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266章 最陰險的人
  “控夢術?”

  “至今無人知曉其原理,也不知道破解之法。”

  肖陽搖頭道:“主要是被拉進夢中的人,至今沒有能活著從夢中走出來的,自然不能把破解之法和其原理傳遞出來。”

  也就是根本不能破解?

  萬一這陸子銘執意要針對我,將我拉入夢中,那我豈不是必死無疑?

  就算他只是想教訓教訓我,并不打算要我的命,但如果我在夢中不小心破解了控夢術的秘密,那他為了不讓我泄密,還是會弄死我。

  所以我無論如何都會死在他手上。

  可是我招他惹他了啊?

  “唉,四大公司積怨已久,一旦落入敵方陣營的手里,那必然是非死即傷。”

  肖陽拍了拍我的肩膀道:“不過我這個人,能不和人結仇就不結仇,將來要是遇見,大家好歹留一線,李兄可要手下留情啊。”

  我點點頭:“肖兄放心,今天的忠告我感激不盡,就算將來遇見,哪怕是上頭的命令,我也不跟肖兄刀劍相向。”

  肖陽笑了笑:“李兄這個朋友我交定了,不過話不多說,畢竟人多眼雜。要是還有機會,我們再私下聚聚。”

  說完,肖陽便轉身走了。

  我倒是能理解,畢竟所有人都在針對我,肖陽要是跟我搭訕太久,必然會被那些人認定為是我的同黨,到時候牽連于他。

  其實他能告訴我這么多,已經是很不錯了。

  “看你這樣子,還真把那肖陽當成好人了?”

  一旁的宋飛,甩開左邊的頭發,瞥了我一眼。

  我說:“他至少不壞。”

  “年輕人就是單純啊。”宋飛嗤笑了起來:“你真以為他是來找你示好的,人家這是在拿你當槍使呢。”

  我有些不解:“怎么說?”

  宋飛道:“之前你跟我講過你所有的經歷,那個趙海峰和江唯是北區的人吧,那就是蕭陽的部下了。那個五人組里面趙海峰是領頭的,江唯也不簡單,那這兩個人就不止是他的部下這么簡單,應該是他的先鋒大將。”

  “你聯合雷兆明弄死人家先鋒大將,即便他不找你報仇,但主動來向你示好,你覺得可能么?”

  我頓時一愣。

  好像是沒這個可能,可他又的確是來了。

  “你說有沒有一種可能,他欣賞我?”我若有所思道。新筆趣閣

  宋飛差點笑噴:“兄弟,我承認你很聰明,也化解過很多危機,但人家并不知道你都經歷過什么。”

  “既然北區的調研部成立已久,那肯定不同于我們這些歪瓜裂棗,而肖陽身居高位,手底下自然多是精兵強將,何至于欣賞你?他還冒著風險來接近你,向你示好,居心何在?”

  “他告訴你陸子銘的背景,就是不希望你死得太快,而是希望你和陸子銘能周旋下去。說白了,他想看到你們鷸蚌相爭,然后他好做那個漁翁。”

  “這個肖陽,絕對是比陸子銘和蘇梅都要陰險的人,人家殺人見血,他殺人都不用親自動手。”

  聽完宋飛的勸告,我頓時就變了臉色。

  聊了半天,原來是來利用我的。

  草!

  我還真以為他欣賞我,是我的知音呢。

  這些個騙子,盡欺騙我一個無知少男的感情!

  我頓時有些掛不住臉了。

  實在是今天遭受的羞辱太多,肖陽的突然示好,讓我一時沒把持住,還真的把他當成了好人。

  要不是宋飛提醒,估計我被肖陽賣了還得幫他數錢。

  “飛哥,多謝了,我一直以為我看人很準,沒想到還是看走了眼。”我嘆氣道。

  宋飛笑道:“人性要是這么容易看透,那就沒有這么多陰謀了。誰年輕還不吃點虧,總之你記住,不是一個陣營的人,跟你示好要么想利用你,要么想弄死你,不會有第三個理由。”

  我點點頭,跟宋飛喝了杯酒,好奇道:“飛哥,你以前到底是干啥的?為啥我問老宋他也不說。”

  宋飛甩了甩頭,眨眼道:“混社會的,社會人聽說過沒?”

  噗——

  我一口酒實在沒忍得住,噴了出來。

  宋飛的身份,實在有些神秘,就憑他那連宋青云都懼怕的身手,這哥們以前肯定是一個很屌的人物。

  但他就是不肯說。

  估計混社會只是他的愛好吧,就跟他喜歡留這一頭非主流發型一樣。

  我起身準備去上個廁所。

  期間我摸出手機,給老宋打了個電話,想問他知不知道控夢術的遠離。老宋見多識廣,說不定能指點一下我,萬一陸子銘要對我下手,我至少還有辦法應對。

  可兩通電話打出去,老宋始終都沒接我的電話。

  來新柳市之前,我給老宋和孟妍妍分別打了個電話。給老宋打是因為謹慎,一旦我這邊出了什么事,老宋好遠程指導我。給孟妍妍打,是我打算交流會結束之后,去胡氏集團偵查一下,看能不能查出什么線索,然后和孟妍妍遠程交流。

  可奇怪的是,到了這里之后,孟妍妍的電話打不通了,連老宋的電話也沒人接。

  這兩個人真是一點也不靠譜,萬一我遇到危險,找他們求救,等他們來了,我估計都涼了吧。

  此時走到廁所門口,我忽然看到郭強慌慌張張地從里面出來。

  這小子跟被鬼攆了似的,路都不看,撞我一踉蹌。

  “領,領導……”他一看撞的是我,頓時嚇一跳。

  我沒好氣道:“大哥,你拉屎拉褲腿上了啊,這么急干啥。”

  郭強:“啊,對,我剛才跟陳賀他們喝多了,不小心拉褲腿上了,我回去換條褲子。”

  說完,他就跑了。

  我沒管他,來到廁所拉下褲鏈,放了管水。

  廁所里沒有其他人,可突然,一個女人的聲音在我耳邊幽幽響起。

  “李木……李木……”

  我嚇得虎軀一震,頓時尿了一手。

  這聲音……

  “李木……李木……”

  我臉色狂變,急忙拉好褲鏈,連手都沒來得及洗,轉身就踢開廁所的幾道門。

  “你在哪!”

  “給我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