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423章 畫廊里的人
  對于黃永孝的家事,我倒是不怎么關心。

  我就好奇,他為什么一口咬定我會起死回生。

  他那種語氣,就好像我百分百會這玩意似的。

  正當我和老宋聊著,里面突然就傳來一聲項龍的喊叫。

  “李木!”

  我和老宋精神一振,連忙沖了進去。新筆趣閣

  好快!

  他居然這么快就解密那幾件文物了?

  進去之后,只見項龍還坐在那兒。

  “你咋了?”

  “我餓了……”

  我:“……”

  擦!

  餓了?餓了這么激動干毛啊!

  把我和老宋都整激動了。

  “等著!”

  我沒好氣地掏出手機,給他點了一份外賣。

  老宋繼續在門口守著他,我出去幫他拿外賣。

  主要是外人進不來,我只能跑一趟。

  在大門口等了差不多半小時,外賣總算是送來了。

  我提著外賣正要給項龍送去,快走到那棟樓的時候,我忽然看到一個特勤正站在另一棟樓的樓下沖我招手。

  由于距離太遠,我也沒看清那是誰,直接就朝他走了過去。

  結果這人還不等我,跟我招完手之后就走進了那棟樓。

  為了方便我們調查,這幾棟樓的大門都沒有上鎖。

  可大晚上的,燈還是關了的,里面一片漆黑,我尋思剛才這人到底是在跟我打招呼,還是叫我過來有事?

  我喊了他一聲:“兄弟,你叫我過來干啥?你在哪啊?”

  只見樓梯間的位置,一道人影閃過,跑了上去。

  我臉色一變,想都沒想就追了上去,剛追到二樓,就見剛才那個特勤站在二樓樓梯間,正背對著我。

  這個人的行為有些古怪,我很快就警惕了起來。

  “兄弟,你到底有什么事?”

  “你要是沒什么事,我就走了。”

  我說完,他沒回應我,而是抬手指向了樓上。

  我順著樓梯間的那條縫,朝上面看了一眼,只見樓上有層樓的燈是亮著的。

  這里是二樓,亮燈的是四樓,我記得四樓好像是一個畫廊,里面展覽的都是一些國內名師所畫的畫。

  現在差不多都快凌晨了,到底是誰在四樓把燈打開的?

  而且我眼前這個特勤也有些詭異,不知道他要干什么,我有些猶豫要不要上去看一下。

  正當我猶豫的時候,這個特勤忽然轉過了身來,面無表情地盯著我。

  我看到他這張臉,先是愣了幾秒,旋即,我整個人直接癱坐在了樓梯上,驚恐地望著他。

  “你……你……”

  眼前這個人,正是昨晚遇害的那名特勤。

  他的冤魂,來找我來了!

  我的語氣充滿恐懼和心虛,但晃眼間,這個人就消失不見了。

  我揉了揉眼睛,瞪大雙眼再看過去,樓梯間確實已經沒‘人’了。

  這個人到底想干什么?

  他不是來找我報仇的嗎?

  他好像……對我根本沒有惡意,而且……似乎在指引我什么。

  我有些不明白了,猶豫了一下,仍然朝著四樓走了上去。

  出于安全考慮,我右手摸向腰間,萬一有什么不法分子……我可管不了那么多了,先捅一刀再說吧。

  躡手躡腳地來到四樓,只見畫廊里的燈果然是亮著的。

  宋飛他們在另一棟樓休息,不可能大半夜跑來看畫展,再說他們也沒這閑情雅致。

  難道是賊?

  我直接把刀子摸了出來,緩緩靠近畫廊的進出口。

  就在這時,里面忽然傳來了一陣高跟鞋走路的聲音。

  還是個女賊?

  我心說這女賊也夠大膽的,偷東西都偷到文化宮來了,還穿著高跟鞋來偷盜。

  看來她很非主流啊,碰到我這個正義之士也算是她倒霉了。

  我握著刀,直接就走了進去。

  可剛跨進畫廊的門,一個身穿紅衣的背影頓時就映入我眼簾,我猛地就僵住了。

  紅衣女人……

  這不是昨晚王伯看到的那個人嗎?

  鬼也看畫展?

  我咽了口唾沫,正想趁她沒發現我,轉身就準備跑路。

  但這紅衣女鬼顯然是聽到了門口的動靜,很快就轉過身來。

  當我看清這‘紅衣女鬼’是誰后,我當場就石化了。

  這人根本不是什么紅衣女鬼,他甚至都不是個女的,而是黃永孝!

  “黃……黃老板?”

  我無比震驚地望著他,比我看到鬼還要令我震驚。

  只見黃永孝穿著一身紅色旗袍,整個人濃妝艷抹,把自己打扮成了女人的樣子。

  關鍵他不像其他的中年人有發福的跡象,他本身就長得瘦瘦高高的,所以從背影上看,誰都認不出來這是個男人。

  我說過我怕精神病,比見鬼還讓我感到恐懼,我記得上一次看到這種情形的時候,還是在周玉輝的鬼域里。

  黃永孝的情況,幾乎和周玉輝一模一樣,周玉輝也是因為憶妻成狂,才讓宋青云鉆了空子,害死了自己全家。而他追憶妻子的方式,就是打扮成他妻子的模樣。

  我記得那一次,我整整做了一個月的噩夢,每晚都夢見周玉輝穿旗袍的樣子。

  而現在,我又經歷了一次。

  “嗯?”

  黃永孝聽見我叫他,有些好奇地打量著我,好像根本不認識我一般。

  從他嘴里,發出一絲粗獷,又略帶尖細的聲音:“你認識我老公?”

  “嗯……也對,他也算是出名吧,許多人都認識他。”

  黃永孝捂嘴輕笑了起來,語氣之中滿是自豪。

  我差點就要哭出來了。

  大半夜的,一個男人打扮成這樣,在這里跟我裝女人,我一半是惡心的,另一半是被嚇的。

  “怎么,你好像很怕我?”

  黃永孝見我表情難看,頓時有些不悅起來:“難道我很丑嗎?”

  “也對,我自然是老了,比不得當年。”

  他嘆氣道:“可當年,我也是驚艷眾生的名角,如花似玉的小姑娘,人,不都是會老嗎,誰又能抵擋住歲月的蹉跎呢?”

  我才想起來,黃永孝的老婆叫白露露,以前是港島那邊的一個女明星。

  白露露年輕的時候,那可是艷壓群芳的美女,連我小時候都把她當做我的夢中情人。

  我也看出來了,黃永孝壓根就不是鬼上身,他是真有精神病……

  此刻他表現出來的樣子,竟真演繹出了一個深愛丈夫,并且優雅高貴的豪門夫人。

  我強忍著恐懼,問道:“白夫人,您大半夜不睡覺,來這兒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