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317章 胡家
  胡天德!

  我們怎么都沒想到,站在我們面前的老人,居然就是胡家的當家人,胡氏集團的老板——胡天德!

  而被我們救的這個女孩,就是胡天德的孫女。

  我記得史大奎說過,胡天德的孫女也是七月十四出生。

  不得不說,這真是太巧了!

  看到我們滿臉驚愕的模樣,胡天德笑了笑:“看三位小哥的樣子,應該是知道我是誰了,可能我這種商人有些俗氣,你們救了我孫女一命,有位小哥甚至還負了傷,大恩不言謝,但不能沒有表示。”

  “這點小禮,還望收下。”

  說著,他雙手遞給我們一張銀行卡。

  我眼睛頓時就放光了,胡氏集團老板的答謝,里面得有不少錢吧?

  要說只有幾十萬,我覺得不符合人家的身份。

  我要是不收下,反倒顯得有些清高。

  于是我正要伸手去接,誰知項龍當場就拒絕了:“胡老,您太客氣了,我們救人也不是奔著報酬來的。”

  “小萌一個弱女子,我們身為男人,保護她也是出于本能,還希望您收回去。”

  他這話一出,胡小萌頓時就愣住了,嘴角露出淺淺的微笑。

  我估計她從小生活在富裕家庭,沒見過別人裝逼吧,這小子顯然是在她面前故意裝純爺們呢,她還真信了。

  胡天德更是有些意外,尷尬一笑:“抱歉,抱歉,三位小哥定不是一般人,是我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說著,他把那張銀行卡又收了回去。

  我心都在滴血。

  這該死的項龍,他為了給胡小萌留下一個好印象,連巨款都不要了。

  他不想要,我想要啊!

  “誒,我們是不是好久沒吃東西了?”

  “我好餓啊。”

  聽到項龍的話,胡天德哈哈一笑:“既然幾位不接受報酬,那就去寒舍吃頓飯,應該不會拒絕了吧?”

  我正想拒絕,項龍又接過話:“不會,不會,這都拒絕,那不是太沒禮貌了。”

  胡天德點點頭,對那幾個保鏢:“快,扶恩人下樓。”

  幾個保鏢立刻過去攙扶項龍,我和宋飛也只好跟著一起去胡家。

  醫院門口停著三輛豪車,一輛凱迪拉克,一輛保時捷,還有一輛奧迪Q8,是那幾個保鏢坐的。

  有錢人的生活,真是我等想象不到的,連人家的保鏢都坐好車。

  上車后,我和宋飛跟胡天德一輛車,項龍跟他寶貝還有他未來丈母娘一輛車。

  第一次跟一座城市的首富同坐一輛車上,我仍然有些拘謹。

  但有錢人似乎并不都像電視里面的那么高高在上,胡天德一直在主動跟我們交談。

  “胡老,您剛才在醫院說的那些失蹤的女孩,是怎么回事?”我問道。

  胡天德嘆了口氣,說的跟史大奎說的如出一轍。

  “我們家小萌也是七月十四那天生日,所以我也擔心啊,便一直派保鏢貼身保護她,就算是在學校,保鏢也在學校門口等著。”

  胡天德有些無奈:“小孩子比較叛逆,總覺得我在限制她的人身自由,所以今天就偷偷從學校溜出來了,瞞過了那些保鏢,誰知道這么快就出了事。”

  宋飛道:“我看那些行兇的人,不像是搶劫,就是奔著要人命來的,這恐怕不是一般的仇恨。胡小姐既然還在念大學,怎么會跟人結下這么大的仇呢?”

  胡天德搖搖頭:“小萌為人單純,從不跟人結仇,而且學校里面的人都知道她是我胡天德的孫女,誰敢對她下手。”

  “還記得我剛才說的失蹤的那些女孩嗎,我現在懷疑那些人,會不會就是擄走那些失蹤女孩的犯罪分子。”

  “這些人簡直膽大妄為,連我胡某人的孫女都敢下手,我絕對不會放過這幫人!”

  我和宋飛對視一眼,都覺得這不太可能。

  那些失蹤的女孩,都是神秘失蹤的,正是因為什么線索都沒留下,所以才會人間蒸發。

  如果今天那伙人,就是擄走那些女孩的人,他們怎么可能在大白天,還是眾目睽睽之下動手?

  “對了,不知道三位小哥是做什么的,聽口音不像是我們本地人。”

  “我們是玉龍集團的,從蘭江市那邊過來。”

  “玉龍集團?”

  聽到這四個字,胡天德顯然有些詫異。

  沒多久,車子在一棟豪宅門口停下。

  下車后,望著眼前這棟豪宅,我整個人都呆住了。

  做我們這一行,也見識過不少豪宅,但我見過的那些豪宅,跟眼前這棟豪宅比起來,那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

  這應該已經不是豪宅了,簡直就跟國外的莊園一樣。

  此時我們踏進這棟莊園,就跟古代的平民進了皇宮一樣,所過之處,無不透著金錢的味道。

  項龍似乎根本沒意識到自己跟胡小萌之間的差距,一直在興致勃勃地跟胡小萌聊天。

  “想不到李小哥還是玉龍集團的主管,真是年輕有為。”

  聽到胡天德的贊賞,我突然覺得有些諷刺。

  我這小主管的職位,連蘇梅他們都看不上,何談能入胡天德的法眼,人家這只是客套罷了。

  就算是雷兆明,也不見得能比之胡天德在商界的地位。

  “其實你們玉龍集團是做什么的,我還是了解一些,想不到你們竟然是那個部門的人。”

  胡天德饒有興趣地問道:“三位小哥也算是見多識廣了,依你們之見,那些失蹤的女孩,會不會是碰到了不干凈的東西?”

  我正要開口作答,卻見宋飛偷偷用手指敲了我兩下。

  正要出口的話,我只能改口:“說實話,那些東西還是很少見的,否則我們生存的環境豈不就亂了秩序。不過您說的這件事,我確實也沒深入調查過,便不能下什么定論,依我所見,這恐怕就是一起普通的拐賣案。”

  “只是大家把注意力放在了七月十四這個特殊點上,忽略了那些不是七月十四出生被拐賣的人。我覺得,警方應該對這座城市的一些犯罪組織進行嚴打,這樣或許就能減少拐賣案的發生了。”

  胡天德若有所思地點點頭,但好像不太贊同我的說法。

  “李小哥的看法還是有理有據的,不過我還是覺得這些失蹤有些蹊蹺。”

  “你說會不會……是有人在練什么邪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