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378章 長明燈
  我和蘇梅在石門外研究了很久,我甚至都馱著她去敲了敲墓道的頂端,想看看石門上面有沒有什么機關暗器。

  但我們什么都沒發現。

  蘇梅最后得出結論:“開啟石門應該不會有危險,就算有,也是在里面。”

  我有些心虛地看著她:“你確定嗎……不確定咱倆可都只有一條命。”

  蘇梅點點頭,表情有些不自然:“前幾年我下過幾次墓,跟著一些老師傅學過一些東西,這外面確實沒有設置其他的機關陷阱。”

  我驚呆了。

  她閱歷還挺豐富啊,這業務也太廣了,還兼職盜墓。

  既然確定石門沒有機關陷阱,那我倆也就不再耽擱時間了,一人站在石門的一邊,同時按下凸起來的那兩塊石頭。

  “咔——”

  又是機擴被激活的聲音,那道石門很快便從下往上升了起來。

  我探出一只腳,往里面試探了一下,確定這石門不會掉下來,我才松了口氣。

  只見這石門里面,又是一條墓道,我看不出來兩條墓道有什么不同,但里面那條墓道的墻壁上,左右兩邊都各掛了十幾盞長明燈。

  這種長明燈,是給死者引路用的。

  人死之后,頭七要回魂,便要點上長明燈,指引死者的亡魂回家,再見家人最后一面,然后就安心去投胎。

  只是我有些不明白,為什么墓主人要在墓道擺上這種東西?

  難道他也要回魂?

  可他這頭七都不知道過了多少年了吧。

  盡管石門已經開了,但我和蘇梅都不敢輕易進去。

  直覺告訴我,里面這條墓道,肯定不容易通過。

  “蘇經理,你不是下過墓嗎,那你肯定比我有經驗,你進去看看。”

  我的語氣不是在商量,而是直接讓她進去。

  蘇梅顯然有些不樂意,瞪眼道:“你怎么不進去,想讓老娘進去給你趟雷,你做夢!”

  我笑了一聲,直接把刀架在她脖子上:“你以為我為什么要救你?”

  蘇梅僵在原地,有些不可思議地望著我,她可能沒想到我竟然這么陰險,上一秒還拿她當隊友,這一秒就要讓她去趟雷。

  我也沒想到我會變得這么陰險,但我的確就是變了。

  以前的李木已經死了,死在了雷小曼遇害的那晚。

  我想要活下去,就得摒棄婦人之仁。

  這條墓道肯定有問題,里面不會無緣無故地擺這么多長明燈,長明燈的出現肯定有什么意義。

  我不敢隨便進去,如果出了事,沒人會來救我,但要想知道古墓里有什么東西,就必須要有人進去,這就是我救蘇梅的原因。

  否則我把她扔下水潭,又怎么會救她。

  “你……卑鄙無恥!”

  蘇梅對我的態度,好不容易有了些改觀,此刻又蕩然無存了。

  “你不也是這種人,何苦說我呢?”

  我笑道:“你說我婦人之仁,現在我不婦人之仁了,我聽你的。”

  “進去吧,別逼我動手,你如果運氣好,興許還能活下來。”

  蘇梅顫抖地走了進去,當她徹底跨進那條墓道的時候,她顫抖地更加厲害了。

  因為她也清楚,這墓道肯定會有危險,而且她瘸著一條腿,如果有危險,她很可能九死一生。

  而此刻,我也緊緊握著刀子,注視著整個墓道的變化。

  就在蘇梅走進去的那一剎那,墓道兩邊的長明燈忽然就燃了起來,整條墓道燈火通明。

  突然間產生的變化,嚇得蘇梅手電筒都掉在了地上,光束照射到墓道的拐彎處,一對大紅燈籠突然就出現在了拐角的地方。

  看到那對大紅燈籠,我也瞪大了眼睛。

  這是剛才那條巨蚺,它頭上的傷口……正是我和蘇梅給它捅傷的。

  可它不是在上面嗎?它是怎么進去的?

  此刻那條巨蚺張著血盆大口,吐著巨大的蛇信子,朝著蘇梅游走了過來。

  相隔數米遠,我都能感覺到蘇梅的恐懼,她當場就崩潰了,癱坐在地上,絕望地慘叫著。

  “迷魂陣……”

  我瞬間就明白了。

  迷魂陣,出自機關術上半冊陣法篇,擺陣之物便是七七四十九盞長明燈,借活人的陽氣點燃,制造幻境,幻化出人內心最恐懼的東西。

  而蘇梅內心最恐懼的,就是剛才那條巨蚺。新筆趣閣

  這個迷魂陣最厲害的地方就在于幻化出來的東西,讓中招之人分辨不出真假,從而死在幻境里面,只要在幻境里死去,現實中也就死了。

  我一個箭步就沖了進去,來到蘇梅身后,將手中的刀射了出去,打爆第一盞長明燈,緊接著我又奪過蘇梅手上那把刀,射爆最后一盞長明燈。

  首尾兩盞燈熄滅,這個迷魂陣就算是破了。

  那條巨蚺是幻境所化,自然也就消失在了墓道里。

  但此刻我卻是更加好奇了起來。

  這個迷魂陣出自墨家機關術,自然屬于墨家機關里的一種,也就是說,設計這個機關的人,就是墨家的人。

  那這里面埋的會是誰呢?

  蘇梅估計是被剛才那條巨蚺嚇得精神快崩潰了,本能地撲進了我懷里,崩潰地大哭起來。

  我以為她這種女人,是不會哭的呢,原來她也有脆弱的時候啊。

  此時的她,哭得委屈至極,甚至都忘了是我逼她進來的。

  “蘇經理,危險已經解除了,剛才那是幻覺。”

  懷里的蘇梅頓時一愣,連忙從我懷里出來,惡狠狠地瞪著我,雙手捶打著我胸口,就像個正在發脾氣的小女人一樣。

  這要是以前的話,我是想象不到她竟然還有這一面的,看來她真是被嚇懵了。

  “你也別怪我,要是剛才進來的是我,你會想到要射爆首尾兩盞燈嗎?”

  我沒有絲毫愧疚,反而很心安理得。

  剛才要是我進來,我根本沒機會去思考這到底是什么機關,我只會跟蘇梅一樣,被那條巨蚺嚇得崩潰,然后被它吃掉,死在幻境里。

  這就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