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306章 活下來了
  當我帶著眾人趕下山時。

  四位董事長幾乎是狂奔過來的。

  他們的眼神之中,充滿忐忑和不安

  顯然,除了雷董事長松了口氣以外,其他三位董事長差點就癱了。

  我們這群人,全都是東區調研部的,而其他的人一個都沒見到,自然是全都沒了,一個都不剩……

  “雷兆明!”

  “是你!肯定是你在搞鬼!”

  “你的人全都活著,你還有什么好說的!”

  “我們的人都死了,你好歹毒啊!你居心叵測,你居心不良,你狼子野心!”

  三家公司的董事長和一幫高層,此時氣得連表面功夫都不顧了,對著雷董事長就是一番破口大罵。

  “你們不要血口噴人啊!我怎么就歹毒了!”

  雷兆明一臉莫名其妙:“我的人也犧牲了兩個,難道非要看到所有人都死完了你們才平衡?”

  “我的人活下來最多,那是他們有本事!”

  “你們不是自詡最有資歷,全都是精英嗎,我看都是廢物!”

  “別以為我不知道,罪魁禍首就在你們三人里面,別給我扣屎盆子!”

  罵著罵著,四家人已經打起來了。

  我才知道這四家人的關系這么差,甚至都已經到了高層動武的地步了。

  不過這一次的事件,直接導致另外三家人元氣大傷,三家調研部幾乎是全軍覆沒的結果。所有的精英以及老人,甚至上到經理,都沒能幸免于難。

  這三家人如此動怒倒也不奇怪。

  原本他們就以自家調研部的資歷,在雷兆明面前作威作福,可是現在,成立最晚的我們,反倒成了最后的贏家。

  以后雷兆明得揚眉吐氣了,他們得低頭裝孫子了。

  這些高層打架,我們也不敢去阻攔,早有準備好的醫療團隊把我們一一抬上車。

  安全下山后,大家緊繃的神經一下子就松懈了,加上各自受了傷,我們六個人,當場暈了四個,而宋飛受傷最嚴重,抬上車就吸氧了。

  我在人群里看到了老宋。

  但老宋沒過來,我知道他為什么不來,因為雷兆明還不知道宋飛的身份。

  一旦他來了,雷兆明就知道宋飛是他兒子了。

  不過老宋雖然沒過來,但我看到他眼睛都已經紅了,顯然是擔心宋飛。

  他估計很早就來了,包括四大公司的人也早就來了,但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們沒能上得了山。

  此時我不光看到了老宋,還看到了被其他公司的醫療團隊抬上車的肖陽。

  肖陽果然跑出來了。

  他是北區的人,幾大公司的調研部,除了我們以外,也就他活了下來。

  正當我有些慶幸,蘇梅這個死女人終于被我陰死了。

  可人群中,一個站立著的人影,直接讓我傻眼了。

  是蘇梅!

  她居然還沒死!

  而且她不光沒死,她好像一點事都沒有!新筆趣閣

  我尼瑪!

  這女人是怎么活下來的?

  連胡昆這么屌的活死人都被人把腦袋擰了下來,她只不過是被那只怨靈附身了而已,她是怎么活著出來的?

  此刻看到蘇梅,比我看到幕后之人站在這兒都要讓我恐懼。

  她明顯也看到我了,一雙怨毒的眼睛,恨不得把我千刀萬剮。

  我悻悻地縮了縮脖子,順勢躺到了擔架上,不去跟她對視。

  只要跟她對視一眼,我感覺我已經是個死人了。

  這女人本就睚眥必報,這次的仇肯定結大了,但凡她能找到機會,不搞死我她肯定不會罷休。

  幕后之人這個廢物,搞我們一套一套的,卻連個女人都擺平不了。

  他有個屌用啊!

  ……

  我們被雷兆明親自護送到了飛機上,乘坐他包下的專機飛回蘭江市,在蘭江市的醫院接受治療。

  后來我才知道,我們在去機場的途中,就遭到了好幾波攔截。

  而攔截的人,自然是另外那三家人,那三家人眼看自家的精英都死完了,自然不能放我們幾個活著回去。

  一旦我們活著回去,東區調研部的實力就會獨大。

  但好在雷兆明早有安排,帶了一百多個保鏢才把我們安全送上飛機。

  回到蘭江市。

  我算是受傷最輕的,待在醫院也僅僅是休養。

  其他人全都脫離了危險,受傷最重的宋飛也都轉危為安了。

  他的身體素質不是一般的好,連醫生都驚訝他的傷勢竟然能拖這么久還沒危及到生命。

  期間老宋也來過,他主要是來看宋飛的。

  我才知道,從我們進農家樂,再到出來的那段時間里,老宋和孟妍妍,以及馮經理,甚至是雷兆明都親自給我打了幾十通電話,給我發了幾十條短信。

  但我全都沒有收到,直到我從農家樂出來,我才看到這些來電和短信。

  而短信的內容,全都在告訴我一件事,那家農家樂有詭異,讓我千萬別去。

  可我顯然是收到晚了。

  在醫院的這幾天,馮經理代表公司來探望了我們好幾次,幾乎是每天來一趟。

  聽他說雷兆明也要親自來探望我們的,但這次的事件牽扯重大,死了太多人,四家公司的高層已經快炸了。幾位董事長一直在調查到底是誰牽的頭,把交流會的地點定在那個地方。

  馮經理還說,所有遇難者的尸體都已經找到了,當然……也有根本沒尸體的。

  我們公司也有遇難的人,方源和郭強,按照雷兆明的意思,公司會給這兩位同事的家屬發放大筆的撫恤金和賠償金,并且公司會一手操辦好他們的葬禮。

  我沒有上報郭強出賣我們的事,其實對于郭強的死,我還是有些內疚。

  他是出賣了我,但我要是不趕走他,他也許不一定會死。

  但我能做的只有這么多了,至少讓他的家屬,后半輩子無憂吧。

  又過了兩天,雷兆明似乎忙完了所有的事情,親自來醫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