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315章 再去新柳市
  次日一早,我有些忐忑地回到公司。

  盡管我認為自己沒留下任何痕跡,但我由于心虛,始終害怕被雷兆明察覺到什么。

  但雷兆明根本沒有來公司,不光他沒來,馮經理也沒來。

  這兩個人,應該是去處理別墅那邊的事去了。

  就這樣,我忐忑地過了一天。

  次日我又來到公司,同樣沒見到雷兆明和馮經理的身影。

  接下來這兩三天,這兩個人都一直沒出現。

  我不知道他們去干什么了,但雷兆明沒再給我打電話,證明他沒有再懷疑我,那我就徹底安全了。

  公司里面也沒人知道這兩個人去了哪,這兩個人好像神秘失蹤了一樣。

  這時候,我也另起了心思。

  老宋給我說的七死命格,這幾天我一直在想。

  我甚至在想,陳小妍會不會也跟這七死命格的事有關。

  既然雷兆明和馮經理都不在公司,我何不趁此機會,去遼東一趟?

  平日里我是沒有機會去的,我唯一的長假就是過年的時候,可以休一次年假,但我哪等得了這么久。

  陳小妍為什么而死,又是誰害死的她,她為什么要一直藏在陳雪體內,她又究竟想做什么?

  我必須要盡快弄清楚這些答案。

  思來想去后,我決定偷偷去一趟遼東。

  當然,我一個人去太寂寞,所以我要帶上的左膀右臂。

  但我沒帶陳雪,畢竟我是去查陳小妍的死亡真相,我不想讓陳雪知道她姐已經死了。

  臨走前,我把工作上的事都交給許磊處理,并且叮囑他,只要雷兆明回公司了,就第一時間通知我。

  安排好之后,我便帶著項龍和宋飛,坐上了去往新柳市的飛機。

  之所以去新柳市,一是因為陳小妍是在新柳市出事的,二是,胡氏集團的總部就在新柳市的市區。

  一下飛機,項龍就喊餓,嚷嚷著先去吃飯。

  “不是,你陳雪附體啊,上飛機前你不剛吃過嗎?”

  “你還好意思說!”

  項龍瞪著宋飛:“我特么買五個包子,四個都讓你吃了,到底誰陳雪附體啊!”

  我有些哭笑不得:“那就先去吃飯吧,反正也不趕時間。”

  說實話,我到底來干什么我都不知道。

  查陳小妍是怎么死的,我應該從哪開始查啊?

  “恕我直言啊,就算你前女友的死跟胡家有關系,你也接觸不到胡家的人。”

  宋飛道:“整個胡氏集團的重量,可以和玉龍集團相媲美,這雷兆明只是玉龍集團的其中一位董事長而已,而整個胡氏集團都是胡家說了算。”

  “從某種程度上講,這小雷在胡氏集團面前,都得矮一截,我估計胡氏集團甩都不會甩你一眼。”

  項龍也道:“就是啊,就算你查到陳小妍的死確實是胡家所為,你能拿人家怎么樣?”

  我搖頭,心里更沒底了:“順其自然吧,查不出結果就當來旅游了。”

  再說,就算陳小妍是胡家害死的,跟我有啥關系?

  我總不能還去替她報仇吧?

  我之所以要查出真相,只是希望將來陳雪知道陳小妍的死訊后,我能給她一個交代,僅此而已。

  想必陳雪也不會去找胡家報仇的。

  我們都是一群平民,連雷兆明都能踩死我們,更別說胡氏集團。新筆趣閣

  此時我們站在路邊,正等著出租車。

  宋飛忽然指著不遠處的一個女孩:“你們看那邊。”

  我和項龍順著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見一個年輕漂亮的女孩背著名牌包,似乎要去機場。

  看她的模樣,長得十分清純可愛,但那稚嫩的臉龐,估計都還沒成年。

  “飛哥,我知道男人都喜歡年輕漂亮的。”我忍不住笑道:“但人家估計都沒成年呢。”

  宋飛面無表情道:“她附近有輛車在跟蹤她,車里那個人戴著帽子和口罩。”

  我和項龍臉色一變,此時也注意到那輛車了。

  那是一輛老款夏利,車里開車的司機,的確戴著口罩和帽子。

  這種打扮我已經見怪不怪了,我去干偷雞摸狗之事,也是這種打扮。

  聯想到那女孩背著名牌包,這司機不會是要開車搶劫吧?

  這可是機場外面啊,現在的賊膽子都這么大了?

  我們正猶豫著要不要去提醒一下那女孩。

  但接下來這一幕,直接讓我們傻眼了。

  那司機根本不打算搶劫,他猛地踩下油門,竟然想撞那個女孩。

  我和項龍當場就嚇懵了,只有宋飛反應過來,想都沒想就朝那女孩沖了過去。

  “臥槽!”

  “躲開!”

  只見他一把推開那女孩,自己卻沒避開,當場就被那輛夏利給撞飛了。

  “臥槽!”

  “宋飛!”

  我和項龍嚇得臉都白了,連忙朝他跑過去。

  但這哥們不知道是什么做的,皮厚得不行,被撞一下竟然跟個沒事人一樣,翻身就朝那夏利撲了上去,一拳打碎車窗玻璃。

  那夏利司機估計都被他嚇著了,嚇得猛踩油門,慌忙逃離現場。

  宋飛又被甩飛出去,爬起來又追了上去。

  此時路邊已經圍了很多人,全都在議論紛紛,卻沒一個報警的。

  我和項龍忙朝那女孩跑過去,她剛才被宋飛推開,也摔在了地上,此時滿臉恐懼,似乎也被嚇得不輕。

  “妹子,你沒事吧?”

  “剛才撞你那人你認識嗎?”

  我問了兩遍,這女孩卻是呆傻了一般,只知道坐在地上流淚。

  看她這細皮嫩肉,又背名牌包的樣子,估計是有錢人家的孩子,怕是從來沒遇到過這種事。

  “項龍,你看著她,我報警。”

  我走到一邊掏出手機,正撥出‘110’這三個數字。

  遠處一輛摩托車闖入我視野里,這輛摩托車除了騎車的人,后面還載了一個人,這兩個人同樣戴著口罩和帽子。

  尤其是后面那個人,又是朝著那女孩的方向駛來,突然就從背后抽出一把砍刀。

  “項龍!快閃開!”

  我急得大吼一聲。

  項龍也看到了這輛沖過來的摩托車,眼睛瞪得渾圓,猛地就將女孩撲倒在地。

  而那把刀,原本是要砍向那女孩的,可此時……落到了項龍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