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424章 項龍出事
  黃永孝不是第一晚來這兒了。

  他昨晚就來過。

  “我老公就是這么一個人,他不讓我白天出門,生怕我被人拐走了。”

  黃永孝老臉微紅,一副羞澀的樣子:“所以我只能晚上出來逛逛,看看畫展,不過我還是喜歡現實主義流派的風格,不太喜歡這種故意而為的抽象派。”

  他居然還跟我聊上了。

  不過他還是比較有欣賞水平的,這些畫都是那些假大師為了裝逼而畫,居然還拿出來展覽。

  “黃……啊不是,白夫人,您昨晚……也到過這兒來嗎?”我問道。

  黃永孝點點頭,說他昨晚也來過。

  我眼睛一亮,忙又問道:“那您昨晚來的時候,有看到過什么可疑人物嗎?”

  黃永孝想了想道:“倒是看到過一個鬼鬼祟祟的人。”

  我瞪大眼睛:“什么人?”

  黃永孝:“一個老頭兒。”

  老頭兒……那不就是王伯嗎?

  王伯昨晚也看到他了,但王伯只是出來撒尿。

  我見問不出什么有用的,也不打算再跟他聊下去。

  “白夫人,熬夜對皮膚不好,還是早點回去休息吧。”

  “替我向黃老板問好。”

  說完,我提著外賣就溜了,一路狂奔。

  這黃永孝簡直瘋到了極點,連他老婆的一顰一笑都模仿得極像。

  每個人都有執念,必須得尊重,但他玩得實在是太變態了。

  跑回到展覽廳那棟樓,我這才松了口氣。

  但剛從電梯口里面出來,我頓時就傻眼了。

  只見老宋四仰八叉地躺在展覽廳門口,整個人昏迷不醒。

  我出去一趟,這里竟然出事了!

  “老宋!”

  我忙跑過去把老宋扶起來,搖了大半天才把他搖醒。

  他醒過來還有些茫然,一臉懵逼地看著我。

  “我怎么了……”

  “你被人打暈了!項龍呢?”

  我一眼望過去,發現項龍已經不見人了。

  “糟了!”

  老宋臉色狂變:“我是被項龍打暈的!”

  我瞪大眼睛,連忙沖進展覽廳里面,第一個展覽臺和第二個展覽臺里的東西,已經不見了……

  “完了!”

  “項龍戴上了那張面具!”

  “他還拿走了那根法杖!”

  我當場就崩潰了。

  昨晚我就是因為戴上了那張面具,用那根法杖殺了人。

  項龍現在做了跟我一樣的事,那他豈不是……

  “快,快去把他找回來,否則要出大事了!”老宋也嚇了一跳。

  聽他說,他剛才就打了個盹,莫名其妙就讓人打暈了。

  不用想也知道,是項龍把他打暈的。

  但項龍為什么要這么做?

  他不是在解密那幾件文物嗎,他為什么要去碰這兩樣東西?

  我連忙掏出手機,給宋飛他們打了個電話,他們就在這棟樓里面休息,沒一會兒就過來了。

  蘇梅他們也來了。

  聽說項龍打暈了老宋,還把文物給拿走了,所有人都嚇了一跳。

  他們并不知道那兩件文物被拿走之后的后果,因為我沒敢告訴任何人。

  “草,這大個兒又抽什么瘋了?”

  “還打暈我爸,媽的,這小子肯定欠收拾了。”

  聽說自己親爹遇襲了,宋飛也有些生氣。

  我說先別說這么多了,必須馬上找到項龍,否則要出大事。

  說罷,我們立刻離開這層樓,從上往下,每層樓開始尋找項龍。

  剛找到二樓,忽然一聲慘叫聲震徹整個文化宮。

  除了這聲慘叫以外,還有一個人的尖叫聲,同樣刺激著我們所有人的耳膜。

  聲音是從一樓大廳里傳來的,已經出事了!

  我幾乎是連滾帶爬地沖了下去,期間腦子里一片空白。

  這聲音代表什么……我想都不敢想。

  昨晚我殺人,沒人看見,可今天,這么多人都在,如果真出了事,瞞不住的!

  當我們所有人都沖到一樓大廳的時候,全都僵住了。

  只見項龍,戴著那張黃金面具,手里拿著那根法杖。

  而在他面前,躺著一具干尸……

  那干尸呈臥倒姿勢,雙手朝著前方伸去,顯然是摔倒在地上,準備逃命,但可惜……還是沒能逃過一劫。

  而在大樓外面,另一個特勤已經嚇暈過去了,剛才的那聲尖叫,估計就是他發出來的。

  “這……這……”

  肖陽等人,此時目瞪口呆,有些驚恐地望著項龍。

  “這具干尸……是他干的?”

  “昨晚死的那個人,也是他做的?”

  “別胡說!”

  我怒懟一聲,直接就要朝項龍走過去。

  但老宋和宋飛伸手就把我拉了回來。

  “別過去!”

  只見項龍,突然轉過頭來,看著我們所有人,那張憨厚的臉上,赫然浮現出一抹詭異的冷笑。

  雖然他戴著那張面具,但那面具只能遮住一半臉。

  我從來沒見過在項龍臉上,竟然能有這么陰毒的表情。

  “你們看他的眼睛!”

  蘇梅忽然叫了一聲。

  我們才注意到,項龍的眼睛也變了,竟然變成了綠色的豎瞳。

  而就在這時,他毫無征兆地就暈了過去,直挺挺地倒在地上。

  一切都這么巧,正在巡邏的那些特勤,此時也都趕了過來,跟我們一樣目睹了現場。

  ……

  半小時后,所有人都來了。

  警察,文物管理局的人,還有雷兆明他們,但唯獨不見黃永孝。

  現場一片混亂,更有憤怒的交談聲。

  文物管理局的人,把昨晚那起案子交給我們公司來處理,警方也交給我們來處理,可沒想到,我們公司里的人,竟然犯了起新的案子。

  而且這一次,不止是死了一個人,還有一具干尸在其他的樓里面被發現了。

  也就是說……項龍竟然殺了兩個人。

  雖然監控同樣失靈了,但這一次有很多人都在現場,包括之前被嚇暈的那名特勤,他是親眼目睹項龍殺人的。

  我們就是想瞞也瞞不住。

  很快,項龍要被警察以故意殺人罪帶走,雖然還會有一個調查的過程,但項龍殺人是板上釘釘的事,接下來就會面臨起訴。

  連殺倆人,想都不用想,那也是死罪。

  “你們不能把人帶走!”

  我忙沖了上去,拉住那個楊隊。

  我們和這個楊隊也算是老熟人了,之前的老人失蹤案,就是我們幫這楊隊處理好的。

  我拉著他,拼命解釋:“楊隊,你應該知道,不是我兄弟殺的人,這是超自然事件,人雖然是他殺的,但他根本沒有意識,你們為什么要抓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