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387章 出大事了
  沒多久,周瘸子提著大包小包的東西回來了。

  他給我們拿了點吃的,還拿了些藥。

  村長口中的老朱,算是我們村子里的赤腳醫生。

  雖說是赤腳醫生,但他卻是我見過最牛逼的赤腳醫生,我們村子里不管誰有大病小病,都是去找他看,小病不過三天,大病不過七天,全都能治好。

  周瘸子帶來了一包泥一樣的藥,連他也說不出來是什么名字,總之就是治外傷的,差點沒把我熏得原地去世。

  我就知道那朱大爺的藥都是這種東西,不入口還難聞,但藥效卻是神奇。

  蘇梅一臉嫌棄,以為那是馬糞,差點沒吐出來。

  但我還是給她把藥敷上去了。

  不消片刻,她就有些驚喜起來:“傷口好像不疼了,這是什么藥,比止疼藥還管用。”

  村長道:“這是我們村里醫生的祖傳秘方,能消炎止痛,去腐生肌,回去休息幾日即可傷好,但若是傷到骨頭,還是要去醫院治一治。”

  說著,周瘸子又拿來兩顆藥丸,讓蘇梅和陳雪都服下。

  又是不消片刻,兩個人的高燒都退了不燒。

  這朱大爺的藥可謂是神奇,我現在才發現,我們村里竟然個個都是人才,就連周瘸子都是個高手。

  此時已經是深夜了,村子里依然熱鬧,不知道在干什么。

  我問道:“咱村的村民還挺活躍,這是在干什么呢?”

  周瘸子道:“有人過生日,慶生呢。”

  我愣了半天,猛然間想起來。

  小時候我從祝家村里逃回來的第二天,就是我姥過生日。

  原來今天是我姥生日啊。

  “姥,祝你生日快樂……”

  我在心里默默念道。

  現在去給她慶生是不可能了,我怕嚇著她,而且村長也不讓我們進去。

  “這里有一些吃的,幾位吃飽喝足,就快快下山去吧。”

  村長說完,轉身就和周瘸子回村了。

  蘇梅望著二人的背影,有些感慨:“這到底是個什么村子……”

  身為這個村子的人,我還是感到很自豪的。

  接下來我們吃了點東西,體力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

  “我們要回祝家村嗎……”蘇梅問我。

  “要回。”

  我說:“但只能我和陳雪回去,你不能回去。”

  蘇梅不解地看著我:“為什么?”

  我也看著她:“你如果信我,就別回去,你如果回去,死路一條。”

  “我知道下山的路,你直接下山去,回你自己的公司,等明天天一亮,你就知道我為什么不讓你回祝家村了。”

  蘇梅有些猶豫。

  她來祝家村,本來就是來執行任務的,結果任務一個都沒完成,還落了一身傷。

  而且她的人也不知道死了多少,如果就這么回去,免不了要受懲罰。

  但如今我救了她的命,一路上要不是我,她早就被人家丟下了,至少現在我說的話,她還是言聽計從的。

  退一萬步講,即便她現在返回祝家村,她也做不了什么,沒準還要跟王鐵軍那伙人相遇。

  “好吧……”

  蘇梅嘆了口氣,也準備下山去。

  我給她指了一條路,她跟我說了身謝謝,便下山去了。

  她的背影,顯得有些狼狽。

  我估計經過這一次,她應該是囂張不起來了。

  “舍不得啊,舍不得就去追啊。”

  陳雪見我一直盯著蘇梅的背影,沒好氣道:“這么個大美人,還救了人家的命,要是發展一下,沒準還能以身相許呢。”

  我老臉一紅道:“你瞎說什么,我是在想事情。”

  “想什么?快說,不許思考,快說!”

  我:“……”

  不是我不肯說。

  而是惡鬼咒的解咒方法,我不能告訴陳雪。

  這是四大家族傾家蕩產都想得到的東西,普天之下,我絕不能告訴第二個人。

  這東西可以是籌碼,但也可以變成殺身之禍。

  而我現在想的,就是綁架雷兆明的那個人,到底是不是想去尋找那個墓,他如果是想去找那個墓,就是想找到惡鬼咒的解咒方法。

  但中了惡鬼咒的,全是四大家族的人,雷兆明可能巴不得找到這個東西。

  那個綁架雷兆明的人,又怎么可能去幫四大家族找解咒的方法?

  這個人表現出來的行為,我至今看不明白。

  “你說啊,你怎么不說了,是不是編不下去了!”

  陳雪不依不撓道:“呵,男人,都一個樣,看見美女就走不動道了,去追吧,說不定還能雙宿雙棲呢。”

  我有些哭笑不得:“別鬧好不好,我真的在想事情。”

  說著,我不由分說將她背了起來,準備回祝家村。

  “誰要你背了,放我下來!”

  “行,我就當沒背你,我在背一頭豬,行了嗎?”

  “你去死!”

  ……

  回到祝家村,我倆是偷偷進村的。

  王鐵軍他們肯定已經回村了,但我不知道宋飛他們有沒有回來,如果宋飛他們沒回來,我恐怕還得出去找宋飛他們。

  整個村子顯得十分安靜,安靜得有些詭異。

  我一路摸回到祝老頭的家里,只見院子里,石寬和四個保鏢不知道在商量些什么,見我和陳雪回來,他們連忙起身。

  “李主管,你倆沒事吧,我們正準備出去找你們呢。”

  “我們沒事,宋飛他們呢?”

  我急忙問道。

  聽到這些保鏢的話,我頓時松了口氣。

  宋飛他們全都沒事,只是受了些小傷。

  我連忙跑進屋子里,只見宋飛他們果真都負了傷,此時正收拾好背包,不知道要去哪。

  見我和陳雪回來,三個人頓時就傻眼了。

  “臥槽!你倆還舍得回來!”

  “死哪去了!是不是偷情去了!”

  宋飛氣得破口大罵。

  原來他們也準備去找我和陳雪。

  我忙道:“出了點事,我們掉進了一個水潭,進了山洞,好不容易才逃回來,現在別說這么多了。”

  我準備把我發現的一個秘密告訴給宋飛他們,跟他們通個氣,我隱隱覺得,馬上就要出大事了。

  “你們聽我說,其實雷兆明……”

  我話說到開頭,就說了個開頭,果真就出事了。

  很快,外面就傳來一陣喧嘩聲和吵鬧聲。

  我們忙跑出去一看,只見一大群人,差不多二十多個人沖進了院子里,把石寬他們全抓了。

  為首的人面無表情地看著我們,招招手道。

  “把他們也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