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384章 落入敵手
  再次見到祝老頭,他和先前拉我腳那人一樣,臉都已經泡得腫脹了。

  我看見這老頭就來氣,媽的死了都還要拉我墊背。

  此時食人魚已經快沖上來了,我死命蹬他也蹬不掉,甚至已經有兩條食人魚朝我游了過來,咬得我兩條腿鉆心地疼。

  我立刻抽出刀子,砍了那兩條魚,又掉轉方向,朝祝老頭捅過去。

  這一刀下去,老頭竟然睜眼了,那死灰色的瞳孔好像尸變了一樣,嚇得我又嗆了一口水。

  以我現在的狀態,我最多還能堅持十幾秒鐘,但我游上去都需要這十幾秒。

  我心里一沉,知道我要溺水了,情急之下,我死命地朝老頭捅過去,不管鼻子還是眼睛,一陣胡捅。

  最后他終于松了手,而我也耗盡了肺部所有的氧氣。

  窒息的感覺讓我頭暈腦脹,肺部更是爆炸般的難受。

  好幾只食人魚都咬住了我,鉆心的疼痛讓我稍微清醒了些,我用盡最后的一絲力氣,靠著自身的浮力,朝水面浮了上去。

  生死就在這幾秒之間,剩下的那些食人魚全都朝我涌了過來,如果沒人把我拽上去,我肯定就死定了。

  好在天不亡我,就在我快浮出水面的時候,兩只大手伸了下來,一把將我拉了上去。

  迷迷糊糊之中,我看到了很多人,都是男人。

  但我已經神志不清了,看到的全是模糊的人影,我只能憑人影去判斷這些人是不是宋飛他們,結果不是,估計我們落到其他幾家公司的人手上了。

  耳邊傳來陳雪和蘇梅的呼喊聲。

  蘇梅一邊叫著我,一邊抬手就送了我一巴掌,想把我扇醒過來。

  “你干什么!走開!”

  “誰要你給他做人工呼吸!老娘不會嗎!”

  耳邊傳來陳雪的怒喝,下一秒,一雙柔軟的薄唇覆蓋了上來,不停地給我吹氣。

  陳雪一邊給我做著人工呼吸,一邊又給我做著心臟復蘇,不一會兒,我嗆進肺里的水全都噴了出來,噴了陳雪一臉。

  陳雪也顧不上擦,頓時喜極而泣,撲進我懷里。

  “你沒事吧?”

  “沒事……”

  我緩了緩,看向圍著我們的這群男人。

  這些人是北區的,其中有一個人我認識,好像叫程東,是被雷兆明囚禁過的人之一,而且之前我們已經遇到過了。我當時還告訴他,我不是他的對手,他不殺我已經算是報了恩情,之后如果再遇見,他要殺我便殺,不用顧及什么。

  沒想到這么快就遇上了。

  此時人群里面走出來另一個男子,翻了翻我的背包,但很快就踢向了一邊。

  “老大,他們也沒吃的了,就剩一支退燒藥。”

  他翻完我的背包,走到一個青年男子面前。

  這青年男子很陰郁,有著和肖陽一樣沉穩的氣勢,應該就是這支隊伍領頭的,叫那個什么王鐵軍。

  王鐵軍抓了抓頭發,嘆了口氣,顯得很頹廢。

  很顯然,他們這伙人也已經很久沒吃喝了,而且還找不到回去的路。

  “把他們殺了吧。”

  王鐵軍陰沉著臉道:“找不到雷兆明也沒辦法,但宰了他們幾個,我們也算沒白來一趟。”

  我聽到這話頓時就如墜冰窖。

  我死也就算了,我怎么能讓陳雪死,但這個時候,他們要殺我也攔不住。

  蘇梅皺著眉頭道:“王鐵軍,你什么意思,你連我也要殺?”

  “怎么,你比較特殊嗎?”

  王鐵軍瞥了蘇梅一眼,不屑道:“蘇經理,你不會真以為我們是盟友吧?如果現在我倆換一換,你會不殺我嗎?”

  “大家心照不宣,怪就怪你自己倒霉吧。”

  蘇梅臉都白了,她知道王鐵軍的意思,他們這些人都是奔著雷兆明來的,也是奔著第四塊玉佩來的,但現在不管是雷兆明還是玉佩,他們都根本沒有頭緒,回去肯定要受懲罰。

  但如果能干掉其他公司的高層,至少也能立功,不至于受太重的懲罰。

  蘇梅當然不想死,連忙將求助的目光投向我。

  可這個時候,我能有什么辦法?

  但讓我沒想到的是,那個被我救過的程東,竟然幫我們說話了。

  “軍哥,我覺得現在沒必要殺他們。”

  程東對王鐵軍道:“深山老林里面不可能沒吃的,猛禽野獸多得是,不如留著他們去幫我們打獵,如果遇到危險,他們可以沖在前面。”

  王鐵軍想了想,冷笑起來:“這三個人,一個腿殘了,一個生病了,就剩一個男的還手無縛雞之力,要他們有什么用?”

  “留著興許還有隱患,沒必要留著。”

  王鐵軍是這伙人的老大,程東也只能聽他的,無奈地向我投來一個歉意的眼神。

  我急忙說道:“你們如果找不到回去的路,遲早也會被困死在這座山上,我雖然不知道怎么回祝家村,但我知道祝家村附近還有個村子,我知道那個村子的路。”

  “你們要是不想餓死在這里,就最好留我們一命。”

  聽到我的話,王鐵軍頓時一愣,瞇起眼睛道:“你不會是為了活命,故意拖延時間的吧?”

  這時程東又道:“軍哥,祝家村附近的確還有個村子,好像叫什么望月村。”

  王鐵軍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問我:“你確定你知道那個村子的路?如果你敢耍花樣,后果你應該知道的。”

  我點點頭,哪會不知道。

  這王鐵軍一看就是心狠手黑的人,我如果騙他,死可能都死得不安寧。

  “放心吧,我也想活下去,從這里到那個村子,最多兩個小時。天已經快黑了,如果要去的話,最好盡快動身。”

  現在是白天,從我下潭進洞再到出來,差不多已經過去整整一天了。

  馬上又要進入天黑,我在想天黑以后,祝家村的時間會倒退到1999年,那我們望月村會不會也是1999年?

  如果是的話那就最好,因為1999年,我們村子里幾乎都是青壯年,只要到了望月村,望月村的村民絕對不會袖手旁觀。

  如果不是1999年,我們村里也有一些青壯年,整個村子里的人都認得我,他們同樣不會袖手旁觀。到時候整個村子拿刀出來,這些北區的人不敢作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