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345章 她怎么在我房間
  宋飛從車上提下來幾箱啤酒。

  他應該是早就準備好的。

  我竟沒想到比所有人都大大咧咧的他,心思如此細膩。

  苦酒入喉,總算是麻痹了內心的些許傷痛。

  我們喝完了一箱又一箱,喝到最后,我看人都有些重影了。

  “等我報完仇,我就帶著我爸去周游全世界,如果那時候他還走得動。”

  宋飛哈哈大笑道,看向我們:“你們呢,難道沒什么夢想嗎?”

  我已經喝得快斷片了,但依然能回憶起我的夢想。

  可我的夢想,早就隨著我被改寫的命運而破滅了。

  “等我掙夠錢,等事情結束以后,我就帶著陳雪回歸正常人的生活,不管貧窮還是富有,能簡簡單單過完這一生,就已經是幸運了。”

  我和宋飛又看向項龍。

  項龍笑道:“我和小萌約定好,將來去北方看一場大雪。”

  “現在她不在了,但我還是想去看雪,我想我應該會在北方定居吧。”

  宋飛:“好,不管是為了我們的夢想,還是為了關心我們的人,今晚過后,我們依然要好好生活。”

  “這最后一瓶酒,就敬我們逝去的愛人吧。”

  “祝她們……一路走好。”

  我們三個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抬頭望著星空,淚流滿面。

  “陳小妍,一路走好!”

  “胡小萌,一路走好!”

  “再見了!”

  聲嘶力竭地吼完,我們三個相互攙扶著,離開了公園。

  宋飛也喝多了,自然不能開車。

  回家的路很長,但我們依然連滾帶爬地回到了小區。

  快到小區的時候,我恍惚間看到了老宋,他正站在遠處,偷偷注視著我們三個。

  不知道是不是我看花眼了,還是我喝多出現幻覺了。

  等我們到公寓樓大堂的時候,只見陳雪一個人站在那兒,雙手抱在胸前。

  她一看我們爛醉如泥的樣子,就沒好氣道:“你們三個挺行啊,整天跑出去鬼混,你們怎么不住窯子里面呢?”

  宋飛甩了甩頭道:“你咋知道的呢?”

  這話一出,我看到陳雪的臉都黑了,沖過來就給了我一腳。

  我看著她,一種沖動襲上心頭,我鬼使神差地又抱了上去。

  但這一次,我沒再抱肩膀了。

  我將她緊緊抱在懷里,甚至能感覺到她雜亂無章的心跳,以及她顫抖的身體。

  然后……

  然后我就醉得不省人事了,之后發生了什么,我完全沒有印象。

  等我第二天早上醒過來的時候,發現我躺在我房間的沙發上,身上壓了個重物,壓得我有些喘不過氣來。

  我一看,才發現是陳雪躺在我身上,我竟然抱她抱了一宿。

  我咽了口唾沫,頓時就不敢亂動了,生怕將她吵醒過來。

  這要是醒過來,那得多尷尬?

  我趕緊又閉上了眼睛,繼續裝睡。

  我自然是沒再睡著,心里無比忐忑,我有點不明白,她怎么會出現在我房間里呢?

  昨晚我好像是喝多了,難道她也喝多了?

  不對啊,我記得她好像沒喝酒啊,昨晚回來還踹了我一腳,踹我腰子上了。

  我腰子現在還有點疼……

  完了,這到底是踹疼的,還是昨晚回房后我又干了點啥……

  一時間,我有些不敢醒過來了。

  可怕什么來什么,不一會兒我門外就響起了宋飛的叫罵。

  “臥槽!你這領導咋當的啊,都特么快吃午飯了,不去上班了啊!”

  砰!

  我房門被他一腳就轟開了。

  只見所有人都站在門口,看著我和陳雪,臉上漸漸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

  宋飛一臉期待:“不好意思,打擾了,你們繼續。”

  我狠狠瞪了他一眼:“出去!”

  砰!

  房門再次被關上。

  陳雪連忙從我身上下來。

  我才發現,原來她也早就已經醒了,也是在裝睡。

  我一臉尷尬地看著她:“那什么……我昨晚喝多了,不好意思……”

  “變態!”

  陳雪瞪了我一眼,紅著臉跑出去了。

  宋飛他們又折返了回來,一臉期待地想聽我講點什么。

  “我靠,你禽獸啊你!”

  陳賀罵道:“兔子還不吃窩邊草,你居然真泡我妹!”

  我頭疼道:“昨晚我喝多了,我什么都不記得了……”

  “那不就是酒后亂性嗎?”許磊道:“你喝多了,陳雪可沒喝啊,所以你還是要對人家負責的。”

  我老臉一紅,看向宋飛和項龍:“你倆昨晚為什么不攔我呢?”

  “我們攔了。”宋飛一本正經道:“真攔了,怎么拉你都拉不開啊,你倆就跟焊在一起了似的。”

  “然后呢?”我瞪大眼睛。

  “然后陳雪就扶你回房了啊,我倆看你們回房了,那自然就不便打擾了嘛。”

  宋飛嘿嘿笑道:“你有人照顧,我倆可沒有,怎么樣,昨晚還愉快嗎?”

  我已經頭都不敢抬起來了。

  怎么會這樣呢!

  陳小妍才剛走,我怎么能干出這種事!

  “行了,別逗他了。”

  許磊無語道:“你倆衣服都還穿著,顯然啥事都沒干,領導,你不會是個老處男吧,這點常識都不知道?”

  我頓時一愣,如釋重負:“對,我真是老處男,啥事都沒干嗎?”

  我不禁有些失落,但更多的是慶幸。

  還好,我要真干了,那就真成禽獸了。

  我看了看時間,發現已經是上午十一點了,果然快到中午了。

  換了身衣服,我連飯都沒顧得上吃,就立刻趕回公司,因為下午有一個重要的會議要參加。

  到了公司,還是沒看到雷兆明和馮經理。

  這兩個人已經失蹤快半個月了,我隱隱感覺到,這兩個人極有可能是出了什么事,否則不可能這么久都不回公司一趟。

  而且他們失蹤的時間也很蹊蹺,那晚我們去救了陸子秋,又放走了其他人,第二天他們就失蹤了。

  我有些懷疑,是不是被我們放跑的那些人回去以后,幾大公司組織了一次暗殺。

  而雷兆明和馮經理,已經被人干掉,棄尸荒野了……

  下午我按時去參加了會議,這次會議是由區域經理關永山開的,其實沒什么重要的事情,就是通知各個管理層,雷董事長有私事要處理,最近沒辦法來公司,讓大家照常工作,不要懈怠。

  會議結束后,我正要離開會議室,關永山的秘書卻偷偷把我拉到一邊。

  “李主管,關經理讓你去辦公室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