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370章 前往后山
  蘇梅這伙人,沒敢借住在村民家里,而是在一片空地里搭起了帳篷。

  我趕過來的時候,他們正準備去附近搜尋,臉色有些不太好看,估計也發現了村民們白天集體消失的詭異。

  見我只身一人過來,蘇梅帶著人朝我走來。

  “喲,李主管,有何指教啊?”

  “陳雪呢?”

  我陰沉著臉,死死盯著她。

  蘇梅頓時一愣,旋即便笑道:“怎么,人不見了?”

  “你也是,一個大活人你都守不住,跑我這兒來要人。”

  “難不成我還給你把人藏起來了?”

  我直接揪住她的衣領,咬牙切齒道:“人到底在不在你這兒!說!”

  蘇梅一個過肩摔,直接把我摔在地上,差點給我摔得背過氣去。

  別說我現在受著傷,我就算沒受傷,估計也防不住她這一下子。

  這女人能在西區當上經理,身手絕對不一般,一看就是練過的。

  “神經病!”

  “老娘現在沒空管你的陳雪,你有多遠給我死多遠!”

  她話音剛落,一群大漢就朝我圍了過來,對著我拳打腳踢。

  但沒打多久,一個人影就飛了過來,仿佛一顆炸彈,三兩下就打飛了好幾個人。

  “媽的,傷員你們也打啊!”

  宋飛一邊罵著,一邊將我扶了起來。

  項龍和許磊也趕了過來。

  “蘇梅,老子忍你很久了,你信不信我把你賣窯子里面去!”

  宋飛指著蘇梅的鼻子罵道。

  “草!”蘇梅也氣瘋了,回罵道:“是他先來找麻煩的,關老娘什么事!”

  “陳雪壓根就不在我這兒,她被個老頭兒拐去后山了,你牛逼你去找那老頭兒啊!”

  宋飛甩了甩頭,看著我:“人不在這兒啊,讓祝老頭拐跑了。”

  我頓時一怔。

  后山……

  昨晚去的后山,那就是1999年去的后山。

  我記得小時候的那一晚,我也去了后山……

  “打擾了。”

  我道了個歉,便準備跟宋飛他們回去,帶著其他人去后山。

  蘇梅氣得臉都黑了,但礙于宋飛在,她不敢過來再給我一個過肩摔。

  正在這時,蘇梅的一個手下跑回來匯報情況。

  “蘇經理,北區的人好像發現了雷兆明的蹤跡,他們現在全都去了后山。”

  聽到這個人的匯報,我們也愣住了。

  雷兆明出現了?

  “雷兆明跟誰一起的?”蘇梅有些激動。

  “好像就是抓他的那個人,那個人把他帶去了后山,而且雷兆明好像快不行了。”

  “不行了?”

  蘇梅哈哈大笑起來,甚是激動:“走!我們去協助北區的兄弟!”

  說完,她立刻帶著她的人趕去后山,生怕我們也追過去。???.

  現在四大公司的人都來了,除了陸子秋已經不管這事以外,西區和北區的人都要致雷兆明于死地,而且還要搶到第四塊玉佩。

  而我們,是要雷兆明活下來,并且將他活著帶回去。

  后山,陳雪在后山,雷兆明也在后山,后山我們是必須要去一趟了。

  “快!馬上回去叫人!”

  我們連忙跑回祝老頭家里,將情況跟其他人說明。

  一聽說雷兆明出現了,石寬杵著拐杖就要跟我們一起。

  “你去干什么?”

  我看著他:“其余三家公司的人都來了,接下來肯定會有血拼,你去了就是死。”

  他這個樣子,如果別人殺過來,他只有等死的份。

  石寬猶豫了半天,嘆氣道:“好吧,你們注意安全,一定要把雷董帶回來。”

  我們沒再耽擱時間,除了石寬以外,我們所有人都拿著干糧和裝備趕去后山。

  其實我到現在都沒弄明白,綁架雷兆明的那個人到底想干什么。

  他帶雷兆明去后山又想干什么。

  陳雪也在后山,但我知道,不到天黑,我就算把整個后山都翻一遍,我也找不到她。

  所以現在的重心,是找到雷兆明。

  很快我們就進入了后山,但后山很大,即便我們的動作已經很快了,卻連蘇梅他們的影子也沒瞧到。

  興許他們是從其他的方向進了后山。

  “接下來大家要小心點。”

  我叮囑道:“除了要防備抓了雷董的那個人,我們更要防備西區和北區的人,這幫人如果跟我們遭遇,他們是不會手下留情的,所以只要遇見,一個都不要放過。”

  聽到我的話,幾個保鏢詫異地問道:“全都……殺了嗎?”

  我點點頭:“全都宰了。”

  聽到我親口說出這四個人,項龍和宋飛忍不住看了我一眼。

  也許在他們眼里,我已經變了。

  沒錯,我確實變了,變得不再心慈手軟了。

  自從經歷了昨晚的事,我就明白了一個道理,心慈手軟換不來什么,只能換來敵人的瘋狂報復。

  要想不被報復,就得在他們報復之前,先把他們宰了。

  遇見一個,那就宰一個,宰完了所有人,障礙和危險自然就沒了。

  可后山之大,我們已經行進了三個多小時,從早上走到了中午,卻連雷兆明的影子都沒瞧見。

  我們甚至沒和蘇梅他們遭遇。

  像這種沒被開發過的山區,幾乎連路都沒有,三個多小時已經讓我們體力消耗了一半不止。

  我們找了塊平地稍作休息,吃點干糧補充體力。

  “照這么找下去,我們找上三天三夜可能都沒有結果。”

  許磊滿臉疲憊地說道:“而且不止我們在移動,興許那個人和雷董也在移動,這山這么大,我們能相遇的幾率,太小了。”

  宋飛喝了一整瓶水,甩了甩頭:“我們還要考慮體力,考慮吃的和喝的。一旦體力消耗完,如果跟其他公司的人遭遇,疲勞狀態下,我都沒辦法應付那么多人。”

  “吃的就更別說,這深山老林里,干糧要是吃完了,吃樹葉吧。”

  “要是運氣好,能找到水源,喝的倒是不用擔心。”

  總之一句話,我們在這里耗費的時間越久,就對我們越不利。

  “我們不能這么漫無目的地去找。”

  項龍關鍵時候給出了我們思路:“那個綁架雷董事長的人,為什么要把雷董事長帶到后山來?難道后山有什么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