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339章 隱藏最深的人
  我們和項龍一起,把胡小萌的遺體送回了胡家。

  胡小萌的媽媽胡中慧,早已經在門口等著了。

  她接過胡小萌的遺體,冷眼看著我們,眼神之中帶著濃烈的仇恨。

  如果不是我們揭開了所有的真相,胡小萌不會死,胡天德也不會被抓。站在胡中慧的角度上,我們的確是胡家最大的仇人……

  可有那么一瞬間,我忽然覺得胡中慧的氣場有些奇怪。

  她給了我一種很陰毒,很危險的感覺,而這種感覺,我只在蘇梅身上看到過。

  可胡中慧只是一個普通女人,她仇視我們我能理解,但那種危險的感覺……

  我頓時僵在原地,仿佛被雷劈了一般。

  直到胡中慧抱著胡小萌的遺體回到胡家,關上大門,我依然沒有緩過來。

  宋飛安慰了項龍幾句,又看著我:“你怎么了?大不了我們以后不來這地方了,你還怕她報復啊?”

  我搖搖頭,皺眉道:“我恐怕還要去見一面胡天德。”

  宋飛一臉迷惑:“你還見他干什么?”

  我道:“胡家不是一般的家族,他們是墨家的后代,而胡家這一個支脈一直藏有墨家的傳承,也就是墨家機關術的半冊。”

  “機關術被胡家當做傳家寶,只有每一任當家人才有資格查看,如果胡天德是因為看過機關術,才學會了給胡小萌續命,甚至能遠在千里之外將劉文彬咒殺,他一定是一個很有手段的人。”

  我看著宋飛道:“可昨晚我挾持胡天德的時候,中間明明有那么長的時間,他為什么不反抗?如果他反抗,我可能根本等不到你和史大奎帶警察來,我就已經被他咒殺了。”

  “還有,陳小妍也是死在了這次事件當中,但陳小妍是被重傷之后逃走才死的。他抓陳小妍既然是為了給胡小萌續命,又怎么可能在陳小妍重傷的情況下,還放她一條生路?”

  聽完我的話,就連項龍也愣住了。

  兩個人全都震驚地看著我。

  “你的意思是,胡天德很可能不是真正的始作俑者,因為他根本不會機關術?”新筆趣閣

  我點點頭:“他雖然不是始作俑者,但肯定是知情者,能讓他甘愿頂罪的人,真正的始作俑者……”

  我們回頭又看了一眼整個胡家。

  想不到,真正的始作俑者,竟然是她。

  ……

  宋飛和項龍去酒店收拾東西了,我們今天就要回蘭江市。

  這幾天我一直跟許磊保持聯系,讓我驚訝的是,雷兆明和馮經理,居然還沒有回公司。

  這兩個人就好像人間蒸發了一樣。

  當然,我不關心這兩個人是不是出事了,他們沒回公司,倒給了我充足的時間在這邊處理事情。

  此時我正往看守所那邊趕過去。

  按理說,胡天德剛剛被抓,這時候是不允許外人探視的,但誰叫我兄弟是宋飛呢。

  楊領導那廝現在最怕的就是宋飛,因為宋飛只要一個電話,他明天就得下崗。

  所以我去見胡天德,是根本暢通無阻的。

  在去看守所的路上,我給老宋去了一個電話,將最近發生的事,全都跟他說了一遍。

  老宋聽完,并沒有先問太多,而是先關心了一下項龍。

  “唉,出了這種事,這孩子怕是傷老多心了吧?”

  我嘆了口氣:“誰也不想看到這種事發生,但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希望他能慢慢看開點吧。”

  “老宋,我剛才跟你說的這些,你有沒有覺得哪里有說不通的地方?”

  “真正的始作俑者,難道真是胡天德嗎?”

  老宋道:“如果真是胡天德,你昨晚就沒了。”

  “你知道在古代的時候,女性的地位有多低吧,可不像現在這樣男女平等。在古代來說,像這些名門望族,尤其是武道世家,或是術法世家,其實是會防著家中女眷的。”

  “在古代人的眼里,唯有女子和小人難養也,所以他們的傳承,一般是不會讓家族里的女弟子去繼承的,所以這些古老的技法對女性有一種天然的禁制,即便有女弟子去修習,去苦練,她們也學不到這些技法的一半精髓。”

  “所以真正給胡小萌續命的人,其實是一個女人,正是因為機關術對她有禁制,所以她只能對付普通人,而沒辦法對付擁有陰眼的陳小妍。”

  “但這個女人始終還是有一些天賦的,從她能打傷陳小妍,還能隔空咒殺那個風水先生劉文彬,就證明這個女人還是很危險。”

  “依你所說,這個女人多半就是胡小萌的母親。”

  掛了電話,我頓時有些無奈。

  真相是我揭穿的,但又沒完全揭穿,是我當著那么多人的面,指認胡天德才是始作俑者,而他自己也承認了。

  可實際上,始作俑者現在還安然無恙地坐在家里面,而在看守所的只是罪人之一。

  那這個結果,是告慰了那些無辜枉死的女孩嗎?

  如果鄒百川他們知道,真正的始作俑者還在逍遙法外,他們會不會又掀起一場復仇?

  但我真沒想到,隱藏最深的人,竟然會是胡小萌的媽媽。

  很快。

  我到了看守所,很順利地就見到了胡天德。

  我們沒有隔著玻璃,就是面對面而坐,而屋子里也沒有開監控設備。

  此時再和他相見,我們兩個人都有些心情復雜。

  只見他滿臉疲態,說不上憤怒,也談不上仇恨,反而很平靜:“你還來見我做什么?”

  我道:“來求證一件事。”

  “真正給胡小萌續命的人,不是你,對嗎?”

  胡天德渾身一僵,平靜的表情頓時浮現出一絲驚愕。

  他驚恐地望著我,咬著牙道:“你沒完了嗎?我已經認罪伏法了,小萌也已經死了,你還想怎樣?你難道真要我胡家絕后嗎?”

  我冷冷看著他:“你很絕望嗎?鄒百川他們比你更絕望,你們做這些事的時候,想過別人也有女兒嗎?”

  胡天德老淚縱橫,雙手合十道:“我求你了,我知道錯了,我們胡家造了這么大的孽,淪落至此是我們活該。”

  “你看在小萌的份上,看在項龍的份上,饒小萌的媽媽一命,我求你了,李木!”

  “我可以不揭穿胡中慧。”我道:“但你必須告訴我,陳小妍到底是怎么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