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403章 舍不得
  從朱大爺家出來,我已經跟陸子秋告完別了。

  他最近這半個月,肯定要在這里養傷,等養好傷,他自然會下山去。

  只是以后,他得改名換姓,去其他城市生活了。

  我原本想拿些錢給朱大爺,畢竟這半個月陸子秋得麻煩他,但朱大爺哪會收我的錢,反倒有些生氣。

  “小屁孩出去混了兩年,咋這么市儈呢,跟你朱大爺這么客氣?”

  “行,那就麻煩您了。”

  我倒不好意思起來,笑道:“等他養好傷,自己會下山去。”

  朱大爺點點頭,問道:“咱這地方畢竟難走,他剛養好傷怕是不方便一路顛簸,要不你給他家里人打個電話,讓他家里人到時候來接他。”

  “如果要來這里照顧他,也沒問題。”

  我說陸子秋從小是孤兒,只有一個哥哥,但他哥哥前些日子過世了。

  朱大爺頓時一怔,看著我道:“他……他哥哥死了?怎么死的?”

  我嘆氣道:“遭遇了一些不測,人上個月就沒了。”

  “哦,好,好的……”

  朱大爺突然變得有些急促起來,拍著我的肩膀道:“木娃子,待會兒我就不送你了,我還要去給那小子熬藥,你慢走……”

  說完,朱大爺就轉身走了。

  我看朱大爺這著急的樣子,對陸子秋還是很上心的,估計也是喜歡這個年輕人吧。

  畢竟陸子秋覺得他像自己的師父,所以對他很是尊敬。

  我們幾個回到家里,收拾了一下東西,就要準備離開了。

  我心里……有萬般不舍。

  以前我每次離開村子,回學校,我姥都會把我送到村口,但這一次,她只把我送到了家門口。

  而且她沒怎么跟我說太多話,不像以前那樣,跟我囑咐太多。

  她幾乎都在跟陳雪說話。

  “小雪,有時間就和木娃子回家看看我這老太婆。”

  “木娃子這人從小被寵到大,多少有點不太懂事,要是他欺負你,不用慣著,該扇就扇吧,他要是敢還手,你就給姥說,姥來幫你扇他。”

  陳雪紅著臉笑道:“好的,姥姥,您也要保重身體。”

  “好,好,這孩子太懂事了。”我姥笑得合不攏嘴。

  宋飛他們也都一一跟我姥道別。

  我想讓我姥再陪我走一程,送到村口,但剛開口,就被我姥打斷了。

  “行了行了,都多大的人了,還要我這老太婆送。”

  “趕緊的,路上小心點。”

  說完,我姥直接把大門關上了。

  其實最后幾句話,我已經能聽到她哽咽的語氣。

  此時大門已經關上,我卻久久不愿離開。

  她老了,老得背都有些馱了,就算我一年回來兩三次,我還能再見她幾次?

  等我安穩,成家立業,她還在嗎?

  想到這些,我眼睛又紅了。

  宋飛拍著我的肩膀道:“老人家年紀大了,怕送到村口舍不得你走。”

  “走吧,你站住這里,她會更難受的。”

  我點點頭,朝著村口走去。

  半路上,一頭老黃牛和一條大黃狗在那兒等著我。

  估計是知道我要走了,也來送我。

  老黃牛沖我晃了晃腦袋,想馱我一程。

  我笑道:“牛哥,我就不上來了,你也老了,等我下次回來,再牽你去坡上吃草吧。”

  走到村口。

  村長和一幫鄉親也在那兒等著我。

  這一幕我確實沒忍得住,我以為人長大了,是不會輕易掉眼淚的。

  原來人長大了,會比小時候更念家。

  “哎,這么大個人了,怎么動不動掉眼淚呢。”

  “老掉眼淚可娶不到媳婦啊。”

  大家笑了起來,我也跟著笑了起來。

  我看著人群里的七爺,給他道歉:“七爺,那酒……”

  “嗨,喝了就喝了唄。”七爺哪還有追周瘸子的那股兇惡勁,此時一臉慈祥:“那酒本來就是給你準備的,原本想等你娶媳婦再拿出來,結果讓你小子現在就喝了。”

  “不過反正也是給你喝的,早喝晚喝都一樣。”

  村長杵了杵拐杖,沖我擺擺手道:“快下山去吧,晚了沒車,出門在外,記住我說的話。”

  我知道村長是怕我又掉眼淚,所以催我走。

  我點點頭,看向大家:“各位長輩保重身體,有空我會回來看看的。”

  說完,我頭也不回地走了。

  眼淚哪還忍得住。

  都說他鄉顧有當頭月,不及故鄉一盞燈,我現在是深有體會。

  宋飛他們知道我現在心情低落,也沒來跟我說話。

  我實在想家得很,便開始思考其他的事情,不讓自己想家。

  陸子秋跟我說的事,太大了,大到讓我有些害怕,讓我摸不著頭腦。

  南區的董事長鄭巖庭,為什么會沒有中詛咒,他明明是鄭家的后代。之前我猜測幕后之人極有可能就是四位董事長之一,但農家樂事件結束的當天,幕后之人還在農家樂里面,而那天四位董事長全都來了,也就是說,幕后之人不太可能是四位董事長之一。

  但現在我又覺得,這個鄭巖庭……會不會就是幕后之人?

  幕后之人跟胡昆是認識的,而且根據我看到的胡昆和幕后之人的對話,幕后之人跟胡昆是同一時期的人,他甚至可能比胡昆要年長,至少不會比胡昆歲數要小。新筆趣閣

  而幕后之人沒有中詛咒,他還可以奪舍周玄,那他會不會……已經奪舍了鄭巖庭?所以鄭巖庭沒有中詛咒,這就解釋得通了。

  但這僅僅只是我的猜測,如果我推翻我的猜測,那鄭巖庭就不是幕后之人,他就是鄭巖庭本人,那鄭巖庭到底為什么沒有身中詛咒?而且還要瞞著鄭家人?

  除非鄭巖庭也有陰謀,這個陰謀還得瞞著鄭家人,他到底想干什么呢?

  這些不是我想破頭能想明白的。

  我實在是想不通,這些人整天哪來這么多陰謀,好像不玩陰謀這日子過不下去似的。

  我每天睜眼就活在陰謀里,閉眼都要小心翼翼的,生怕睡過去醒不來。

  我特么是真服了。

  草!

  心里越想越氣,多少驅散了一點我想家的心情。

  此時我們已經走到了祝家村。

  原本我們是可以不用經過祝家村的,但這里的事情,沒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