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328章 還有疑點
  當我們看到那張照片的時候,就已經越來越接近真相了。

  照片上的那個男人,我和項龍都見過。

  就是那晚擄走胡小萌,然后被人吊死在樹林里的那個人。

  之前我就在猜,這個人會不會就是七死命格的人,或者他一直在幫七死命格的人續命。

  現在看來,這個人真是兇手!

  而且這個人,已經被鄒百川他們正法了。

  鄒百川他們的仇壓根就已經報了。

  “這張照片你是怎么拍下來的?”我忙問那女孩。

  那女孩說,之前她閨蜜找了一份兼職,說是去做家教,一個月就有一萬。

  但她閨蜜很謹慎,怕這是假的,所以就讓這女孩跟著她,偷偷把雇主的照片拍下來。一旦出了什么事,拍下的照片就是證據。

  可沒想到,真的就出事了,這女孩的閨蜜也失蹤了。

  “那你怎么不報警呢?”

  我有些不理解:“只要你把這照片交給警察,兇手早就被抓了!”

  女孩被我的語氣嚇得哽咽起來:“我……我不敢啊,因為一直有人失蹤,我怕這是一個很大的犯罪組織,他們會報復我……”

  “我……我給家里人說了,他們叫我不要多管閑事……”

  這女孩一看膽子就很小,我只是語氣重了點,她就嚇哭了。

  我頓時有些無語。

  這女孩沒見過世面,膽子小也就算了,她家長也這么冷漠?

  如果能早一點報警,把照片交給警察,她閨蜜也許還有救,之后也不會繼續有人失蹤,鄒百川他們更不會把胡家視為仇人。

  “你走吧。”

  我嘆了口氣,把照片拍了下來,便讓這女孩走了。

  現在怪她也毫無意義。

  “我靠,這特么什么閨蜜啊,唯一一個謹慎的,還信錯人了。”

  項龍也無語道:“要是這個失蹤女孩讓另外的人跟著,人家恐怕早就報警了。”

  我說:“學生和社會人員是兩個概念,她們膽小可以理解,但家長也這么做,確實說不過去。”

  項龍道:“那現在怎么辦?真正的兇手已經死了,我們是不是要盡快讓鄒百川他們看到這張照片。”

  我搖頭:“其實這張照片,很難讓鄒百川他們信服,就像宋飛說的,這些人已經認定胡家才是害死他們女兒的兇手了,就算我們現在告訴他們真正的兇手是誰,他們也不一定會信。”

  “兇手本人已經死了,但他肯定不是七死命格的人,也許他也有一個女兒,是七月十四出生。現在這張照片頂多算是物證,我們還需要人證,而這個人證,就是兇手的女兒。”

  說完,我直接把這張照片發給了那個楊領導。

  沒一會兒,楊領導就給我打來電話了。

  “這張照片你是怎么得到的?”電話里,楊領導有些激動。

  我自然如實告知。

  聽完,他頓時有些尷尬:“唉,這事鬧得,也怪我的人沒有認真調查,漏掉了這么重要的線索。”

  我說:“可以理解,畢竟我們也是花了不少錢才搞到這張照片的。”

  警察辦案,怎么可能動輒幾萬把自己的錢花出去。

  “那照此說來,這個男人就是兇手了,而且他已經死了,我們剛剛才確認他的身份,這起案子應該可以結案了。”

  楊領導頓時松了口氣。

  我說現在談結案,還為時過早,如果這個人沒死的話,倒可以抓了他審問,可他現在已經死了,就有些死無對證了。

  這個人肯定有妻女,他做的這些事,他家里人不可能不知道,所以我們還需要從他家里人那里套取口供。

  如果是直接抓人審問,這個人的妻女估計死都不會開口,畢竟牽扯這么多條人命,不管是在法律上,還是道德上,他的妻女同樣要遭受嚴厲的譴責和懲戒。

  “我明白了。”楊領導道:“我派個經驗豐富的警員,去接觸一下這個人的妻女。”

  我忙道:“等等,您能不能……把這個任務交給我,讓我去接觸他的妻女。”

  楊領導頓時有些為難:“可是這個,不符合規定啊,這起案子還處于我們的偵查階段,按照規定,我是根本什么都不能給你透露的。”

  我說:“這起案件牽扯很深,甚至牽扯到怪力亂神,而且有些地方還有一些疑點。您交給我去辦,我給您辦好,您就等著收尾就行,我只是來這里旅游幾天,很快就會離開這座城市。”

  這楊領導也是聰明人,畢竟這起案子橫跨許多年,很多疑點都還沒弄清楚,加上兇手已經死了,有些疑點弄不清楚,是很難結案的。

  “那好吧,最多兩天時間。”

  “沒問題!”

  掛了電話,項龍有些不解地看著我:“我們不是已經知道兇手是誰了嗎,還有什么疑點沒弄清楚?”

  我說:“你別忘了,之前史大奎說過,這些失蹤的女孩子,并不是近兩年才開始的,最早的失蹤,可以追溯到二十年前。”

  “但老宋說過,七死命格的人,每一世都活不到成年,假設這個七死命格的人是兇手的女兒,那他女兒才多大?二十年前,他女兒都還沒出世。”

  “也就是說,七死命格的人,恐怕不止一個。”

  當然,這只是猜測,真實的情況是什么樣的,只能繼續調查下去,直到水落石出。

  剛掛了電話沒多久,楊領導就把兇手的資料發給了我。

  警方也是在今天才查出這個兇手的身份,兇手名叫劉文彬,沒有正當職業,平時就幫人看看風水,算是一個風水先生。

  這個劉文彬有一個女兒叫劉田田,今年六歲,兩年前查出了癌癥。為了給女兒治病,劉文彬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積蓄,外面還欠了一屁股債。

  種種信息都表明,這個劉文彬十有八九就是兇手,而那個七死命格的人,就是他女兒,他騙了這么多女孩,就是為了給他女兒續命。

  因為資料上面顯示,他女兒也是七月十四出生。

  我和項龍沒有耽擱時間,照著資料上的地址,找到了劉文彬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