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我在兇宅當試睡員 > 第264章 屬實拉胯
  “不好意思,我是個粗人,有點條件反射,我以為他要打我呢。”

  宋飛當場踢暈一個人,裝著無辜的樣子,又看向其他幾個黑西裝:“看我干啥,要打我?”

  那幾個黑西裝嚇得一哆嗦,連忙退了回去。

  就沖宋飛剛才那一腳,但凡是個會打架的,都不敢再跟他動手。

  宋飛低著頭,一臉陰笑地看著周玄:“叫哥,說你錯了,不然一會兒去醫院掛骨科。”

  周玄滿臉悲憤,敢怒不敢言,他知道這聲哥要是不叫,他今天斷然要廢一只手。

  “哥,我錯了……”

  猶豫良久,周玄說出這句話,估計牙齒都快咬碎了。

  “誒,周經理這是干啥?”

  宋飛惶恐道:“我就是個普通員工,周經理怎么能給我道歉呢,再說我領導還在這兒呢。”

  我和許磊想笑,又不好意思笑出來。

  論起誰更陰逼,周玄還是嫩了點。

  關鍵宋飛不止陰,實力還強大,他讓周玄干什么,周玄就得干什么。

  宋飛這幾句話,顯然是讓周玄給我道歉。

  周玄臉色漲紅,只能硬著頭皮又道:“木哥,我錯了……”

  此時樓上又傳來一陣腳步聲。

  我連忙上前去攙扶周玄,大聲道:“誒,周經理,你給我下跪干啥?開個玩笑嘛,你真是太客氣了,快起來吧。”

  樓上下來一大群人,正好看到我把周玄攙扶起來。

  周玄氣得眼睛都紅了,連忙甩開我站到蘇梅的身后。

  眼見自己的人被我們羞辱成這樣,蘇梅陰沉著臉走向我,估計有點想干我了。

  “蘇經理,你也想跟我握手?”宋飛看了她一眼。

  蘇梅似乎很怕宋飛,頓時就停下腳步,不甘心地望著我:“李木,你給老娘等著!”

  此時陳雪他們也從房間走了出來。

  我嘿嘿一笑,又提高音量:“蘇經理,上次我把陳雪強行從你大本營帶走,真是不好意思,不過陳雪說了,她不想留在你們西區,這事你就不要跟我計較了吧?”

  “不過打傷你那一百多人的事,這肯定是我們不對,改天我請你吃飯,蘇經理記得賞臉啊。”

  蘇梅氣得發抖,生怕我再說出什么讓她丟臉的事。

  “還愣著干什么!走啊!”

  她撞開周玄,轉身就帶著人離開了。

  “噗嗤——”

  許磊他們再也憋不住,放聲狂笑起來。

  此時樓上那群人也走了下來,剛才他們一直在看戲,似乎也在看蘇梅的笑話。

  除了領頭的那個人以外,其他人也都憋著笑。

  “不知道怎么稱呼?”

  路過我身邊,那個領頭的人突然問道。

  看他一臉冰冷的樣子,似乎看我很不爽。

  但我還是禮貌地回道:“東區,李木,您怎么稱呼。”

  “南區,陸子銘。”

  說完,他瞥了我一眼,便帶著人下樓了。

  我頓時有些驚詫。

  陸子銘?陸子秋?

  看他的年紀,比陸子秋要大很多。

  難道……他是陸子秋的親哥?

  我突然想起來,陸子秋已經被雷兆明抓了,但似乎還沒死,只是被軟禁了起來。

  陸子銘肯定知道他弟弟是被我們東區抓的,所以他剛才看我的時候,隱約帶著一股殺氣。

  可人又不是我抓的,是雷兆明抓的。

  他那眼神……不會是要報復我吧?

  “你們剛才是沒看見,蘇梅那幫人太過分了。”

  “幸好有宋哥在,宋哥,你太牛逼了,簡直是我的偶像!”

  許磊一臉崇拜地看著宋飛。

  強者,總是會讓人崇拜的。

  宋飛剛才替我出頭時的帥氣,我如果是女的,我都快愛上他了。

  “別迷戀哥,哥只是個傳說。”

  宋飛又甩甩頭,拍著我的肩膀:“小心點,這些人全都在針對你,包括剛才那個叫陸子銘的,他想殺你。”

  “不過我也是奇了怪了,你說你混得這么拉胯,為啥這幫屌毛全都要針對你?”

  我嘆了口氣,一臉無奈:“可能是因為嫉妒吧,優秀的人總是會遭人嫉妒的,唉,嫉妒真是一種很可怕的東西。”

  說完,好幾雙白眼頓時朝我投了過來。

  ……

  交流會是在明天正式舉辦。

  不過實際上,今晚就已經開始了。

  以前我參加過銷售部的交流會,那是整個行業的交流,可謂是人山人海。

  但調研部的交流會,又只是玉龍集團的內部交流,人數自然不會太多,地點就在農家樂的一個宴會廳里。

  可到了宴會廳我才發現,人數比我想象中還要多。

  我們這一邊,加上我也就七個人,而整個宴會廳竟然有七八十人之多。

  這七八十人,自然就是其他三家分公司的人。

  感受到宴會廳里熱鬧的氛圍,聽到身邊幾個人的聊天我才知道,這三家公司的人,早在幾年前就已經成立了調研部,而他們的調研部,不止是一個部門的人會處理見鬼事件。

  像我們公司的部門,也就我們九部能夠處理,因為我們公司的部門成立才不到兩三個月。

  而其他公司因為成立久遠,部門里面可謂是人才濟濟,諸如蘇梅和陸子秋這些人,都已經是這方面的專家了,就連他們手底下的員工,也都是一些見多識廣的人。

  有些人的經歷,甚至比我都要豐富。

  這樣算起來,我們公司的確是有些拉胯,連我這個實際上的領導人,都只是剛入行的新人,而方源和郭強他們就更不用說。

  也難怪其他公司的人會瞧不上我們。

  我們幾個倒也識趣,沒有拿熱臉去貼人家冷屁股,說的是四大公司之間的交流,實際上也就是三家公司的交流。

  現場倒是很熱鬧,但跟我們沒關系,我們幾個只能坐在糕點區,吃著東西,默默無聞。

  估計是我們太低調,低調得有些格格不入,吸引了一位長相帥氣的青年注意到我們。

  這青年端著紅酒杯,徑直朝我走來。

  他坐在我旁邊,微微笑道:“你應該就是東區的李木吧?”

  我尷尬一笑,不出意外,又是來羞辱我的。

  “我是,您是哪位?”

  “北區,肖陽。”