來向上頭交差?”

  “他們也沒這個本事查出真相,只能用這種方法來逼迫我們,如果我們能查出真相,給他們一個合理的解釋,他們興許會把人放了,如果不能的話,那項龍就是這起事件的頂罪羔羊。”

  老宋的話不無道理,光是那三個人的死狀就已經很詭異了,明眼人都知道這不可能是人做的。

  如果是人做的,那這起事件一開始就交給警察了。

  這也是最讓我惡心的地方,在這些人眼里,我們就必須幫他們辦事,必須幫他們查出真相,讓他們好向上頭交差。

  可如果我們辦不到,我們就會成為罪人,甚至會被他們拿去當罪魁禍首交差。

  老宋嘆氣道:“誰叫我們人微言輕呢,所以這個時候,千萬不能沖動,查清真相最重要,莫不要被憤怒影響你們的判斷。”

  我們全都點了點頭。

  沒多久,陳雪接到了孟妍妍,我們直接帶著孟妍妍來到了展覽廳。

  那張面具和那根法杖,又回到了展覽臺里面,重新上了鎖,為了防止再被人取出來,這次特意又加了一道鎖。

  其實原本的鎖,靠人和工具已經很難打開了,我問過陳雪,陳雪說連她都打不開。

  所以我一直都想不通,里面的東西兩次被取出來,到底是我和項龍自己打開的,還是里面的東西……自己跑出來的?

  我原本想問問項龍這件事,但狗日的楊隊長急匆匆地就把人帶走了。

  此時。

  我帶著孟妍妍參觀這些東西,在一旁問道:“你知道這些東西的歷史嗎?”

  由于陳雪在,我沒好叫她孟老板,但叫‘陳小妍’,我又實在叫不出口。

  孟妍妍看完了所有的文物,微微皺起秀眉,說:“說實話,我也不認識這些東西,那個法杖,像是古代巫師用的,巫師施法要有介質,他們不用符咒,用的便是法杖還有物品之類的東西。”

  “至于那張面具,確實有些古怪,上面的蛇形印記……”

  說到這兒,孟妍妍沒往下說了,也是因為陳雪在這里,接下來她要說的話,肯定是不能讓陳雪聽到的。

  此時陳雪也抱著孟妍妍的胳膊,一臉崇拜:“姐,你怎么知道這么多啊?”

  孟妍妍笑了笑,說:“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知道,可能失憶的這段時間,我經歷了什么吧。”

  “小雪,我還沒吃早餐,你去幫我買點吃的吧。”

  “好嘞!”

  陳雪一聽孟妍妍餓了,屁顛屁顛地就跑去買東西了。

  孟妍妍這才跟我們說道:“這個蛇形印記,我見過。”

  我和老宋頓時有些愕然。

  “在哪見的?”

  “很久之前,我和張凌霄還有唐追初次相遇的時候。”

  孟妍妍思緒飄回從前,若有所思道:“當初他們被人追殺,而追殺他們的那伙人,身上就有這個蛇形紋身,一模一樣。”

  我忙問道:“追殺張凌霄和唐追的那伙人,究竟是什么人?”

  孟妍妍道:“他們是墨家的死敵,和墨家后裔糾纏了幾千年。”

  我脫口而出:“他們是公輸盤魯班的后人?”

  孟妍妍搖頭:“這股勢力的前身,的確是由魯班的后人組成,但到了后期,大約近百年的時間,這股勢力已經發展成了一個組織,里面的人不光是姓公輸,他們來自五湖四海,成為了這個組織的人,并且每一個進入組織的人,都十分忠心。”

  “他們有著共同的信仰,十分堅定的信仰,但誰也不知道他們的信仰究竟是什么。”

  孟妍妍看著我道:“這個組織里的高層,都不是普通人,他們遍布全國各地,當年陷害張凌霄的那個人,就是這個組織里的一個高層。”

  聽完孟妍妍的敘述,我和老宋面面相覷,許久沒緩過來。

  還真有這么一個勢力,而且這個勢力的前身,就是魯班的后人組成。

  這么大的一個勢力,竟然延續了上千年,直到現在都還存在?

  而且這個勢力恐怖的地方在于……它這么龐大,竟然不顯山露水,組織的成員更遍布全國各地,卻還能有著共同的信仰。

  這么離譜的結構組成,不他媽的就跟邪教是一模一樣嗎?

  “也就是說,這張面具的主人,也是這個組織里的人?”

  我恍然大悟道:“這張面具是古董,他的主人,極有可能就是這個組織幾百年前,甚至是幾千年前的成員?”

  孟妍妍點點頭:“很有可能是這樣,這支法杖就不是一般的巫師能擁有的東西,在古代,這支法杖和面具的主人,肯定在這個組織里面有著極高的地位。”

  說到這兒,孟妍妍又皺起了眉頭,好像又想到了什么:“還有遇害的那三名死者,他們的死法……像是被人獻祭了。”

  我和老宋又一次瞪大眼睛:“獻祭?”

  孟妍妍看著我們,一字一句道:“如果我猜得沒錯,面具和法杖,就是獻祭所需的物品,而這些死者,就是獻祭品,有人想通過獻祭這些人,讓面具的主人復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