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353章 安靜的祝家村
  雷兆明被抓,而囚禁他的人又引我們來救他。

  很顯然,這次的事件沒有什么陰謀,應該算是陽謀了。

  囚禁雷兆明的人,知道我們會來救人,而我們也知道他知道。

  唯一不知道的,就是他到底想干什么。

  “進村以后,大家要保持常態,不管發生什么事,絕對不能跟村民們發生沖突。”

  囑咐完后,我便領著眾人進村。

  現在是晚上九點多。

  農村的夜晚和城里的夜晚不同,前者只要天黑,家家戶戶幾乎都不會再出門。

  可即便是不出門,家里還是會燈火通明,不是農村人就一定睡得早。

  而我們現在看到的祝家村,根本就沒有一戶人家還亮著燈。

  說實話,這祝家村太安靜了點,安靜得都有些不正常了。

  這給了我們一種錯覺,就好像這村里壓根就沒有人,而是一座空村。

  可如果是空村,周邊這些菜地又是誰種的?

  “這村子……怎么一點光亮都沒有……”

  一個保鏢忍不住問道:“難道農村里的人都睡得這么早嗎?”

  石寬皺眉道:“這村子不太正常,我也是在農村長大的,一兩家睡得早也就罷了,怎么可能所有人都睡這么早?”

  “而且就算這地方再窮,不可能窮到連電都沒有吧?”

  如此的不正常,頓時讓氣氛變得有些詭異起來。

  又正值黑夜,其實所有人都開始緊張了。

  我忙看向陳雪,只見陳雪沖我搖頭。

  她只要搖頭,就證明附近沒鬼。

  “別自己嚇自己。”我說:“這么大的村子,怎么可能一個人都沒有?”

  像這種窮鄉僻壤,村子里的青壯年都出去打工了,留在家里的都是老弱婦孺,很多村子其實都不剩多少人了,老人家睡得早又不奇怪。

  我領著眾人,故意讓他們把手電筒都打開,這樣能吸引村子里的人注意。

  否則大晚上的一個人都看不到,我也挺害怕的。

  此時偌大的村子,我們竟成了唯一的光源。

  我故意讓他們說話說得很大聲,又故意制造出一些動靜。

  可整個村子仿佛真的空無一人,竟沒有人出門來看一下。

  “有有有……有鬼!”

  就在此時,一個保鏢突然怪叫起來,嚇我們一激靈,所有的手電筒都朝他指向的方向照去。

  只見一個五六歲的小男孩,就這么直挺挺地站在不遠處,正滿臉是血地看著我們。

  這種環境下,突然看到這么一幕,我們所有人都嚇懵了。

  宋飛和石寬更是嚇得倒吸一口涼氣,差點轉身就要跑路。

  我才發現,不管一個人再厲害,其實怕鬼的時候跟我們也沒區別。

  “小雪妹妹,那是人是鬼啊……”宋飛聲音都在發抖。

  陳雪沒好氣地說道:“是人!那孩子受傷了!”

  說著,她忙朝那小男孩跑了過去。

  我一看情況不對,也連忙從背包里面拿出急救包跟了上去。

  走近一看才發現,這小家伙還真是個人啊,而且渾身都是泥,估計是大晚上出來瞎溜達,掉溝里了。

  他那一臉的血,是腦袋磕破了流出來的。

  我和陳雪一邊給他處理傷口,一邊問道:“小弟弟,大晚上的你不睡覺,你出來干啥呢?”

  “找曼曼姐姐玩。”小家伙長得呆頭呆腦的,看到我們一大群陌生人,顯得有些緊張。

  不過他腦袋磕得這么狠,居然沒哭出來,也是夠堅強的。

  他口中的曼曼姐姐,估計是村子里的某位姑娘吧。

  此時其他人也走了過來,頓時松了口氣。

  石寬沒好氣地瞪了那個保鏢一眼:“大晚上的,你他娘的能不能別一驚一乍?”

  那保鏢有些驚魂未定,臉紅道:“不好意思,我還以為是……”

  “閉嘴!”

  石寬又瞪了他一眼,顯然是很忌憚那個字。

  此時我們給那小男孩處理好了傷口,陳雪直接把他抱了起來,語氣很是溫柔:“小弟弟,你是誰家的小朋友呀?家里有家長嗎?”

  男人從小到老,對美女那都是沒有抵抗力的。

  小男孩頓時沒了防備,指向不遠處的一幢房子:“我爺爺在家。”

  我們連忙掃了一眼,那是幢很大的土房子。

  其實這里大部分都是土房子,雖然也有磚瓦房,但很少。

  連我都沒想到,我們望月村的隔壁,居然還有這么窮的村子,比我們村都窮。

  真是奇了怪了,我小時候來過這里一次,居然對此沒有什么印象。

  估計是那時候太小,都已經忘了這祝家村的模樣了吧。

  我們在小男孩的指引下,去往他家。

  路上問了他名字,這小男孩叫狗剩子。

  農村人比較迷信,認為給小孩的名字起大了,怕擎不住而夭折,所以在小時候通常都取個卑賤的小名。

  狗剩子一路引導我們到了他家門口。

  敲響門后,里面很快便傳來一陣緩慢的腳步聲。

  不一會兒,門開了,一個年紀約七十的老頭兒出現在我們眼前。

  老頭兒看到我們一群陌生人,顯得有些茫然:“你們是……”

  陳雪忙把狗剩子抱了過來,我客氣道:“老人家,這小孩是你們家的吧,孩子大晚上的跑出來玩,掉溝里了,我們剛給他包扎了一下。”

  老頭兒一看狗剩子腦袋纏一圈紗布,頓時也有些心疼,責備道:“狗剩,你怎么又往外瞎跑,咋摔這么狠哩,疼不?”

  “疼,爺爺。”狗剩子終于露出些許委屈,又興奮地指著陳雪:“是姐姐給我包扎好的。”

  老頭兒下意識地看向陳雪,眼里閃過一道異樣的光芒。

  不知道是不是天太黑,我看花眼了,我總覺得這老頭兒看陳雪的眼神有些奇怪。

  “老人家,我們是上頭派來的科考隊,來這里做一些研究。”

  我忙拿出早已準備好的證件,做著虛假的自我介紹:“我們到這里已經天黑了,找不到住的地方,能不能在您家借住一晚?”

  老頭兒很是客氣,笑呵呵道:“你們是知識分子啊,當然能了,可是你們人太多了,咱家怕是睡不下。”

  我笑了笑:“沒關系,那咱們村有沒有沒人住的房子?只要有睡的地方就成。”

  我原本只是想試探一下老頭。

  可沒想到,他對我們根本沒什么防備。

  “有哩。”

  “村西頭那邊,靠近溪溝那地方,有棟房子沒人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