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270章 神秘消失
  我抱著小女孩,穿梭在夜幕中的大風里。

  好不容易把她送到家門口。

  “以后大半夜別跑出來了,雖然這是你家的地盤,但你也不能瞎跑啊。”

  剛才被風刮得摔了個大屁墩,我有些生氣:“再瞎跑,小心我給你爸媽告狀。”

  小女孩沖我扮了個鬼臉,轉身就拉開一扇門跑了進去。

  不一會兒,一個小小的身影出現在二樓的陽臺上,沖我揮了揮手。

  我也沖她揮揮手,示意她趕緊去睡覺。

  等那小小的身影轉身回房后,我也準備回酒店。

  可還沒等回房,正上到二樓拐角處的時候,樓上忽然傳來一陣腳步聲。

  我連忙停下腳步,躲到拐角處,朝樓上看去。

  只聽腳步聲在三樓停了下來,兩道鬼鬼祟祟的身影,正朝著我房間的方向走去。

  那兩個人穿著職業黑西裝,又從樓上下來,想都不用想也知道是其他三家公司的人。

  難道又是蘇梅?

  她已經接連找了我兩次麻煩了,次次都失利。

  而且,昨晚在宴會廳的時候,宋飛還警告過她,我不覺得蘇梅是一個愚蠢的人。

  但凡我在這里出了事,宋飛第一個懷疑的對象就是她,她跑得了嗎?

  所以這兩個鬼鬼祟祟的人,可能不是蘇梅的人。

  很快,我就聽到房卡開門的聲音,估計那兩個人已經要進我屋了。

  我連忙掏出手機,給每個人都打了一通電話。

  奇怪的是,沒有一個人接我的電話,只有最后一通打給陳雪的電話接通了。

  “到我房間來。”

  電話剛接通,就傳來陳雪的聲音。

  我掛了電話,趁著那兩個人在我屋里,忙上到三樓,直奔陳雪的房間。

  “其他人已經被拉進夢里了。”

  剛進屋,陳雪沒有廢話,皺著秀眉道:“我也被拉進夢里了,但被人叫醒了過來。”

  我有些驚訝:“誰把你叫醒的?”

  陳雪搖頭:“我不知道,等我醒過來,什么都沒看到,我以為是你把我叫醒的。”

  “顯然不是我。”我也搖頭。

  因為我剛才根本就不在酒店里面。

  可奇了怪了,除了我以外,其他人全都已經被陸子銘拉進了夢中,那到底是誰把陳雪叫醒的?

  質疑夢境,和把人叫醒就能破解陸子銘的控夢術,這個秘密只有我們幾個才知道,難道還有人知道怎么破解陸子銘的控夢術?

  我第一個懷疑對象,就是肖陽。

  因為陸子銘會控夢術,就是肖陽告訴我的,沒準他早就知道怎么破解陸子銘的控夢術,只是沒告訴我。

  可如果是他的話,他是怎么進陳雪的房間的?

  所有人的房卡,其實都在我這里,除非肖陽有備用房卡。

  可就算他有備用房卡,他怎么不去叫醒宋飛他們,偏要進我們這邊唯一一個女生的房間?

  看來叫醒陳雪的人,不太可能是肖陽。

  不過現在我也沒空去糾結這個人是誰,忙對陳雪道:“有兩個人進了我屋,估計是陸子銘的人。我把所有人的房卡都給你,等那兩個人離開,你就去把其他人叫醒。”

  陳雪點點頭,接過我手中的房卡。

  我趴在門口,仔細聽著門外的動靜,一旦那兩個西裝男離開,陳雪就會立馬去叫醒其他人。

  可等了很久,已經過去四五分鐘了,外面卻是一點動靜也沒有。

  我頓時皺起眉頭,心里莫名有些不安起來。

  那兩個人進了我屋,顯然是來抓我的,陸子銘肯定是想抓了我們所有人,然后用我們做籌碼,要挾雷兆明放了陸子秋。

  可我根本沒在房間里面,那兩個人發現我不在,肯定會立馬就出來。

  但我根本沒聽到外面有動靜,也就是說,他們還待在我房間里面。

  “好像有點不對勁……”

  我沖陳雪招招手,讓她把刀給我。

  這次來新柳市,由于要坐飛機,我根本沒機會帶我那把神刀。加上只是來參加一個交流會,我們誰都沒想過要準備武器。

  但知道陸子銘要報復我們之后,宋飛就去農家樂的廚房偷了幾把刀出來,給我們一人一把防身。

  此時我拿著陳雪的那把刀,一個人摸了出去,直奔我自己的房間。

  我甚至已經做好了準備,要跟那兩個西裝男血拼,只要他們敢跟我動手,我肯定砍他們。

  可當我溜進自己的房間里之后,屋子里卻是一片死寂,哪還有那兩個人的身影。

  我頓時就懵了。

  那兩個人明明進了我房間,而且我也沒聽到他們出來的聲音,可他們人呢?

  居然在我房間里消失了?

  我連忙找了一圈,甚至連床板都掀開瞧了一遍,但也沒瞧見那兩個人的影子。

  房間就這么大,根本沒有其他的躲藏之處。

  此情此景,我不由得起了一層冷汗。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兩個人到底去哪了?

  難道還有其他人要害我?

  那兩個人,難道是替我擋了災嗎?

  我忙回到陳雪的房間里,讓陳雪去把所有人都叫醒過來。

  大約過了十幾分鐘,樓上又傳來了一陣腳步聲。

  這一次從樓上下來的人,竟然有十幾個之多,而為首之人,正是陸子銘。

  “草,那小子肯定耍了我!”

  “你們直接去李木的房間,先綁了他再說!”

  十幾個人,頓時朝我的房間沖來。

  但很快,他們就在我房間門口呆住了。

  十幾雙眼睛,齊唰唰地盯著我,露出一絲愕然。

  我也看著他們,冷笑道:“陸經理,來抓我來了?之前沒得手,不甘心嗎?”

  人群里的陸子銘,同樣震驚地望著我,旋即皺起眉頭:“你知道我今晚會動手?”

  我笑了笑:“知道,怎么會不知道,你收買了我們當中的某個人,讓他把能拉我們入夢的東西放進我們房間,然后等我們入夢醒不過來的時候,你就派人下來綁架我們,是嗎?”

  “你拉人入夢的東西,是這個吧?”

  說著,我攤開自己的右手,露出一只已經死去的飛蛾。

  這飛蛾很奇怪,和普通的蛾子長得不一樣,體型比一般的蛾子要大上兩圈都不止。

  但它已經被我拍死了。

  陸子銘看到這只蛾子,頓時瞪大眼睛:“你……你是怎么發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