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401章 豁然開朗
  許磊聽到我的感嘆,沉默了一陣。

  而后他看著我,說:“小時候我很討厭我爸抽煙,這玩意又傷身又傷錢,一股子焦油味,有什么好抽的呢?”

  “可現在,我自己也成了老煙槍,滿身煙味。我也說不好我為什么要抽這玩意,但每當我壓力大的時候,我就會抽它,甚至會習慣性地來上一根。”

  “后來我才明白,我們每個人都會活成自己討厭的樣子,因為生活不給我們選擇的機會,只會讓我們被動去做自己不喜歡做的事。”

  “因為我們渺小,因為我們不是雷兆明,真相就是雷兆明可以逼迫我們去做任何事,但我們,絕不可能去逼迫他。”

  我愣在原地,細細琢磨許磊的開導。

  我似乎懂了,又似乎沒懂。

  我跟他說了村長對我的訓誡,我認為村長已經在擔憂我會走上歪路了。

  “我覺得,你應該是沒理解村長真正想要表達的意思。”

  許磊緩緩吐出煙霧,說:“你知道我們為什么會跟著你嗎,先不說我了,說說飛哥吧。我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但我覺得他的來歷,應該非同尋常。”

  “在他不拘一格的外表下,深藏的一定是相反的東西,也就是這么一個厲害而又有故事的人,竟然也會選擇跟著你,聽你的差遣,你覺得是因為什么?”

  我有些回答不上來,一時又愣住了。

  宋飛的來歷和經歷,我了解過一部分,但他還是太神秘了。

  他一個電話打出去,甚至能讓某單位的領導對他點頭哈腰。

  我一直以為宋飛是看在老宋的面子上,加上跟我們合得來,所以才會跟我們一起共事。

  其實細細想來,是根本說不通的。

  “因為連他也看得出來,你身上有一股韌勁,你在什么時候都能保持絕對的冷靜,總會在危險的時候,第一時間去考慮身邊的人。”

  許磊笑道:“也許明天你就會沒命,但今天你依然會苦中作樂,你就像是打不死的小強,而你身上具備的這些東西,正是我們所有人都欠缺的。”

  “不管是宋飛,還是我,還是項龍和陳雪,包括過世的方源,我們都掙扎在這個世界最底層又最殘酷的一面,我們需要有一個人,成為我們的精神領袖,盡管這個人只是一個小人物。”

  許磊看著我道:“你只是一個小人物,想要在這個殘酷的世界里掙扎,你就要活成自己討厭的樣子,但未必要放棄自己從前的樣子。村長的訓誡,是希望你找到一個可以平衡未來和從前的那個點,如果你不能平衡你自己,要么你就會滅亡,要么你就會變成跟雷兆明一樣的人。”

  我呆呆望著許磊,根本沒想到他居然能說出這些話來。

  一時間,令我茅塞頓開,豁然開朗。

  “能讓陳賀都真正服你,能讓陸子秋跟你做朋友,至少雷兆明是沒那個本事的。”

  陳賀拍著我的肩膀笑道:“好好琢磨琢磨吧。”

  說完,他走了。

  望著田野間的綠色,我愣了許久,起身的瞬間,我卻感覺整個人都輕松了許多。

  不管這條路,是不是我自己選的,我已經在這條路走了很遠了。我沒有回頭路可以走,我既不能一成不變,也不能變得極端,許磊和村長說得對,我要平衡我自己。

  一直以來,我都把一切怪罪到命運頭上,感嘆命運不公,殊不知自己已經在被命運牽著鼻子走了。

  其實我還是我,我還是那個李木,我應該相信我自己。

  我不相信命運可以控制一個勇敢的人!

  我相信人定勝天!

  我相信我自己!

  ……

  臨走前。

  我去看望了一下陸子秋。

  我們馬上要離開了,但陸子秋的傷勢還不允許他下山,他至少要在望月村休養半個月。

  而且即便他休養好了,他也不能再回公司了。

  準確的說,這世上不能再有陸子秋了。

  一旦雷兆明知道陸子秋還活著,我就得死。

  “撿回一條命,還退出江湖了,今后可以過正常人的生活。”

  陸子秋看著我笑道:“你說得對,我是幸運的。”

  我也笑了起來,陸子秋也是當初的那五人組之一,之前我從來沒想過我會跟他成為朋友。

  但這段友誼也很短暫,因為我們今后不能再隨便見面了,他今后甚至要改名換姓。

  “以后有什么打算嗎?”我問他。

  陸子秋想了想道:“這些年也存了一些錢,生活是不用愁了,但未來要干什么,還是有些迷茫,以為退出這個圈子,當個普通人,應該是很久以后的事,沒想到這么快。”

  “說起來,還有些小小的失落。”

  我點點頭:“做普通人好,平平淡淡才是真嘛。”

  “李木……”

  陸子秋有些遺憾地看著我:“認識你太晚了,也不知道以后還有沒有機會再見面。”

  我討厭離別,盡量不讓離別變得傷感,只是笑了笑:“我不會在玉龍集團呆一輩子,總有離開的時候,山水有相逢,總有再見的時候。”

  “但你可別在這個時候跟我見面,不然我就完了。”

  陸子秋哈哈一笑,點點頭,又認真起來:“為了報答你的救命之恩,我再告訴你一個秘密。”

  說著,他看了宋飛和陳雪他們一眼。

  言下之意,這個秘密只能讓我知道。

  “擦!”???.

  “你倆有基情啊,說話還得背著人。”

  宋飛一臉不爽。

  陸子秋尷尬一笑:“大家別見怪,有些秘密不是不能說,只是牽扯重大,希望各位能理解。”

  宋飛他們也不是不識趣的人,很知趣地退了出去。

  我湊到陸子秋跟前,小聲道:“啥秘密?”

  這個秘密只能讓我聽到,還牽扯重大,我相信一定不是什么小事。

  “玉龍集團,四位董事長里面,有一個人,沒有中詛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