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285章 胡小妍和陳小妍
  當一個人的名字和另一個人的名字相近甚至相同,這是很正常的事。

  比如我的名字,就很大眾化。

  可當一系列的事件變得有關聯,還出現同名的情況,就不一定是巧合了。

  之前我和孟妍妍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就從陳雪和陳賀那里得知,陳小妍并不是陳雪的親姐姐。

  后來我問陳賀才知道,陳小妍在六歲的時候,是被陳雪的爺爺撿回家的。

  當時陳家的家境并不算好,陳雪的父母很排斥陳小妍,認為老爺子撿了個拖油瓶回來。

  可陳雪的爺爺執意不聽全家人的勸說,硬是把陳小妍留在了陳家。

  后來陳雪的爺爺過世之時,曾把陳雪的父母叫到床前,特意囑咐這兩口子,不能趁他死后把陳小妍送走。

  陳雪的父母縱然不太喜歡陳小妍,但畢竟也撫養了這么久,多少也有點感情,再加上是老爺子的臨終囑托,他們也就沒把陳小妍送走。

  這一養就養了十幾年。

  按照陳賀所說,陳小妍在陳家并不受待見,家里的臟活累活幾乎都是陳小妍在做,小時候生活在農村,陳小妍還得幫家里干農活。

  陳家唯一一個對陳小妍很好的人,就只有陳雪。

  兩姐妹的感情從小就很深。

  所以陳小妍失蹤以后,陳雪不惜輟學都要去尋找陳小妍。

  回想起陳賀告訴我的這些,我已經不得不把陳小妍跟胡小妍聯系在一起了。

  因為陳小妍被陳家撿回家的時候,是六歲,而我昨晚見到的胡小妍,也是五六歲的模樣。

  陳小妍在進陳家之前,肯定不姓陳,難道……她姓胡嗎?

  陳小妍,就是胡小妍?

  可我昨晚為什么會見到胡小妍的鬼魂?

  這根本說不通啊!

  陳小妍是在一年前死的,我就算見到她的鬼魂,也應該是她成年后的鬼魂,為什么會見到她小時候的鬼魂?

  我頓時有些懵了。

  這么多的謎團,一環扣一環,看似有很多解釋得通的地方,卻又有解釋不通的地方。

  如果陳小妍跟胡小妍只是個巧合,為什么這家人會姓胡?

  為什么這里會有胡小妍的衣冠冢,卻根本沒有胡小妍生活過的痕跡?

  還有這家人,到底是怎么死的?

  “巧合吧……”

  “應該是巧合……”

  我吸了口氣,腦袋已經有些發暈了。

  項龍和許磊不知道遼東胡家的事,自然也當這是個巧合。

  而此時,我注意到供桌上放了一盞油燈。

  這油燈里還有油,我聞了一下,一股刺鼻的尸臭味差點沒把我熏倒。

  這味道顯然不是煤油,也不是汽油,難道……是尸油?

  我掏出打火機,將油燈點亮。

  油燈發出的光亮,照亮了大半個地下室,幾乎是瞬間,墻上出現了幾十只發著綠光的眼睛。

  如此詭異的一幕,嚇得我們大驚失色,連退好幾步。

  但很快我們就看清了,這些發著綠光的眼睛,其實是墻上所畫的眼睛。之前這些眼睛并沒有奇怪之處,但尸油做成的油燈一亮,這些眼睛就發出了詭異的綠光。

  我們仨忙走近一看,才發現墻上所畫的這些眼睛,和正常人的眼睛有些不同。

  正常人的眼睛有瞳孔,但這些眼睛沒有,上面不知道涂了什么材質的涂料,只要尸油做成的油燈一亮,這些涂料就會發出綠光。

  “李木,你有沒有覺得……這些眼睛,很像陳雪的陰眼……”項龍突然對我說道。

  我頓時一愣,忽然想起陳雪在使用陰眼的時候,眼睛也會發出微弱的綠光,而綠光亮起來的時候,她的眼睛就好像沒有瞳孔一般。

  “這些墻上畫的眼睛,難道是陰眼!”

  我頓時有些震驚起來。

  是誰畫的這些眼睛?

  難道是那個叫胡昆的老人?

  “你們快看,這邊有壁畫!”許磊忽然指著一面墻。

  我抬眼望去,只見那面墻上,果真畫了好幾幅畫。

  這些畫的內容,好像在敘述一些事情,就好像連環畫一樣。

  第一幅畫的內容,畫了一個年輕男子,這年輕男子雙目異于常人,當他睜開左眼的時候,一個虛線構成的人形出現在他眼前。

  第二幅畫:當年輕男子睜開右眼,那個虛線構成的人形,瞬間就被切割成了兩半。

  “這……啥意思?”許磊和項龍一臉茫然。

  我皺眉道:“這是陰眼和陽眼,陰眼能看到一切邪祟,而陽眼能滅掉一切邪祟,這是在展示陰眼和陽眼的能力。”

  這些是老宋告訴我的。

  當我看到這兩幅畫的時候,再聯想到墻上畫的那些陰眼,我第一反應就想起了陰眼和陽眼。

  而第三幅畫的內容,逐漸變得有些詭異了起來。

  那個年輕男子,摳下了自己的陰眼和陽眼,將陰眼交給了一位老人。

  而第四幅畫,當他要把陽眼也交給那位老人時,天上突然刮起了一陣怪風,將陽眼從年輕男子的手中吹跑了。

  第五幅畫:老人得到了年輕男子的陰眼,將陰眼移植到了一個小女孩的眼中。

  而第六幅畫,也是最后一幅畫:小女孩站在馬路邊,眼神有些無助,而在遠處,畫著之前那個老人。老人背對著小女孩,但頭卻是轉向小女孩,眼睛流下了兩行眼淚。

  照著畫上的理解,這個老人應該是遺棄了小女孩,但他流下的眼淚,代表他不想遺棄小女孩,但又不得不遺棄她。

  我注意到這幾幅畫上的老人,左邊臉頰上全都有一個大大的黑點。

  我頓時想起了什么,連忙朝其中一口棺材跑去,朝里面看了一眼。

  這口棺材里面躺著的老人,也就是胡昆,左邊臉頰上有一顆很明顯的大痣。

  胡昆就是畫中的老人!

  而他送走的那個小女孩,就是他自己的孫女胡小妍!

  畫中所表達的,就是胡昆得到了陰眼,然后把陰眼移植到了自己的孫女胡小妍身上,最終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他把胡小妍遺棄了。

  想到這兒,我呼吸頓時變得有些急促起來,胡小妍被遺棄后的經歷,漸漸在我腦海中浮現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