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422章 鍋爐房的王伯
  為了保險起見,我還要去探訪一個人。

  這個人是文化宮的清潔工之一,而且他還是鍋爐房的鍋爐工,就住在鍋爐房旁邊的一個小屋子里。

  這個人我還見過,就是今天早上我撞到的那個老頭兒,這里的工作人員都叫他王伯。

  我和陳雪買了一些禮品,準備去鍋爐房旁邊的小屋子探望這個王伯。

  畢竟早上把人家撞了,有事要問,自然還是要備點薄禮。

  剛敲門進去,那王伯一看到我,頓時就激動了起來。

  “是你!”

  我愣在原地,冷汗都冒出來了,下意識便認為他是目擊者,昨晚上看到我了。

  “今天早上,是你小子撞的我吧!”

  王伯不滿地看著我,揉了揉還有些發疼的肩膀。

  我松了口氣,忙賠著笑臉把禮品遞過去:“老人家,今早上我不是故意的,您老別跟我一般見識,這是我給您帶的一點禮物,您笑納。”

  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這王伯也不好意思再責怪我,便笑道:“年輕人倒是懂禮,那就不跟你計較了嘛。”

  他樂呵呵地接過一大堆禮品,看著我和陳雪道:“是不是有事要問我,你們問吧。”

  我有些意外:“您咋知道我們有事問您呢?”

  王伯道:“這文化宮死人了,咱們內部都傳得沸沸揚揚的,說是剛拉來的那具古尸殺人了,現在外面的人都進不來,能進來的可都是當官的。”

  “你們兩個是來這里調查的領導吧,挺年輕的,兩位領導,能夠我透露一下子,真是那古尸殺人了嗎?”

  我心說這老頭兒好奇心還挺強,還跟我們打聽。

  我背著手,十分嚴肅道:“您也是老同志了,怎么能這么迷信呢,我們要相信科學,要相信在黨的照耀下,是不可能有牛鬼蛇神的。”

  “接下來的詢問,也是例行調查,希望您配合一下。”

  “那什么……您昨晚,有看到過什么可疑人物出現在附近嗎?”

  這王伯倒是很配合,想了想說:“我昨晚半夜起來撒尿,還真看到一個人……”

  我咽了口唾沫,強忍著緊張,問道:“您看到啥了?”

  王伯道:“我看到一個穿紅衣的女人。”

  聽到敏感的字眼,我和陳雪頓時就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穿紅衣的女人?

  紅衣厲鬼?

  嘩擦!

  這到底是文化宮還是陰曹地府啊,怎么什么牛鬼蛇神都有。

  “不過人老了,眼神不太好使,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花眼了。”

  王伯道:“但我看到的的確是個人,一溜煙就跑了。”

  我頓時又松口氣,但同時又疑惑起來。

  昨晚王伯看到的那個人,肯定不會是我,因為我壓根就沒有紅衣服這么騷氣的東西。

  那這個穿紅衣服的人是誰呢?

  看來昨晚發生在這里的命案,根本沒這么簡單,除了我以外,這里還出現了一個人。

  我們沒有在王伯這里待多久就離開了,主要是他的屋子有些異味,我和陳雪實在忍受不了。

  ……

  當晚。

  我把項龍帶到了展覽廳,讓他在這里安安靜靜地解密那幾件文物。

  他一坐下,望著那幾件文物,頓時就安靜了下來,仿佛僧人入定了一般,我小聲叫了他兩聲他都沒搭理我。

  我心說這哥們也太專注了吧,要是我面對那些枯燥的符號,沒兩分鐘我就睡著了。

  為了不打擾他,我和老宋在展覽廳外面守著。

  而宋飛他們,全都在下面兩層樓休息。

  沒個兩三天,我們怕是離不開這里。

  我和老宋有些無聊,便閑聊了起來,聊著聊著,就聊到了黃永孝這個人。

  我問老宋,知不知道黃永孝老婆的事。

  老宋點點頭,說:“黃永孝也算是知名人物了,我倒是沒想到買你那顆夜明珠的人,竟然是他。”

  據老宋說,黃永孝的老婆當年過世的時候,還是我們內地的一個陰陽先生去操辦的后事,這個陰陽先生在圈子里也算有名,是被黃永孝請過去的。

  當時這位先生以為,黃永孝是想讓他幫忙給亡妻選一處風水寶地進行安葬,可沒想到,黃永孝根本沒打算安葬他老婆,而是想向這位先生請教尸體防腐的方法。

  這先生雖然不理解黃永孝的行為,但也被他對亡妻的愛所打動,當然了,主要還是因為黃永孝給的錢多。

  最后這先生就教給了黃永孝一個辦法,但這辦法管不了幾年,他告訴黃永孝,如果想一直保持尸身不腐的話,就得找一顆特級品色的夜明珠,這種東西,在古代是專門用來給尸體防腐的,可保千年都不腐壞。

  而且,最好是要從墓里起底的夜明珠,這種夜明珠更具有靈性。

  于是,黃永孝這幾年就一直在尋找這種夜明珠,直到遇見了我,他把我手中的這顆夜明珠買了回去。

  “當年那個陰陽先生,有沒有告訴過黃永孝起死回生這回事?”我問老宋。

  老宋嗤笑道:“這種無稽之談,你都不信,人家一個有本事的人會信?”

  我說那就奇怪了,這黃永孝一直問我有關起死回生的事,而且他十分確信我知道怎么讓人起死回生。

  老宋嘆氣道:“憶妻成狂吧,正常人也不會把亡妻的尸體一直放在家里。”

  “有的人因為執念太深,會做出違反常態的事情來,想法肯定也和正常人不一樣。”

  老宋說他走南闖北多年,還見過把父母,把子女的遺體留在家里的,這些人通通都是因為執念太深,放不下自己的親人和愛人。

  我們可以不理解,但必須給予尊重。

  “不過這個黃永孝也算是個苦命人。”

  老宋又道:“他妻子過世后,他的好幾位直系親人和旁系親屬也相繼離世,甚至連他的小兒子也過世了,當時這件事還傳得沸沸揚揚的,說這個黃永孝的命格是天煞孤星的命格,專門克身邊的人。”

  這我倒是頭一回聽說,有些驚訝:“那他沒有子嗣嗎?”

  老宋搖頭:“有的,他有一子一女,死的是兒子,還有個大女兒。”

  “不過奇怪的是,當年那個陰陽先生給他算過命,這個黃永孝并不是天煞孤星的命格,按理說他不應該克自己身邊的人才對,連那陰陽先生也想不通,為什么他身邊的人一個接一個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