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425章 被抓
  楊隊長表情復雜地看著我。

  其實他的樣子,已經很不耐煩了,但出于之前的幫忙,他還是跟我解釋著。

  “人是他殺的吧?”

  “在法庭上,你去跟法官解釋,說這是超自然事件,是一張面具和一根法杖殺的人,你覺得法官會采納你的說辭嗎?”

  果然。

  這種說辭根本就是沒用的。

  如果讓他們知道昨晚的案子是我做的,恐怕連我也要被抓。

  “可是你們明知道這件事有問題,明知道他不會殺人,你們還要抓他?”

  “要不是你們把昨晚的案子委托給我們公司,他也不會出這種事,你們難道就這么干嗎!”

  我已經火了,根本控制不住我的情緒。

  這個姓楊的,只管自己交差。。

  當初我們幫他的時候,那場面話說得十分漂亮,讓我們有事就找他,結果現在,他就是這么敷衍我。

  “兄弟啊,你這不是跟我無理取鬧嗎?”

  楊隊有些不耐煩:“你去跟那幾個管理局的領導說,你看他們信不信你說的話,我也只是個小人物,我得交差啊。”

  說完,他不再管我了,立刻叫人把項龍帶走。

  我還要沖上去跟他理論,但老宋和宋飛又把我攔住了。

  宋飛陰沉著臉道:“你現在跟他理論,也根本沒什么用,這里又不是他說了算。”

  我急得跺腳:“難道就這么讓他們把項龍帶走嗎?兩條人命,這可是死罪啊!”

  老宋嘆氣道:“沒辦法,這么多人都看到了,人不帶走,根本說不過去,只能讓他們先抓人。想讓項龍沒事,除非我們查清真相。”

  “別忘了,為什么接連兩天都在出事,那明天呢?”

  我頓時一愣,很快就明白了老宋的意思。

  昨天出了事,今天也出了事,明天……估計也會出事。

  只要還有人死,就能證明真的是面具和法杖在殺人……

  “李木!李木!”

  此時項龍要被帶走了,急得連忙喊我的名字:“我沒殺人!我沒殺人啊!”

  “飛哥!救我!”

  這略帶哭腔的聲音,聽得我和宋飛一陣難受。

  別說殺人了,項龍連殺雞都不敢,他明明是一個大好人,現在要讓人當殺人犯關起來,我都替他鳴不平。

  我忙沖項龍喊道:“項龍,別怕!我會查出真相救你出來的!”

  那文物管理局的領導聽到我這話,頓時冷哼了一聲:“還查個屁的真相!人就是他殺的,殺人就要償命!”

  我聽到這話,頓時就失去理智了。

  “草泥馬的!”

  我陰沉著臉,抄起一張凳子就要過去砍他。

  這幫狗養的!

  我管你媽的是誰,還想讓我兄弟償命,老子先讓你沒命!

  宋飛他們頓時嚇得臉都白了,全都沖上來把我按倒在沙發上。

  “臥槽!你瘋了吧!”

  就連陳雪都沖過來勸我:“李木,你冷靜點!”

  老宋更是無語至極,狠狠瞪著我:“你怎么這么沖動,你過去把他砍了,你還能繼續待在這兒嗎?你還怎么查出真相?”

  我紅著眼睛,漸漸平靜了下來。

  對……

  我把狗養的領導砍了,我還怎么留下來查真相?

  要不是這幫狗養的把這起事件委托給我們,項龍也不會出這種事,但轉念一想,其實第一起案子就是我犯下的,我多少也要負點責任。

  所以我不能沖動,我要查出真相,這樣才能救項龍。

  此時幾位董事長還在跟管理局的人交涉,那幫管理局的人已經把雷兆明他們罵得狗血淋頭了。

  “這次的文物展覽,就是給你們蘭江市的人一個表現的機會。”

  “人家黃老板大老遠地駕臨你們蘭江市,你們就是這樣表現的?要是處理不好,以后生意也別做了!”

  面對領導的威逼,雷兆明他們被罵得頭都抬不起來。

  等那群領導發泄完之后,雷兆明朝我們走了過來。

  “李木,到底發生什么事了?項龍為什么要殺人?”雷兆明滿臉疲憊地看著我,原本這一次他是要揚眉吐氣的,結果遇到這種事,他也十分憋屈。

  “雷董,你應該知道,項龍不會殺人的!”

  我解釋道:“是那張面具,還有那根法杖,那兩樣東西都是邪物,昨晚也是有人戴上了那張面具才殺的人。”

  雷兆明一下子就明白了,表情也陰沉了下來。

  “雷董,我們難道就這么讓項龍被抓起來嗎?”

  “不會,我會讓馮經理去跟警方交涉的。”

  雷兆明鐵青著臉道:“畢竟是我的員工,我怎么能讓他們隨便抓去交差,但項龍殺人是有目共睹的事,要保出來恐怕不容易,你還是得查清真相,必須拿出一些證據,讓那些領導相信那面具有問題,否則我也很難把項龍保出來。”

  我點點頭,說我知道了。

  接下來這半夜,我們誰都沒有做什么事,一直熬到了天亮。

  一張面具,一根法杖,我們都知道這兩樣東西有問題,不管是我還是項龍,都是被這兩樣東西蠱惑殺人的。

  可我們能拿它們怎么辦?

  讓它們自己開口說話,然后認罪嗎?

  更重要的是,有關這些文物的秘密,或者說具體信息,只有項龍才能解密,偏偏項龍現在被抓了。

  我獨自從屋子里走了出來,掏出手機給孟妍妍打了個電話。

  孟妍妍接到我的電話,顯得有些意外。

  “孟老板,我這邊出了點事,想請你協助一下。”我沒有跟孟妍妍客氣。

  孟妍妍是見證了歲月變遷,朝代更替的人,誰也不知道她活了多久,連她自己都不知道她自己活了多久。

  興許這些文物,她能給我們答案。

  孟妍妍沒有拒絕我,說她馬上過來。

  回到屋子里,我讓陳雪去大門口接一下,說她姐一會兒要過來。

  陳雪也有些意外,‘哦’了一聲,馬上就去了。

  她剛走沒多久,一個領導模樣的中年男人走了進來。

  一番不太和諧的交談后,我們得知這個男人姓劉,是文物管理局的一個領導,職位是個主任。

  他留在這里的任務,就是看管那些文物,防止文物再出事。

  我面無表情地看著他,冷冷道:“劉主任,在你們眼里,文物高于一切,更高于人命和真相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