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420章 心象
  根據我自身的一些經驗,我發現靈魂就是磁場的另一種表現形式。

  而磁場能夠證明靈魂的存在。

  當一個人死了,如果磁場還在,那這個人的靈魂,一定還在陽間游蕩。

  如果他的磁場消失了,那靈魂就一定不在陽間。

  而項龍的三魂七魄都還在體內,所以我的磁場,很容易就和他的磁場連接到了一起。

  此時我和老宋,已經出現在了項龍的意識里面。

  一個人當前的意識,就是當前所想,我和老宋的意識也從自己體內剝離了出來,由此能看到項龍具象化的意識。

  這里是一處郊外,附近有條小河,正當我和老宋還沒緩過來,還在四下張望之時,只聽附近傳來了一陣呼救的聲音。

  我和老宋忙順著這聲音找了過去,只見那條小河里,有兩個小男孩溺水了。

  其中一個大約八九歲的樣子,而另一個才五六歲。

  我本能地就要沖過去救人,但很快就被老宋拉了回來。

  “傻了吧你,這是項龍的意識,不是真實發生的。”

  聽到老宋的話,我這才反應過來。

  當前發生的事,只是項龍的意識,但他怎么會有這種意識?

  這兩個小男孩又是誰?

  只見那個年紀稍大一點的男孩,離岸邊最近,興許是他運氣好,很快順著水流的方向被沖向了岸邊。

  求生的本能,促使這男孩爆發出很大的力量,一下子就抓住了岸邊的一些雜草,一個翻身就爬了上來。

  我頓時松了口氣,但很快又擔憂起來。

  大的這個上岸了,可小的那個已經被沖到了河中央,并且整個人都已經沉到了水里。

  以這小孩的年紀,又不會游泳,又沒有大人在附近,這孩子多半完了……

  此時那個大的站在岸邊,看著那個小的被水流沖走,頓時撕心裂肺地嚎啕大哭起來。

  “弟弟!”

  “弟弟!”

  他的哭聲除了傷心以外,更多的是恐懼,估計是哥哥帶著弟弟偷偷下河來玩,結果把小的給弄沒了……

  這種悲劇,回到家少不了一頓毒打的。

  這個男孩站在岸邊哭了很久,哭得都快暈過去了,最后神情恍惚地朝著我們這邊走了過來。

  他自然是看不到我們,從我們面前走了過去,應該是要回家。

  我和老宋連忙跟了上去,但沒跟多久,那小男孩當著我們的面就憑空消失了。

  而這時候,一座小木屋出現在我們視線里。

  這小木屋出現得很突兀,那小男孩消失得也很突兀,不過這也正常,畢竟這里是項龍的意識,一個人的所思所想本來就是跳躍的。

  我和老宋朝著那座小木屋走去,走到門口沒有敲門,直接推門而入。

  而當我們走進去之后,頓時就僵在原地,有些不可思議地望著眼前這一幕。

  只見項龍背對著我們站在房屋正中央,而在他四周,竟漂浮著許多發光的符號。

  我也不確定這是符號還是其他的標識,總之我完全看不懂,就像是電腦程序里的那些編碼,在不斷地進行重組排序。

  “項龍……”

  我小心翼翼地喊了一聲。

  但他根本沒反應,好像已經完全沉迷在這些符號里面。

  我看向老宋,只見老宋的反應比我還大,好像看到了什么神跡似的。

  “老宋,這是怎么回事?”

  “心象……”

  老宋喃喃道:“當一個人在腦海中想象一個物體時,這個物體在他腦海里浮現出完整的形象,被稱為視覺心象,當一種具體的聲音出現在他腦海里,就被稱為聽覺心象。”

  “而有的人,能夠產生聯覺,比如看到紅色,能在腦海里產生和紅色相關的聲音,例如煙花爆竹的聲音。”

  “項龍的心象,比聯覺更為高級,他好像在解密什么東西,這些密碼在他的心象里面產生了具體的形象,也就是我們現在看到的這些符號。”

  我聽得一愣一愣的,硬是沒怎么聽明白。

  但我就聽懂了一句話,項龍在解密什么東西。

  “他以前到底是學什么的?”老宋問我。

  我想了想,只記得項龍跟我說過,他是學計算機的,而且還是學霸,以前我還不信,但現在我有點信了。

  我雖然是個電腦小白,也不懂太多的電腦知識,但我看得出來,項龍絕對是電腦方面的高手,他很精通運算和那些密密麻麻的代碼。

  我甚至一度懷疑他是不是傳說中的天才。

  真正的天才,是不善言辭,不善交際,甚至當你跟他相處的時候,會覺得這個人很木訥,有點像是個傻子,但這個人在某一個領域里面,很可能有著極高的天賦。

  這種天才把所有注意力和心思都撲在了這個領域里面,所以導致其他的方面的發展有些受限。

  我覺得項龍,會不會就是這種人……

  “精通運算和代碼……”

  老宋喃喃自語起來,良久后問道:“他身上是不是有什么東西?”

  我愣了一下,猛地想起來:“墨家令牌,我把墨家令牌放在他那兒了!”

  難怪他會莫名其妙地暈過去,我總覺得哪里有些不對勁,他明明才剛到文化宮,而且身體也沒有不適,為什么會突然間昏迷不醒。

  原因在墨家令牌上面!

  “他在解密墨家令牌?”

  我和老宋大眼瞪小眼。

  我擦!

  這么屌?

  我突然有些興奮了。

  “老宋,我們要不要等他解密完再把他叫醒過來……”

  “不行!”

  老宋當場拒絕我的提議,說:“我之前還不明白,他的意識怎么會被困住,現在看來,應該是他自己困住了他的意識,他太專注于眼前這件事,導致他自己根本不知道自己困住了意識。”

  “如果不把他叫醒過來,他可能會越來越沉迷其中,到時候會分不清現實和心象,萬一一直醒不過來,就得不償失了。”

  我一聽那還得了,還是得把他叫醒過來才行。

  接下來我又叫了幾聲,但項龍不知道是不是太沉迷于解密了,根本就沒反應。

  我想了想,大喊道:“項龍,胡小萌來了!”

  胡小萌真是他一生的痛,這三個字一響起來,他立馬就有了反應。

  只見他猛地轉過身來,瞪大雙眼看著我和老宋,語氣充滿狂熱:“那幾件文物,有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