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414章 奇怪的感覺
  那一聲臥槽,可謂驚天動地,吸引無數目光。

  嚇得我一旁的馮經理都猛地一哆嗦,狠狠瞪了我一眼:“你有病啊?”

  就連雷兆明都回頭看著我,不滿道:“李木,你干什么?”

  我急忙道歉:“對不起,對不起,我太激動了……”

  真不怪我沒素質。

  因為大屏幕里那張修復過的人臉,我前些日子才在一座墓里面見過。

  是張凌霄!

  嘩擦!

  這張凌霄,該不會是個‘種族’吧?

  我腦袋一時間有些卡殼了,前些日子我才在那座古墓里見過張凌霄的尸身,所以這具古尸,絕對不可能是張凌霄。

  那這具古尸又是誰?

  難道是李涂山?

  不對啊,李涂山是在家里被大火活活燒死的。

  而且這具古尸是千年以前的人,剛才主持人已經介紹過了,這具古尸是宋朝人。

  為什么宋朝人,會長著張凌霄的樣子……

  我死死盯著大屏幕那張臉,雖然用電腦復原過的人臉有些僵硬,缺乏立體感,但可以明顯看出來,那張臉跟張凌霄有至少百分之九十的相似度。???.

  這是我目前見過的,第二個跟張凌霄長得一樣的人,而且還是一千年前的人。

  難道這世上真有一個種族,而這個種族里的人,全都長著同一張臉。張凌霄,李涂山,和這具千年古尸,都是這個種族的人?

  我回過神來,想去看雷兆明他們的反應,才發現他們都坐我前面,我根本看不到他們的表情。

  而跟我坐一排的馮經理他們,倒是全都很淡定,看他們的樣子,全都不認識這張臉。

  只有蘇梅,跟我一樣很驚訝。

  上次在那座墓里面,她也見過張凌霄,估計她也懵了吧。

  接下來主持人的講解,我已經完全沒心思去聽了,一直到講解結束,文化宮又開放了展覽區。

  展覽區展覽的東西,就是那具千年古尸,還有被黃永孝從國外買回來的那些文物。

  此時那具千年古尸,就靜靜地躺在透明玻璃里,被無數人圍觀。

  各界人士都對此嘖嘖稱奇,尤其是那些考古專業的學生,實在想不通一具千年前的尸體,為什么會保存得如此完好,就連皮膚上的皺紋都還清晰可見。

  但這具古尸已經看不出面容了,因為已經成了干尸,只能利用電腦技術還原他的面孔。

  此時蘇梅走到我身邊,小聲問道:“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為什么這具古尸的臉……”

  我搖頭,說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這具古尸的尸身完好程度,跟那個公輸正鴻差不了多少。

  我懷疑,這具古尸和公輸正鴻,會不會是同一個年代的人?

  此時那些考古專業的學生,已經越來越激動了,硬是把我從那個玻璃展臺面前,擠到了人群里面,又把我從人群里面擠了出去,我擠了大半天都沒再擠進去。

  我也只能作罷,轉身去參觀那些文物。

  聽說這些文物,是黃永孝花了幾十個億從國外買回來的,無償就捐給上面了。

  什么叫格局,這就叫格局!

  此時我來到第一個展覽臺,里面放的是一張黃金面具。

  這面具一看就是裝逼人士戴的,就能遮住半張臉,那這玩意能遮個啥?

  不過這面具的造型倒引起了我的注意,只見面具上有個蛇形印記,蛇頭正好從面具上沖了出來。

  這造型怎么看都有些怪異,一看就不是啥正經人戴的。

  我看著看著,莫名有些心慌起來,連呼吸都有些不順暢。

  不知道是不是展廳的人太多了,導致空氣有點不太流通。

  我繼續走到下一個展臺,這個展臺里面擺放的是一件法杖,有點類似于佛家那些高僧所使用的禪杖,但和禪杖有著明顯區別。

  禪杖給人的感覺,是莊嚴肅穆,而這法杖給人的感覺,有一絲絲的邪氣。

  我這才注意到,這法杖的寶鼎上,竟然也刻有蛇形印記,而且一連刻了七條蛇。

  此時我感覺呼吸越來越有些不順暢了,晃眼間,我差點把展臺里的法杖看成了一條大蟒蛇。

  心慌的感覺再次涌上心頭,我整個人直接就癱了下去。

  幸好一只手扶住了我,沒讓我在大庭廣眾之下又吸引注意。

  我抬頭一看,才發現是蘇梅扶的我。

  “你怎么了?”蘇梅皺著眉頭。

  我說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可能是身體有點不舒服吧。

  我這身體經過了無數摧殘,有點虛弱也很正常。

  “腎虛了?”

  蘇梅瞥了我一眼:“難怪要把陳雪帶回去,還安排在自己那個部門,年輕人還是要懂點節制,小心縱欲過度。”

  我老臉一紅,呵斥道:“瞎說啥!我可是很清純的!”

  “喲呵。”蘇梅意味深長地笑道:“那你說說看,你怎么清純了?”

  我湊到她耳邊說了幾個字。

  蘇梅‘噗嗤’笑出聲來:“老處男。”

  嘩擦!

  她居然敢嘲笑我,懂不懂什么叫清純啊!

  我不再管她,繼續走到第三個展臺。

  這個展臺里面放的東西正常多了,是一頂鳳冠,所謂鳳冠,就是古代女子出嫁時頭頂所戴之物。

  這展臺里的鳳冠,一看便是大戶人家的女子出嫁所戴,既有寶石鑲嵌,又有金條鑲邊,這么一頂鳳冠,竟是以三億天價給買回來的。

  此時看這鳳冠,我竟猛地一僵,一種莫名其妙的熟悉感涌上心頭。

  連我自己都察覺到有些不對勁了,除了那種熟悉的感覺以外,我心中竟一陣刺痛,眼淚順著我的臉頰就流了下來。

  “喂,你怎么了?”

  蘇梅一臉愕然地看著我:“開個玩笑而已,你怎么還哭上了?”

  “難道你對老處男這三個字很敏感?”

  我擦掉眼淚,同樣有些錯愕。

  我根本不知道我為什么會突然流眼淚,也根本不知道我為什么會對這頂鳳冠有熟悉的感覺。

  “蛇形印記,蛇形印記……”

  我腦海之中,突然浮現出一幕我經歷過的畫面。

  在公輸正鴻的墓里面,離開的時候,我看到了公輸正鴻。

  他那張帶有蛇鱗的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