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321章 偷襲
  我連問了兩遍,胡小萌都一直在發抖和哭泣。

  我真的服了,項龍咋會喜歡這么哭哭啼啼的女生啊?

  現在我可以肯定,不止是一伙人要對胡小萌下手,而是兩伙人,這兩伙人在今晚遇到了一起,有一伙人就被另一伙人給殺了。

  我實在不明白,這些人到底是想要什么?

  想要胡小萌的命,還是想要綁了胡小萌找胡家要錢?

  “大姐,現在出人命了,你快告訴我那個人是怎么死的?”我再次問道。

  胡小萌估計是嚇懵了,雖然哭哭啼啼地說著,但也有些語無倫次,說了大半天我才聽懂。

  原來擄走她的人,就是剛才被吊死的那個男人。

  保鏢已經追上了那個男人的車,把他的車給逼停了,那男人就下車跟保鏢大戰了一場,把那些保鏢全都打暈了過去。

  有此可見,這個男人的身手還是很不錯的,他沒有使用道術,就把那些保鏢全放翻了。

  后來那男人就帶著胡小萌來到這片密林,奇怪的是,那男人好像并不準備對胡小萌做什么,把胡小萌帶到山上后,就不再管她了,而是在和什么人聯系。

  結果意外就發生在那個時候,突然又沖出來一個蒙面男人,就是剛才襲擊我們的那個人。那個人跟擄走胡小萌的人打了起來,然后后者不敵,便被吊死在了樹上。

  而胡小萌也算聰明,趁著兩個人爭斗的時候,掉頭跑了。

  那蒙面男人把另一個男人吊死之后,就跑去追小萌,追著追著就遇到了我們。

  這就是胡小萌被擄走之后發生的事。

  “他們到底為什么都要針對你?”我忍不住問道:“你真的沒跟人結過仇嗎?”

  “我沒有!”胡小萌說著,又哭了起來,哭得十分委屈。

  我也是服了,她除了哭,就是哭,那眼淚跟不要錢似的。

  還是陳雪好啊,陳雪不管什么時候都不會哭,甚至腦子轉得比我還快。

  我突然有些想念陳雪了。

  宋飛去追那個人了,我倒是不擔心宋飛,便準備先帶著胡小萌下山,去車里安全一些。

  可沒想到我剛把胡小萌扶起來,她表情頓時就變得恐懼起來,呆滯地盯著我后面。

  一瞬間,我汗毛都倒豎了起來,只聽一道破空聲從我身后響起。

  我猛地轉身,一把刀頓時就漂浮在了我眼前,就差幾寸就要刺到我了。

  讓我沒想到的是,偷襲我的竟然是宋飛去追的那個人。

  他又回來了?

  此時那個人也震驚地看著我,他的眼睛倒映出我的鬼紋。

  “你不是人?”他皺眉道。

  “大晚上的,你罵誰不是人?”

  我冷冷看著他:“柿子撿軟的捏是吧,打不過我兄弟,就來偷襲我,只可惜啊,我也不是軟柿子。我現在給你個機會老實交代,你為什么要殺胡小萌,還有那些失蹤的女孩,是不是你做的?”

  “你是七死命格的人?”

  那人頓時一怔,死死盯著我,不知道再想什么。

  “我警告你,你最好別耍花樣,否則我今天肯定弄死你。”

  “半人半鬼這么猖狂,我倒想看看你怎么弄死我!”

  他一臉不服,一個箭步就朝我沖了過來,重拳迎面朝我砸來。

  這個人能吊死另一個人,顯然也是有些本事的,而我根本沒練過什么功夫,自然不是他的對手。

  當然,那是在人的狀態下。

  可現在我已經進入鬼的狀態了,豈能懼他個屌毛!

  我一拳砸過去,根本不怕瞄不準他,方圓數丈間,頓時邪風大作,朝他撲面而去。

  毫無懸念的,這人一拳就被我砸飛了,猛地砸在一棵樹上,他口罩都滲出了血來。

  “是你逼我的。”

  我冷冷看著他:“要不是還沒確定那些失蹤的女孩跟你有沒有關系,我剛才一拳就砸死你了。”

  他揭開口罩,低著頭吐著血,大口大口地喘氣。

  幾秒后,他捏緊拳頭,說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

  “愚昧!愚昧!”

  “你給我等著,下次再找你算賬!”

  說完,他掉頭就跑,速度奇快。

  “臥槽!打不過還罵人!”

  我立刻就追了上去,但沒追兩步我就停下來了。

  宋飛還沒回來,這里又只有胡小萌一個人,萬一剛才這人還有同伙,那我不就中了調虎離山之計嗎?

  雖然不確定,但我不能賭啊,誰叫這小妮子是項龍喜歡的人呢。

  賭不起,我還是別追了。

  背起胡小萌,我直接朝著山下走去,準備去車上等宋飛。

  等了大概二十幾分鐘,才見宋飛罵罵咧咧地回來。

  “靠!欺負老子不會道術!”

  “那是我爸沒在,我爸要是在,弄死這狗養的!”

  宋飛回來說道:“那孫子也會紙人術,我特么跟那紙人廢話大半天,那紙人才現原形。”

  我差點笑出聲來,也連忙跟宋飛說了那人剛才偷襲我的事。

  宋飛瞪大眼睛:“你居然沒被他捅死?”

  我沒好氣道:“我應該讓他捅死是吧?”

  胡小萌在車上,我也不好說太多,便含蓄提醒了宋飛,宋飛頓時就明白了。

  “我靠,你挺屌啊。”

  他甩了甩頭,發動勞斯萊斯,準備開車回去。

  半路上我們碰見了那些保鏢,他們見胡小萌沒事,這才松了口氣,開著車跟我們一起回到胡家。

  胡家大門口,我看到項龍都快急瘋了。

  他后背都滲出了血,還在那走來走去。

  看到胡小萌平安歸來,他和胡家人立刻就跑了過來。

  “人沒事就好,人沒事就好。”

  “快,去拿藥箱!”

  見胡小萌受了點傷,項龍比胡天德和胡小萌的媽還著急,上手就要背胡小萌進去。

  這哥們真是被愛情沖昏了頭腦,我連忙攔下他,讓宋飛把胡小萌背了進去。

  別墅客廳里。

  有人在給胡小萌上藥包扎,胡小萌的媽媽坐在那兒紅著眼睛。

  而胡天德,更是氣得臉都青了。

  “欺人太甚!無法無天!”

  “都跑到家里來動手了,我非宰了這幫人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